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二十六(1/2)

加入书签

  “今儿咱们先琢磨着把麦子种到地里去,明儿后几天可着劲儿把地里的萝卜起了。趁着这会儿还没吃饭,咱先把麦种、化肥折腾出来,萝卜地是晚茬子,麦种要多下,亩把地的萝卜茬留上五十来斤的麦种,其它的今儿晚晌都种到地里去。”蚂蚱大爷看着豆子拉回来的麦种和化肥,向豆子说,“咱这就把萝卜茬的麦种和化肥给留下来,吃过饭就能直接下地了。”

  豆子依着蚂蚱大爷的话开始折腾着准备萝卜茬的麦种和化肥,他瞅着蚂蚱大爷问:“大爷,我去找杆秤回来称称吧。”

  蚂蚱大爷一笑,说:“找啥秤,咱的手就是秤。”

  豆子很相信蚂蚱大爷的这句话,也就不再忙着要出去借杆秤了。

  蚂蚱大爷围着豆子拉回来的麦种蹶蹦着转了两圈,皱着眉头在心里琢磨着麦种的分量。

  “大爷,这些麦种够吗?”豆子在旁边瞅着蚂蚱大爷。

  “足够了。”蚂蚱大爷回头看了一眼豆子,“你在二姑家看了这些麦种了吗?是不是净?现在有些人学得黑心烂肠子的,往麦种里掺杂坑咱庄户人家。这些麦种的分量我倒不担心,担心的就是麦种别有假。”

  “麦种还会有假?”豆子觉得很新鲜,不大相信地盯着蚂蚱大爷。

  “有!咋的没有?”蚂蚱大爷伸手解开了一个麦种口袋,从里面抓出一把麦种在手上眯缝着两眼瞅了一阵,点着头说,“这麦种够纯的了,你二姑她没买走眼。”

  听蚂蚱大爷说麦种够纯,豆子放心了,他看着蚂蚱大爷问:“麦种里咋的还能掺假?”

  “有人拿麦子掺到麦种里当麦种卖,麦子多少钱一斤,麦种多少钱一斤,一斤麦子当麦种卖,多卖一块多钱。有人不懂,买麦种的时候要看麦粒儿个大粒儿饱,其实这样的麦粒儿是麦子,不是种麦。现在的新麦种跟原来的不一样,原来的麦种都是自家留的,看哪块地里的麦子长得好,就留下来做来年的麦种。现在这新麦种,买的时候注意看着,每粒儿麦子都像吃了八分饱,个头儿均匀,看着有劲头儿,这就是好麦种。”蚂蚱大爷把手里的麦种重新放回到袋子里,扎上袋口儿,手扶着袋子回头看着豆子,说,“晚晌出去的时候,把这袋子留下一半种萝卜茬,化肥每袋子挖出两大碗,这样就够萝卜茬那块地用的了。”

  蚂蚱大爷的这几句说道让豆子心里一下子觉得开通了不少,庄稼也种了十来年了,地里也滚着趴着折腾地算是熟络了些,咋的没能整得像蚂蚱大爷这样心里有这么多的说道?他瞅着蚂蚱大爷,心里也在琢磨着,以后有了蚂蚱大爷的帮忙,家里的那些地一准不会再瞎忙乎着种了。

  灶房里呼呼沓沓的风箱声一阵一阵地把兔子肉的香味儿鼓吹得满院子都是,灶房上的烟囱里也一阵一阵地给呼呼沓沓的风箱声鼓吹出带着兔子肉香味儿的青烟来,招惹得村子里给贼偷剩下来的几条狗闻烟而来,围着小米家的院子转来转去。它们吧嗒着嘴里流下的口水,望着烟囱里的青烟,奢望着那些青烟能噗通一声掉到地上,立马变成一大块儿一大块儿的肉。烟囱里的青烟依旧给风箱鼓吹得腾空直上,把香喷喷的兔子肉味儿跟这几条狗开玩笑似的在空中抖落下来,混着灶房里飞出来的香气,让这几条狗流出了更多的口水。有只上了点儿年岁的老花狗大约琢磨出了烟囱里的青烟不会掉到地上变成馋嘴的肉,灶房里飞出的香味儿也只是可闻而又不可及的传说,就很生气地翘起一条后腿,在小米家的房子角上来回掉头泚了两股子尿,四条腿又前前后后在地上扒了一阵,吧嗒着口水尥开四蹄很丧气地离开了。倒是留下两只还不死心的狗,依旧围着小米他们家的院子转悠,鼻子杵着地皮到处寻找掉在地上的青烟变成的肉块儿。这两只狗中间有一只可能是馋得够呛了,试探着进了小米他们家的院子,当它发现院子里有人在说叨些啥子的时候,就又退着几条腿很委屈一样仰头嘎嘎唧唧地叫了两声就出了院子。

  谷子做饭,玉米烧锅,轻闲了的麦子手里舍不得放开那个兔子尾巴,不停地放在面前轴着小嘴吹着兔子尾巴上的毛,一脸的高兴像给她吹得乱抖的兔子尾巴上的毛。

  豆子依着蚂蚱大爷的说法从屋子里找出了一条口袋,让蚂蚱大爷帮着倒出了半袋子的麦种。

  蚂蚱大爷见豆子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