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豆子相亲了,小米伤心了一(1/2)

加入书签

  亩把地的萝卜经一场冰冻之后,小米他们一家姊妹几个心里一下子也冰凉冰凉的难受,尤其是豆子,给丢了魂儿似的软不拉几的没了一点儿精神。

  小米瞅着豆子,咂磨了一下嘴,说:“哥,亩把地的萝卜毁了就毁了,咱的日子还得往前赶。亩把地的萝卜是咱姊妹几个小半年的血汗,你心疼,我也一样心疼。心疼又有啥用?不能说因往咱们心疼,那亩把地的萝卜眨瞪又水灵灵地长到地里了。这两天地里也不是那么湿了,咱得抓紧了把那块萝卜茬的麦子给种上了。今儿咱们几把钉耙一块儿下地,把麦种、化肥、棉籽饼撒到地里去,一遍儿上垛,今儿一天就能种完了。种完萝卜茬,还得支缸磨粉,二亩地的红芋也得个几天忙乎。这些活儿都在等着咱做呢,你光这样为着那亩把地的萝卜蔫了精神,后面的这些活儿也都给耽误了。”

  “就是呀,再咋,咱得先把眼末前儿的这些活儿给做完了,咱再想着看有没有啥办法儿把那亩把地萝卜的亏空找回来。”蚂蚱大爷在豆子的身旁蹶蹦了几下,停下来瞅着豆子说,“小米这闺女说的在理儿,咱就得听着小米的支应。”

  豆子抬头看着小米和蚂蚱大爷,眨了两下眼,叹了一口长气,说:“先去萝卜茬地里种麦子吧。”

  于是,小米、谷子、玉米和蚂蚱大爷就张罗着找钉耙,往院子里倒腾麦种化肥和棉籽饼。

  “小米就在家呆着吧,胸壳廊子里的伤这几天也不准就好透彻了。”豆子见小米一阵的紧忙乎,就用长兄的口气向小米说,“亩把地有这么多人,也就是一天的事儿,最迟也就是天麻花眼儿就能种完了。”

  “我没啥事儿了。”小米顿了一下手里往外拖拽着的棉籽饼,抬头看了一眼豆子,说,“这块地我再不下去种,今年的麦子就没的我种的了。”

  “小米,就也别跟你哥犟嘴了,你就依着豆子的安持在家呆着。今年的麦子没的你种的还有明年、后年呢。”蚂蚱大爷在旁边帮着豆子说了话,“这事儿豆子琢磨得对,你得听豆子的,再咋,胸壳廊子里的伤不是三、五天就能养得好个透彻,就在家呆着吧,萝卜茬又不是有多少的地,今儿我们四个有一个来回就能种完了。”

  “大姐,你就不用去了。”谷子跟着蚂蚱大爷的话向小米说。

  小米来回看了看豆子他们几个,很不情愿地放下了手里的棉籽饼袋子,叹了口气,说:“就算是今儿不让我干活儿,待会儿我也得去地里看看。不去地里瞅一眼,就不知道今年的麦子是咋的种到地里去的。”

  “你这闺女。”蚂蚱大爷喉咙里的笑一下子从鼻孔里迸出来,说,“今年的麦子跟去年的麦子一样的种法儿。我是知道,这个家里的一切啥事儿都在你心里装着,今年这麦子,你不到地里看一眼心里就放不下去。”

  “也是。”小米向蚂蚱大爷笑了一下,说,“不去瞅上一眼,我还真是心里不踏实。”

  “那就等半晌儿再去地里瞅瞅吧,我们几个这就走了。”蚂蚱大爷把满满的一袋子棉籽饼往肩头上一扔,不够灵便的两条腿给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