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三十三(1/2)

加入书签

  蚂蚱大爷拗不过豆子,还是依着豆子上了架子车。

  豆子拉起架子车,回头向蚂蚱大爷说了一声,这就动身往回走。

  跟在架子车后面的毛驴这个时候变得很安静,安静得就连四蹄着地的声音也几乎听不见,只是偶尔吐噜着嘴唇或者鼻子发出一阵声响。

  蚂蚱大爷坐在架子车上,两条蹶蹦了整个晚晌的腿这个时候就觉得里面的血水像放足了水的水渠一样,呼呼噜噜慌慌张张地有的向上涌有的向下淌。这两条腿,自打坏了之后,自己就很少觉得里面有啥子血水这样来回地蹿,今儿这个晚晌,是出了过劲儿的力了,才会这样觉得两条腿里面的血水疯子似的来回地蹿。他伸手揉了揉两条腿,里面的血水仍旧来回地蹿,只是不像刚才那样显得慌张了。

  豆子在前面拉着车子,心里也像猴子听锣响似的上下地扑腾着蹦,按说,蚂蚱大爷跟自己这姊妹几个没有一点儿亲戚,自己家姓黄,蚂蚱大爷他姓马,八竿子也打不着,只是一个村子里住着的邻居,今儿这个晚晌他能这样不要命似的催着自己把这两块地的麦子种到地里去,最后他又累成这样,这中间让别人来看,谁都会觉得他蚂蚱大爷犯了神经。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一个村子里的邻居,用不着这样卖命地帮这一把手儿。看来,在他蚂蚱大爷的心里,真的是把这姊妹几个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了,把这个家里的事儿当成自己不能甩手的事儿了。要不是这样,他蚂蚱大爷也决不会这样卖命。起初,自己从二姑家拉麦种回来,听到小米说到他蚂蚱大爷的事儿,自己心里还一肚子的火气,觉得蚂蚱大爷是吃饱撑得拿自己这姊妹几个找个开心,打今儿晌午到这个时候,蚂蚱大爷在这个家里一直忙乎着,几乎连喘口气儿也没有。当时自己还想,要是他蚂蚱大爷真的跟这姊妹几个合到一块儿过日月,一准会拖累着这姊妹几个,打今儿来看,真的合到一块儿过日子,自己这姊妹几个会拖累着他蚂蚱大爷。虽说他蚂蚱大爷的两条腿不好使,可他的那二亩地该收回家的已经收回家了,该种到地里的也已经种到地里了。自己这姊妹几个这些日子紧巴着忙乎,今儿要是没有他蚂蚱大爷帮这把手儿,怕是还得明儿一个晌午才能把这两块地种得利索了。万一今儿夜间要下雨了,要种利索今儿的这两块地,怕是还得等到雨停了以后,那就不知道会是啥日子了。

  忽然,跟在架子车后的毛驴又是一阵昂唧昂唧的叫。豆子不觉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看不清楚的那头毛驴,也就在他这一回头,他觉出了脸上几滴子的凉,下雨了?真的是下雨了?他不觉得仰起脸向天上看了看,更多的雨水滴落到了他的脸上,并且他能听到雨水很响地打在路两旁那些没来得及收回的庄稼叶子上的声音。

  “大爷,下雨了。”豆子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架子车上的蚂蚱大爷。

  “下就下吧,反正咱们把麦子种到地里了,它乐意咋下就咋下。”蚂蚱大爷喘了一口气说,“今儿晚晌咱们要是慢一步儿,这麦子就要赶在雨后往地里种了。”

  豆子这个时候心里更服气蚂蚱大爷了,原先听老少爷们们说过,蚂蚱大爷是个很好的庄稼把式,自己倒没把蚂蚱大爷放在心上,以为蔫儿巴唧的蚂蚱大爷也不会有啥让人心服的地方,今儿自己是全领教了蚂蚱大爷。蚂蚱大爷不仅扶耧把子麦子播得直溜,看天也看得是这样的准成。庄户人家靠地吃饭,也是靠天吃饭,地种得再好,看不准天气,也是白搭,一场雨水,或者一场大旱,地里都不会有啥子收成。地种得好,天气看得准,根据天气安持地里的庄稼,那就会躲过老天带给的灾祸。

  “大爷,这雨真的要下几天吗?”豆子回头小心地问蚂蚱大爷。

  “得个小半个月吧。”蚂蚱大爷说。

  “会下这么长时间呀!”豆子给蚂蚱大爷的这句话弄了个一惊。

  “没有十天半个月这天是晴不了。”蚂蚱大爷很肯定地说。

  豆子一下子不言语了,要是这雨真的下个十天半个月的,那块地里的萝卜就得在雨水里再长上十天半个月。十天半个月之后就过了霜降要到立冬了,到那个时候,那亩把地的萝卜给霜冻一泚一冻,再经日头一晒,就会跟开水煮过一样,狗屁的钱也不值了。

  “豆子,我跟你说过了,今年的夏天雨水多,霜降会来得早。七月十五定年成,七月十五那天要是晴天,这个秋上就会一整个的都是晴天。今年的七月十五那天下雨,也就这个定了这个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