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魔念本由自生(1/2)

加入书签

  人间道,永宁侯府。

  黄婆提着一盏昏暗的灯笼,慢腾腾穿过荒草杂生的庭院,扭曲的影子拖曳在地,像一个无声移动的幽灵。

  王子乔羽衣星冠,身姿翩然走在后面。虽说已近仲夏,宿风楼周围却植木衰败,满目萧瑟,仿佛一切生机都被诡异地阻挡在外。

  “先生,侯爷的病更重了,这些天发作的次数比往年频繁了许多,最近连进食都很少,晚上也睡不安稳,总会惊醒说胡话。”黄婆忽而停下脚步,站在宿风楼的灰石门槛前。灯笼一晃一晃,她的脸像在烈日暴晒下慢慢蜷皱的橘皮。“先生的治疗法子像是不太管用了,老奴眼睁睁地瞧着老爷受折磨,心里急得紧,又不晓得如何是好。”

  王子乔不在意地“嗯”了一声,举步欲跨过石槛。

  “先生,老爷的病这么耗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黄婆转过身来,挡在王子乔跟前,翻白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他。

  王子乔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这世上的事,哪有到头的呢?哪怕再不甘愿,也得慢慢耗下去,对吧?”

  黄婆的手抖了一下,灯光映在她的瞳孔里,似闪着寒光的尖刃。“先生!”她的声音骤然拔高,眼里的尖刃像是要狠狠扎出去。

  “夜深了,轻声些,我听得见。”王子乔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黄婆,这个永宁侯的贴身老妪向来性子阴沉,寡言少语,不想也有关切则乱的时候。或许——他可以多一枚棋子、多一个玩物?勾动生灵的情绪加以操控,永远都是域外煞魔乐此不疲的游戏。

  黄婆沉默了一会儿,嘶声道:“我只是个卑下的老奴子,本不该逾越说这些。老爷刚出生的时候,我就伺候他。换尿布,梳发髻,看着他一天天长高,陪着他意气奋发从博陵来建康,入朝,封侯,娶妻,生子……”

  王子乔笑起来,笑声在深夜里显得尤为冷漠:“你到底想说什么?一个下人,莫非还有逾越的妄念?你配么?”

  “老奴当然不配,更不敢逾分。”黄婆神色木然,“老奴不晓得先生与侯爷究竟有什么密议,那不是我这个下人可以过问的。不过——”她抬起头,直直地瞪着王子乔,“只不过,要是有人胆敢伤害老爷,老奴哪怕拼了这条命,也要将他吸血吃肉,挫骨扬灰!”

  王子乔平静地注视着老妪,嘴角微微一翘,像夜色里的凶兽捕猎前露出雪白的牙:“黄婆,伤了侯爷的怪物在地梦道,你拼命又有何用?你配进入地梦道么?进去了你又能杀得了它么?我明白,放几句狠话,表一表老妈子的忠心,兴许能叫你心里好过些。”

  灯笼抖动得愈发剧烈,火光起伏,照得地上的衰草似要燃烧起来。王子乔淡淡一哂,踱步从老妪身旁走过,忽而回过头,凑近对方,低声耳语:“依王某看,倒也不算什么逾越。这几年侯爷失了妻儿,又不方便见外人,饮食起居全赖你一人照应,这样不好么?”

  黄婆身躯一僵,耳畔传来恶魔般循循诱惑的低语:“永宁侯的世界如今只有你一个,侯爷完完整整是你的了,不配也得配,这可是你大半辈子都得不到的机会……好好想一想,这样熬下去没个头,真的不好么?”

  “住口!”黄婆失神般地叫起来,灯笼掉在地上,烛苗舔着了纸,猝然烧起来,竹架在火焰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刺耳声响。

  王子乔微微一笑,他“看见”一点魔念悄无声息出现在黄婆的精神世界,无形的根须向深处蔓延,攫取对方激烈的情绪以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