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穿越不死不灭(1/2)

加入书签

  “笃!”剑锋嵌入树干半截,枝杈猛烈震荡,金闪闪的叶子摇落如纷乱的星雨。

  支狩真抽回长剑,蓄势再斩。如今体内日、月剑气减少,疼痛大为缓解,他已有了连续出剑之力。

  “别再砍啦,你个十三点!二百五!知不知道砍伐林木犯法啊,大白痴!”

  树干上方,一块深褐色的树皮被“砰”地推开,像一扇小门,露出幽窄的树洞,从里面冒出一个蓬头垢脑的小脑袋,瞪大红彤彤的眼珠,冲着支狩真唾沫飞溅。

  支狩真倒退半步,长剑横于胸前,暗自戒备。对方瞧清支狩真的模样,惊奇地大叫一声:“啊呀,是个小帅哥呀。等等,我们重新来过!”小脑袋闪电般缩回去,树皮小门重新关上。

  支狩真暗思“十三点”、“砍伐林木犯法”之意,一时疑惑难解。他初临天河界,并不了解太多风土人情,也辨不清对方是何种生灵。

  足足隔了一顿饭的功夫,伴着一阵柔和的微风,树皮被一根细若春葱、毛色雪白的小手指盈盈点开。一个毛茸茸、白乎乎的小家伙围着金灿灿的薪叶小裙子,羞羞答答,碎步扭腰而出。

  她粉红色的浓密睫毛翘起,迎着支狩真忽闪忽闪:“小帅哥,梳妆打扮的时间长了点,让你久等啦。嗯,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荒野,荒野中有那么多的薪树,你却偏偏砍了我住的薪树。咱们这么有缘,发个红包好不好嘛?”她撅起小嘴唇,声音娇滴滴的,眼睛像艳丽的红宝石闪着光。

  怎地换了幅模样?言辞也拗口得很。支狩真愈发警惕,细细打量了对方一番:桃子脸,脸颊粉嘟嘟,尾巴细长,纤细如丝的绒毛密布体表,像一团洁白的小雪球,不含一丝杂色。倒像是一只——白毛小猴子?他的目光顺势滑向对方下体,煦风吹起薪叶裙,露出玫红色的光洁小屁股。

  真是猴精?支狩真心头一凛,但凡兽类成精,莫不凶狠狡诈,各具神通,最喜人肉滋味。

  “哎呀,小帅哥你好色呦!连人家那里也要偷看,真是重口味。”小猴精羞涩地捂住薪叶裙摆,摇了摇尾巴,“你相信跨种族的爱情吗?”

  “阁下说笑了。”支狩真楞了一下,长剑蓄势待发,嘴上应付道,“在下并不知晓这株薪木是阁下所居,多有打扰,还望恕罪。只是不知,何谓红包?”

  “人家有名字哦,叫萌萌哒,不是什么阁下啦,真老土。”萌萌哒掩嘴一笑。

  支狩真瞧着这张小猴子脸,竟生出一笑百媚生的荒唐感觉,禁不住心里发毛,一阵恶寒。

  “至于红包嘛……”萌萌哒搓了搓小手指,眉飞色舞地道,“比如黄金啦,白银啦,钻石珠宝啦这些不值一提的小玩意儿……小帅哥,孔方兄你的明白?”

  这是想要劫财?支狩真颇觉意外,他尚是首次听说兽精爱钱,兴许是天河界风俗不同,又或是此精故意出言迷惑,待他稍加松懈,再突施毒手。

  “在下如今身无分文,日后有缘重逢,再发那个,那个红包给萌……萌兄。”支狩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