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三十四(1/2)

加入书签

  豆子知道,蚂蚱大爷说出来的话也很难收回去,虽说自己想着这个时候能让蚂蚱大爷回屋,蚂蚱大爷也不会依着自己的话就回屋去。他把播种麦子的耧搬到屋里,出来就从蚂蚱大爷的手里接过那头毛驴,然后就牵着那头毛驴走出了院子。

  蚂蚱大爷蹶蹦着两腿把车子上的几个袋子收拾着放回屋里,然后又蹶蹦着把架子车抽着靠在房檐下。

  “大爷,快进屋歇着吧。”麦子见蚂蚱大爷抽好了架子车,招呼着蚂蚱大爷说。

  “麦子,不急,等大爷把车轮子上的泥给刮下来就进屋。”蚂蚱大爷听了麦子的招呼,心里一阵的热乎,整个晚晌的累一下子就觉得没了。

  “大爷,把车轮子搬到屋里来刮吧。”麦子催着蚂蚱大爷说,“外面下着雨呢。”

  蚂蚱大爷向站在门口的麦子看了看,搬起车轮子就蹶蹦着进了屋。

  “大爷,你歇着,车轮上的泥我来刮。”蚂蚱大爷刚进屋,麦子就让着蚂蚱大爷说。

  “闺女,你旁边呆着,值不当的再让你占双手。你看,我这两手上都是泥了。”蚂蚱大爷笑着对麦子说着,把两手伸着给麦子看了看。

  屋里已经点上的那个洋油灯发着昏黄的光,蚂蚱大爷的一双手在这样的灯光里只能看出一个大概。麦子瞅了瞅蚂蚱大爷的这双手,像耧地的耙子粘上了庄稼秧子似的。她对这样的手不觉得惊奇,虽说哥哥姐姐们的手要比蚂蚱大爷的这双手显着嫩成,可赶在庄稼季儿上也常会这样,在这样的洋油灯下看着像个耧地的耙子。就是哥哥姐姐们这样的手,一年四季耧着家里的日月。洋油灯的光线照不清她脸上对蚂蚱大爷这双手的心疼,她顿了顿,对蚂蚱大爷说:“大爷,别刮了,等天晴了搬到外面柺打柺打它自己就掉了。”

  “闺女,大爷知道你是心疼大爷,可这不是咱们自己家的车子。咱们自己家的车子,咋的都行。这是借人家的车子,咱得把它经管好了,别让它在咱们家生了锈,往后再借人家的车子,人家好说话。”蚂蚱大爷蹲下身子,手里抄起一个小棒子,歪着头开始往下刮车轮子上粘着的泥。

  麦子站在蚂蚱大爷的身旁瞅着蚂蚱大爷,说:“大爷,你的衣裳都湿了,换换衣裳再刮吧,要不就冷了。”

  “这天儿,大爷不冷。”蚂蚱大爷给麦子的话说得心里热乎乎地发酸,他头也不抬地回着麦子的话说,“刚才大爷还出汗了呢。”

  “那是在干着活儿,现在不干活儿了,穿着湿衣裳说冷就冷。”麦子瞅着蚂蚱大爷说。

  站在旁边的小米和谷子她们几个看着蚂蚱大爷,听着蚂蚱大爷和麦子的说话,都说不出言语来,爹要是活着,也不过只能做到这个份儿上。照理儿来说,蚂蚱大爷今儿整个晚晌能帮着这个家把那两块地的麦子给种上,就让这姊妹几个承了他很大的情了,这个时候这些琐碎事儿都该由这姊妹几个动手做了。可他蚂蚱大爷不肯让这姊妹几个伸手去收拾这些琐碎事儿,这是蚂蚱大爷打心眼儿里心疼着这姊妹几个呀!

  蚂蚱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