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圣光千古不息(1/2)

加入书签

  “上使此言又错了。”

  高倾月身形岿然不动,嘴唇微启,张口从容一吸,将击来的汹汹剑气一口吞入腹中。

  世家子们再次高声喝彩,高倾月这一手露得云淡风轻,似不费吹灰之力,偏又高深莫测,不着一丝术法痕迹,连身上月白色的宽袍都不曾掀起半点波澜。

  鸾安心头一震,他尚是首次见到羽族无坚不摧的剑气,以如此匪夷所思的方式被人化解于无形。

  “贵族号称‘天之子’,我以此杯敬天,又如何称得上无礼呢?”高倾月神色自若地答道。

  鸾安不由语塞。

  “对尔而言,吾等上族的话只有对,没有错。”鸾族剑修冷哼一声,跨上一步,正面对峙高倾月,一束耀眼夺目的寒芒缓缓从他头顶天灵盖浮出。

  这是羽族以出生时的尖喙炼成的剑,本就属于身体的一部分,平时溶入血肉,进行熔炼温养,滋长灵性。单从肉身角度而言,每一个羽族,天生即是人剑合一。

  森森的剑势锁住高倾月,引而不发。一旦他稍露破绽,便是雷霆一击。

  高倾月淡然一笑,忽而左足迈出,看似迎向对面的鸾族剑仙,引得对方剑势移动,头顶上方的寒芒呼之欲出。

  倏而间,高倾月左足一晃,又落回原地,仿佛从未动过一般。

  鸾族剑仙的剑势锁定顿时落空,寒芒也被牵动,泄出一缕剑气斜射而出,击中高倾月脚前的地面,陷出一个深孔。

  “罢了。”鸾安目光一闪,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言语羞辱一下人族没关系,动手蛮干就没什么必要了。何况高倾月一身实力高深莫测,并不好惹。

  鸾族剑仙冷冷地瞧了高倾月一眼,寒芒倏地没入头顶,回身落座,全然不惧自家境界不及对方。

  剑修的战力向来冠绝同级,羽族剑修更是出奇地强横,尤擅越级杀敌。炼神返虚之境的羽族被尊为剑仙,已能展翅翔空,匹敌外族的合道初阶高手。

  整个羽族人才济济,号称三百剑仙,等若三百位合道战力,压得八荒各族尽皆俯首。

  “高大将军说的也算有一分道理,敬天就是敬我们羽族。不过嘛……”鸾安森然一笑,“敬天之礼不是该由晋明王或是太子亲自而为么?怎地让属下越俎代庖,尊卑不分呢?”

  “上使有所不知,高大将军也是孤的老师。我人族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高师代孤行事,并无不妥。”伊墨回到座上,暗恨地扫了一眼世家群臣。这群贼子拿着朝廷俸禄冷眼看笑话,个个不得好死!

  “奏乐,进膳!”边上的太监及时喝道,靡靡弦乐响起,丝竹悠扬回荡,缓解了场上剑拔弩张的气氛。

  宫女们捧着各色珍馐佳酿,鱼贯呈上。鸾安拿起银光闪闪的刀叉,切开一盘热气腾腾的五色乳牛腰肉,叉起一块嫩肉,放进嘴里慢慢咀嚼。

  与羽族一样,人族高层的膳食同样由饕族烹饪,滋味鲜美。只是人族更多了些妙趣,比如这盘五色乳牛腰肉,摆饰成一头奔牛的样子,洒上千年苜蓿花瓣,竖起的牛角以黑鲨鱼籽拼合,上方再以金茸参汁浇出一轮明月的图案。饶是鸾安出身富贵,饮食挑剔,也不禁暗暗点头。

  “这些贱民怎么用细棍子夹菜?真是可笑之极!”一个傲慢又刺耳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高大英挺的羽族青年手执刀叉,懒洋洋地坐在鸾安下首,双瞳金光闪烁,难以直视。

  鸾安不悦地放下刀叉,瞧了一眼鹰耀。巡狩外族打压一下足够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那就是不知分寸地闹事了。

  “什么细棍子,这叫箸!孤陋寡闻!”“奇了,多毛的上族连筷子都不认得!”“吃个饭还要用刀,分明是不开化的野人嘛!”一时喧声四起,外围的世家子大为不满,纷纷出言讥讽。

  鹰耀身后,一名肃立的鹰族剑仙厉哼一声,声线犹如千万根细锐的剑丝迸射,霎时覆盖全场。那些个开口的世家子只觉耳膜胀痛,喉头如遭针扎,再也叫不出声来。

  高倾月与伊墨交换了个默契的眼色,并未出手阻拦。伊墨甚至暗自窃喜,由得这些世家子吃苦头。

  司徒王亭之与司空潘阳明对视一眼,暗暗蹙眉。

  “尔等这些低劣贱族懂得什么?两根简陋的细棍子,只能任由锋利的刀叉切割!”鹰耀傲然挑了挑眉,乜斜了一眼涂脂抹粉的士族子弟,“刀叉是锋锐!是进取!是霸道!是我为刀俎,尔为鱼肉!”

  四下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蓦地,一个激昂愤慨的语声传出:“箸长七尺六寸,应七情六欲之兆。箸头一圆一方,合天圆地方之理。箸分为二,容阴阳合一之道。此乃我人族泱泱大道之礼,岂是尔等蛮夷可知?”

  人群中,孔九言面红耳赤地站起,高举箸筷,言辞激烈,额头细嫩的青筋几乎要暴绽出来。会稽孔氏贯以礼义传家,箸与礼仪密不可分,羽族辱及箸筷,他再也按捺不住。

  支狩真、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