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二十一(1/2)

加入书签

  豆子离开了小米来到院子里,麦子在前面赶着几只羊,平时这个时候挎在胳膊上的那个装满草的大箩筐不见了。

  在麦子的身后紧跟着蚂蚱大爷,他一手扶着扛在肩膀上的钉耙把,一手拎着一只野兔子,在他的后脊梁上是平时挎在麦子胳膊上的那个大箩筐,大箩筐里装着满满的青黄混杂的草。平日里,他的那两条腿支撑他的身体都很吃力,这个时候又加上那一大箩筐的草,让他的两条腿走起路来像生瓜蛋子扭秧歌一样。尽管是这样,但在他的脸上出现了这些年老少爷们们谁也没有见过的笑模样。

  豆子一下子愣住了,他瞅着一头大汗的蚂蚱大爷一脸高兴的模样和被那一大箩筐草压得哆嗦得像筛糠一样的两条腿,刚才还硬得跟锹把似的心肝这个时候一下子软得像开水煮过的面条,他慌忙迎着蚂蚱大爷跑过去,从蚂蚱大爷的肩上接过那个钉耙把,小心着把那一大箩筐的草从蚂蚱大爷的肩上接下来放到地上。

  “豆子回来啦!”看着豆子,蚂蚱大爷的脸上像田埂子上、河坡里这个时候开得正起劲儿的野菊花一样笑着,他把手里的那只野兔子往豆子面前一提溜,很得意地说,“该着咱们今儿吃肉,人家把它轰得不知道咋的就冲着我就蹿过来了。我也没用心,就把手里的钉耙迎着它那么一扔,钉耙头还离它有二尺远,倒是钉耙把一下子就砸到它的耳朵根子了,它一下子就摔倒了,四条腿那么一蹬一蹬地蹬了几下,哎,死了,这不是该着咱们今天晌午吃肉吗?让我瞄着砸它也砸不准呀,谁知道钉耙把管事儿了。”

  豆子看着蚂蚱大爷,不知道自己是咋的了,心里竟然有点儿酸酸的堵。他冲着蚂蚱大爷笑了笑,说:“大爷,你先歇会儿。”

  “豆子,我没觉出累。倒是你跟谷子两个人拉着麦种走了这大老远的路,你们兄妹俩该累了。你赶快帮我找个小绳子,再拿把小刀儿过来,我把它吊起来把皮给剥了。刚才在路上麦子还问我兔子肉香不香呢,我逗她说,晌午吃了这顿兔子肉,保准想着让大爷我天天扔钉耙砸兔子。”蚂蚱大爷把手里的野兔子又往上提了提,转着手腕来回瞅着看了一阵子,说,“我拎着觉得有六、七斤重呢,这个时候野兔子也正是肥的时候,今儿晌午就让你们姊妹几个解解馋,尤其是麦子,半路上我说兔子肉香着呢,馋得她都要流嘴水了。”说着,他又是很开心地一笑。

  豆子看着蚂蚱大爷愣怔了好大一阵子,这才醒了盹儿似的忙着回屋找小绳子和小刀儿。

  从羊圈里出来的谷子和玉米和麦子姐俩听着走在她们前面的麦子说兔子肉香来到了院子里,蚂蚱大爷一见这姐妹仨,就招呼了一声玉米,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把拴着很长布条儿的钥匙,说:“玉米,今儿晌午你轻闲些,就你去跑一趟,我那锅台上还有上半碗的猪油,你把它端过来,今儿晌午咱们把这只兔子炒得香香的,让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能闻到。”

  玉米没有马上过去接蚂蚱大爷手里的钥匙,她看了一下谷子。

  “看你二姐干啥呀?让你去你就去呗。”蚂蚱大爷见玉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