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三十七(1/2)

加入书签

  这场雨并没有像蚂蚱大爷琢磨的那样下起来没个睁眼的时候,夜间不知道啥时辰,雨倒是停下来了,可是,人们咋的也没有琢磨到天气会变得这么怪。后半夜的时候,人们在床上就觉出冷来了,盖被掖了几掖,仍觉得整个床上呼呼地冒凉气,起床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伸不出手来,就是平日里十分勤快的打鸣鸡,天都大亮了也不愿意下架,蜷缩着身子躲在鸡架子上呴呴咯咯地打着呻吟,一场几乎能滴水成冰的寒冷结束了这场雨。

  豆子起床之后,瞅着院子里结了冰的地面看了一阵,忽地像疯了一样冲出了院子,直奔着他们家的那块萝卜地冲过去。

  经雨水浇湿了的路面经这场不在节气里的冰冻泚成了铁疙瘩一样的硬,豆子顾不得这样的路面硌透鞋底儿杠得脚底板子一阵一阵地生疼,一口气他就跑到了自家的那块萝卜地里。

  萝卜地里的萝卜仍像昨个儿那样轴在地里,但是,整片的萝卜缨子已经不再像昨个儿那样会摇头晃脑地迎着他笑了,一码道儿硬邦邦的像给啥子东西捆了似的。

  萝卜缨子结冻了!

  豆子弯下腰,他想着上面的萝卜缨子能像人们睡觉时的盖被一样给下面的萝卜遮挡住这场冰冻,但是,萝卜缨子这样的盖被并没能遮着这场冰冻,下面的萝卜虽说看起来仍旧泛着青灵灵的绿色儿,这样的绿色儿已经不像昨个儿那样显得透亮了,即便是眼神不好的人,也能看的出来,这青灵灵的绿色儿给这场冰冻很厉害地泚住了。

  他拔起一个萝卜,冰疙瘩一样让他觉得冻手。他不死心,用指甲盖儿往萝卜里掐了掐,可他的指甲盖儿只是在萝卜的外皮儿上掐出一点儿印子来,已经不能像昨个儿那样整个指甲盖儿能够掐透萝卜的皮了。很明显,眼前这亩把地的萝卜都给这场冰冻泚成了冰疙瘩。

  豆子举起手里的萝卜朝硬邦邦的地面上使劲儿摔下去,萝卜给摔了几个跟头,扑扑楞楞地在地上折了几个圈儿,骨碌着最后不动了。自己这一家姊妹几个用血汗浇出来的萝卜,要不是冻成了冰疙瘩,这样朝地上一摔,一准会碎成八瓣儿的脆生。

  他瞅着眼前的萝卜,虽说蚂蚱大爷琢磨得今年的萝卜人们种得太多,不会卖出啥子好价钱,可这亩把地的萝卜是这一家姊妹几个打头伏以来的血汗呀!是这一家姊妹几个这个秋季儿上的指望呀!

  豆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瞅着给冻成冰疙瘩的萝卜,他再也觉不出身上有啥子劲头儿了,整个心里也一下子空落落地觉得委屈,老天呀,你咋的就这样不睁眼看看这一家姊妹几个的日子是咋的个过法?

  屁股下面给冻结的地面渐渐地给豆子的屁股暖成了湿地,他的裤子也已经给地面上他暖出的水洇湿了,但他不觉得,这只是一个劲儿两眼水汪汪地瞅着眼前的萝卜,心里却没了心肝一样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啥子了。

  豆子就这样一直坐着,自打头伏以来,自己这一家姊妹几个咋的没早没晚地经管这亩把地的萝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