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地间远行客(1/2)

加入书签

  一道刺眼的血光从祭坛迸射,撕开夜穹。[随_梦]小说suingla

  整座百灵山仿佛猛然一震,出无声的咆哮。狂风大作,飞砂走石,林木摇晃,虫豸惊蹿。

  支狩真向山下行去,十指变幻,结出巫符。所过之处,一缕缕阴诡的血雾从他脚下飘出,向四面迅蔓延,像一条条扑窜而噬的血蛇,顷刻覆盖山坡,又向下方的战场席卷而去。

  王子乔跟在后面,目睹一头头忙着烧杀劫掠的马化被血雾缠绕,出凄厉的痛吼;瞥见一个个东躲西藏的巫族被血雾淹没,浑身血肉炸开,化作血雾的养料;他看到烟火滚滚的竹楼前,风媒横七竖八地倒在风语四周,脸上充满了绝望的悲伤。血雾正从四面八方涌来,出悲厉的呜咽……

  “我的族人们,无需难过。”风语背靠在一截断梁上,血从嘴角不停溢出,“或早或晚,我们都会迎来最后的归宿。”

  旁边的小风媒无力地抽泣,血肉模糊的肚皮一颤一颤,肠子流到地上。

  “不要哭,我的孩子。”风语艰难地伸出手,摩挲着小风媒的银,“这是归宿,同样也是我们的旅程。风把我们带来,就会把我们带走。不要怕,我的孩子,让我们走完这一程。”

  他镇定的声音让风媒们平静下来。他们强撑着爬起来,手挽着手,坦然直视血雾,辫上的珠石迎风出清脆的叮咚声。

  “愿你我追随风的足迹。”一个风媒喃喃说道,闭上眼睛,旋即被扑来的血雾吞没。

  身边的风媒大声呼叫:“愿你我追随风的足迹。”话音未落,已被血雾笼罩,尸骨无存。

  “愿你我追随风的足迹。”其他风媒似悲似喜,放声吟诵,一个接一个消失在滚滚血雾里。

  眼睁睁看着血雾愈来愈近,小风媒的声音忍不住抖:“愿,愿……你我……追,追随风的……”

  “不要怕。风媒一生漂泊,死亡也无法让我们真正停留。”风语微笑着去挽小风媒的手,却挽了空。血雾卷过小风媒,继而扑向风语。

  “支公子,等一下。”王子乔忽然开口。

  支狩真左手划出一个巫符,血雾在风语身前堪堪停住。“先生这是要……”

  王子乔脸上瞧不出一丝表情:“这个风媒已经不行了,让他自己走完最后一程吧。”

  支狩真一愕,若有所思地看了王子乔一眼。

  “愿你我追随风的足迹。”风语仪态从容,身躯一点点变得虚无,形如透明。“叮叮咚咚——”他银色的辫自动散开,珠石似泪珠纷纷坠落,弹跳滚动。

  一阵风呼地吹过,风语消失了。火光夜色中,支狩真望见丝丝缕缕的银飘起,像银茸茸的蒲公英种子,随山风远扬,消失于迷蒙天际。

  “原来这便是风媒一族的涅盘。”支狩真出神地道。

  王子乔微微颔:“相传风媒是蒲公英的精魂所化。死后,他们的信念返为种子,继续远行在天地间。”

  支狩真摇摇头:“先生是想给风语留下最后的信念么?然而穷途末路,何来信念可言?”

  王子乔凝视支狩真,眼神犹如虚室生电,劈开苍茫夜色。

  “你不明白。”他回过头,仰望浩瀚无垠的天穹,一字一顿,斩钉截铁,“穷途末路,方显信念!”

  支狩真沉吟半晌,俯身一揖:“狩真受教了。”

  “不对头!”支由惊骇地东张西望,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