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剑胎破而后立(1/2)

加入书签

  绿草菲菲,繁花烂漫,江水像一条银灿灿的光带蜿蜒穿过荒原,倒映出碧空上一缕缕洁白的云影。

  支狩真蹲在江边,捧起一掌清冽的江水,掬饮入口。萌萌哒在草丛里窜来跳去,摘采色彩缤纷的野花,编成一个小花环,戴在头上。

  江水不息奔涌,云絮静止在波光里,水流聚散不定,白云无声悬浮。一动一静,动静相宜。一实一虚,虚实难辨。支狩真低头注视着水光云影,看得久了,竟触及一丝玄妙的剑理,不由悠然入神。

  “小帅哥,看过来!”萌萌哒一溜烟跑过来,双手中指、拇指搭成一个小方框,架在眼前,对准少年大叫了一声:“咔嚓!”

  支狩真被打断思绪,抬起头来,不悦地道:“你这是做什么?”

  萌萌哒睒了睒眼:“这个嘛,是一种深奥的手印术法,可以把这一刻的时光留住,有点像画画一样。”

  支狩真将信将疑地瞥了她一眼,数日来赶路相伴,他大致熟悉了这个猴精的性子,爱发惊人之语,听似一派胡言,又似乎凿凿有据。支狩真略一沉思,问道:“时光如这滔滔江水,向前奔流不息,‘这一刻’转瞬即逝,试问如何才算是‘这一刻’?又如何才算是留住?”

  “什么算不算的?哪来这些怪里怪气的话?”萌萌哒翻了个白眼,“你看到了,记住了,这一刻就留在心里了。”

  支狩真遽然一震,江水奔流的这一刻、那一刻,与云影有何干系?正如光阴飞逝,又与己心有何干系?白云虚在水中,实在天上。人之肉身限于时光,只能随波逐流,心灵却不限于此。

  恍恍惚惚间,一川江水在视野中消失,唯余白云悠悠,自成一刻。

  萌萌哒见少年一下子变成泥偶似的,一动不动,神色痴呆,忍不住探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瞧他毫无反应,悄悄把花环往支狩真头上一套,手爪顺势往下探去。

  剑光倏尔亮起,犹如银河奔泻,从萌萌哒身上一卷而过。“你又来!”她失声尖叫,却发现少年长剑低垂,静如朽木,一直未曾动过,刚才的剑光似乎只是一个幻象。

  “任由流水来去,云影自留不移。”支狩真清啸一声,体内残余的几许日、月剑气如同流水奔逝,顷刻间点滴不剩。反观识海内,和之剑影倏然一振,莹光大放,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玄之又玄的之鸣。

  剑鸣声最初起于识海,继而袅袅回荡,丝缕不绝,随后贯穿肉身,盘旋插绕,从支狩真疮痍遍布的经络、血脉各处一一响起,直至整个鲤体……

  支狩真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浑身上下一阵奇痒。仿如野火烧尽,春风又生,点点滴滴的剑气像草籽萌芽,纷纷破土而出,不断滋长,隐隐生出向四周延伸、彼此勾连之势。

  支狩真蓦地一震,这并非什么剑气,而是一丝丝新生的经络血管!它们色泽晶莹,纤细锋锐,酷似一道道清光明澈的剑气。

  此乃剑胎欲结之兆!支狩真忽有所悟,以日辉、月华结胎,就必须经历破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