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二十四(1/2)

加入书签

  “大爷,你歇会儿再收拾吧,一个晌午你还没得闲歇会儿呢。”豆子仍哽着嗓子向蚂蚱大爷说,“这个你也收拾差不多了,放着让谷子收拾吧。”

  “哪还值当的再占一个手!”蚂蚱大爷不答应了,“这也要不了多大会儿的事儿了。”

  豆子不知道该跟蚂蚱大爷说啥子了,弯腰从地上拿起那张兔子皮。

  “挣紧了往墙上钉,那样,干了就显得大些,能多卖一两毛钱。”蚂蚱大爷见豆子拿起地上的兔子皮,知道这是豆子要替他往墙上钉这张兔子皮,就提醒着豆子说。

  豆子回头向蚂蚱大爷点了点头,然后回过头看了看手里的兔子皮。一张兔子皮,没伤没疤儿的,也能卖上七、八毛钱。这张兔子皮要比平时他们逮到的兔子剥下来皮大不少,蚂蚱大爷剥得也整装,估摸着等晾干了,只要不生苍蝇不生蛆,这张兔子皮能卖一块一、二毛钱。

  麦子守在蚂蚱大爷的身旁看着蚂蚱大爷,说:“大爷,以后你还能用钉耙拎着兔子吗?”

  “傻闺女,今儿是咱们走时运了,哪儿能天天拎着兔子呀!”蚂蚱大爷抬头向麦子笑着说,“大爷给麦子讲个故事,说呀,以前有这么一个人,一天,他扛着钉耙去地里干活,在他家地头的一棵树下他拾到了一只兔子,他朝那棵树上看了看,见那树上有撞的血印子,就知道那只兔子是撞到树上给撞死的。他就想呀,以后自己就天天在这棵树跟前等着再有兔子撞到这棵树上,那样就不用干活儿了,天天还有兔子肉吃。就那样,他天天在那棵树旁等着再有兔子能撞到那棵树上,到最后他也没有等到还有兔子往那棵树上撞,地里的庄稼也给他等荒了。”

  “那个人咋的比兔子还傻呢?”麦子听了蚂蚱大爷讲的故事,马上就这样问。

  “那个人可不傻,他比猴都精,就是精得过头了。”蚂蚱大爷说,“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好事儿都给你碰上?不干活儿就想有吃有喝,张嘴等老鸹往嘴里拉,也得赶上有老鸹从头上飞过去呀。”

  “就是。”麦子接着蚂蚱大爷的话说,“那个人最后饿死了没?”

  蚂蚱大爷琢磨了一下说;“饿倒没饿死,后来他就知道了,那次拾到一只撞死的兔子就是碰巧,不干活就没饭吃。打那之后,他就好好干活了,日子也过得滋润了。就像咱们晚晌要种麦子一样,麦种不种到地里去,明年麦上咱们能收到麦子吗?收不到,只有咱先把麦种种到地里,这中间咱们还得薅麦地里的草,旱了还得浇水,这样,到明年麦上才能收到麦子。”

  麦子像听懂了蚂蚱大爷的话一样点了点头。

  蚂蚱大爷把洗得干净的兔子杂碎放进那个小二盆里,起身端着那个小二盆,让麦子端上那个大碗,自己又拎上那个水桶,两个人就往灶房里去了。

  豆子找了菜刀和锤子,用菜刀削了几根竹签子,然后就开始往灶房的屋山墙上钉手里的兔子皮。

  蚂蚱大爷把收拾干净的兔子杂碎送进灶房之后,似乎觉得对豆子晾晒兔子皮还是有些不大放心,就又蹶蹦着两腿从灶房里晃荡出来,找着豆子要豆子歇着,然后他从豆子的手里接过那几根竹签子,支棱起脚尖先把兔子皮的头部钉稳在了墙上,再往下坠着身子扯着兔子皮的后屁股的地方朝下试着劲儿地拽。似乎他觉得拽得妥了,就把手里的一根竹签子咣当咣当两锤子腚住了兔子皮的后屁股的地方。兔子皮的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