第76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十九(1/2)

加入书签

  虽说小米的心里有些七上八下地琢磨着豆子哥回来之后会咋的看这件事儿,但她还是觉得从来没有能像今儿这样踏实地睡下来过,今儿上午有蚂蚱大爷帮衬着安持了家里地里的一切,自己就觉得一下子身上的担子给人卸下去了一样的轻快。这些年,豆子哥只知道整天闷着头干活出力气,地里的活儿倒是瞅着人家咋的就咋的,家里的活儿他不大言语,有个啥事儿自己要得跟他说上一声,他也没啥话,就一句——“该咋就咋吧。”很多的时候,自己也不愿意让家里的事儿牵扯着要豆子哥烦心,豆子哥是个男人,家里的活儿都是女人该操心料理的,牵扯着要豆子哥烦心,时间长了就会把豆子哥牵扯得跟个女人一样琐碎了。可今儿这事儿,也算是个大事儿了,自己一个人这样说了,总还是有些不大合适,咋的也得经豆子哥点个头吧。

  玉米在院子里忙着翻了两遍棉籽饼之后,就去了羊圈,她琢磨着早起间儿小米姐在羊圈累得都吐血了,就操起镐头和铁锹,开始依着小米的想法给羊圈加桩换顶棚。

  小米在床上躺着,不知不觉的就迷糊着睡去了,她睡得是那样的沉,也睡得那样的香,要不是豆子和谷子拉着麦种和化肥从二姑家回来,她自己都不知道会这样睡到啥时候。

  豆子和谷子两人每人一身大汗地把麦种和化肥拉进院子里,然后就很高兴地喊着小米。这一喊把在羊圈里的玉米喊了出来。

  玉米也是一身的汗,她瞅着豆子哥和谷子姐,袖子一膏脑门子上的汗,对豆子哥和谷子姐说:“别招呼小米姐了,她在屋里睡着呢。今儿早起她都累得吐血了,刚喝完药不大会儿。”

  “啥?”豆子一听,着急地瞪着眼看着玉米问。

  玉米把早起间儿家里发生的事儿一点儿不落地说给了豆子哥和谷子姐。

  “家里还进贼了?”豆子听了玉米的话,也是一个大惊。

  “好在咱们家的羊不知道咋的都跑到麦子常去放它们的地方,给找回来了。小米姐不是怕以后还会进贼,拼了劲儿要把羊圈给弄得结实些,就累得吐血了,当时把我和麦子吓得不知道该咋的了,好在蚂蚱大爷帮着给拉着去半里湾找张老先生,出了村口又碰上了猫春的二大爷。”玉米看着豆子哥说,“在半里湾张老先生那儿,张老先生还说小米姐身上有其它的毛病。”

  还没等玉米说个咋来咋去,豆子转身冲进了屋子。

  小米已经给他们的说话惊醒了,她躺在床上不声不响地看着上面的房廊子,房廊子上结了不少的蜘蛛网,有的蜘蛛网打自己记事儿的时候就有,有的蜘蛛网是这几年结上去的。这些蜘蛛网上粘着灰土啥的,显得很破旧,破旧得就跟自己家的这三间房子一样。不知道是给豆子哥带进来的风吹了还是咋的,这些蜘蛛网来回动了动,很快又静了下来。

  “小米,你咋的了?”豆子闯进屋子,心里跟着了火似的喊着小米问。

  “没咋,我好好的。”小米欠起头向豆子哥笑了一下,回答说。

  “玉米都说了,你还没咋?”豆子向小米着急了。

  “有啥事儿呀?不就是昨个儿给摔了一下子,今儿早起间儿吐了一口血吗,还有啥大事儿呀?”小米用两手撑着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豆子说,“先生也看了,药也抓回来熬着喝了,还会有啥事儿?”

  “你说还会有啥事儿!”豆子见小米不当一回事儿,怪罪着说。

  “哥,我没啥事儿,先生都说了,喝完药歇两天就成了。”小米见豆子急了,马上宽慰着豆子说,“我的身子骨结实,这也算不了个啥。”

  “你就不把自己的身子骨当一回事儿吧。”豆子仍旧怪罪着说,“你就不知道咱们姊妹几个都在指望着你往前过日月?”

  “哥,这个我知道,所以说,不管碰到啥事儿,我都不能倒下。”小米说,“哥,就咱们两个说这话,别说我没啥事儿,就算是有事儿,也不能在谷子她们几个跟前说呀。在她们几个面前说咋的了,她们几个马上心里就没个依靠了。在你跟前,我就有啥说啥,没啥就没啥。”

  “小米,你要哥说啥是好啊。”豆子看着小米,很心疼地叹了一口气,“觉得身子骨不舒坦就该歇着,你咋的还上那个倔劲儿给自己找罪受呀!”

  “我当时琢磨着没啥事儿,想趁着早起间儿把羊圈给里外弄得结实些,以后再有啥贼进了村子,也不容易把羊给偷走了。没想着刚把外面插上一层树枝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