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险象环生脱逃(1/2)

加入书签

  支狩真急速闪动,以解锁之术,再次跳出邪力的锁定。

  识海内,八翅金蝉仍在一点点吸噬邪力,更多奇异古朴的花纹生出翅翼,繁密交织,似图案又似神秘的文字,流烁着一缕缕白金色的灵光。

  半空中,金须鲤人不断接近,剑丸一次次喷射出疾风骤雨般的剑光,追得支狩真东闪西躲,上窜下跳,鲤战士死伤一片,四散奔逃,满地尸体狼藉。

  街上迅速变得一片空旷,支狩真的身影显得异常醒目,再也无法利用人群掩藏。

  数十道剑光接踵射来,寒芒攒聚,亮得视野一片白光。支狩真犹如鲤鱼窜起,凌空跃波,在密集的剑光中腾挪翻转,小心避开咽喉等各处要害。

  剑光带起尖锐的呼啸声,紧挨着支狩真的身躯纷纷掠过,刮得他肌肤生疼,无暇招架,只能被动躲闪。

  “噗嗤!”血花飞溅,一束剑光后发先至,正中支狩真右腿。剑胎随即震动,冲和剑气自行弹出,击中剑光,令剑气难以渗透内腑。饶是如此,支狩真兀自身形趔趄,动作一滞,又被数道剑光连续击中,翻滚跌地,浑身鲜血飙射。

  剑丸转动,绵密的剑光不停顿地射来,不容支狩真丝毫喘息。他挥动长剑,绕身急转,剑气波纹向外层层震荡,带起疾落的雨水,形成一圈共振涟漪,迎向剑光。

  一道道剑光触及涟漪,不由方向一偏,速度稍稍放缓。支狩真剑尖一点地面,身形贴地激射,趁隙冲出剑光重围,往阿道的方向逃去。数十道剑光击在他原先的位置,打得水花喷溅,地面裂开密集的孔洞。不待支狩真缓过神,庞大的邪力如影随形般摄来,与剑丸形成两面夹击,追得支狩真左支右绌,疲于奔命。

  金须鲤人疾扑而至,剑丸倏地一跃,在空中划过一道雪亮的惊虹,击中支狩真背心。

  “啊!”萌萌哒尖叫一声,如遭雷殛,从支狩真肩头高高弹起,抛向半空。支狩真背部一颤,嘴角渗血,长剑往后撩去,勉强拍开剑丸。适才危急之下,他施展主宠伴生咒,将剑丸绝大部分的冲击力转嫁给萌萌哒,方才侥幸逃得一命。

  “轰!”邪异的精神力量借机锁住支狩真,双方的精神世界瞬间连接,邪力像贪婪的凶兽扑入识海。

  剑光一闪,支狩真强行驱动冲和剑气,将邪力斩断,再以解锁之术,挣脱了对方的精神锁定。冲和剑气哀鸣着跌回识海,莹光涣散,萎缩成一丝模糊的剑影,再无动手之能。

  金须鲤人屈指一点,剑丸灵活转弯,化作一弧刺眼的寒光,从左侧绕向支狩真。支狩真双足弹地,竭力窜到阿道身后。剑丸毫不避让,径直射向阿道胸口。

  希声跨前一步,挡在阿道跟前,剑气波纹绽出体外。剑丸仿佛陷入了无形的淤泥,速度越来越缓慢。希声低哼一声,剑气波纹急剧震荡,剑丸微微一颤,被共振剑音的涟漪带动,跟着绕转起来。

  金须鲤人盯着剑气涟漪,眼中闪过一丝迷茫,继而黑雾大盛,剑丸猛地挣脱涟漪,倒射而回。

  “扑通!”萌萌哒从高空坠下,重重地摔落在一个水坑里,泥浆溅得满头满脸。她翻了个滚,一个纵跃,窜到支狩真肩头。

  “你还行吗?”支狩真瞧了瞧萌萌哒,猴精眼神灵动,动作敏捷,毫无受伤迹象。

  “毛都没掉一根,就当作是蹦极了。”萌萌哒翻了个白眼,顺手把脸上的泥水抹在支狩真脖颈上。

  “阿道,这只噩不是冲我们来的。”希声淡淡地看了支狩真一眼,携住阿道的手,一步跨越十多丈的距离,倏然出现在街尾。

  支狩真心头骤然一沉,他本想利用希声做挡箭牌,挑起对方与金须鲤人火并。孰料希声看穿他的图谋,甩下他置身事外。以希声的速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