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依稀敦煌旧事(1/2)

加入书签

  “灵犀剪?”

  红怜雪惊疑不定地仰视支狩真,大晋飞镜湖的灵犀斋是女冠道门,怎会收一个男人为弟子?

  从天窗投下的月色照在少年脸上,光影斑驳交错,一部分明亮如水,一部分隐没在窗格子的阴影里,尤显神秘深邃。~随~梦~小~说~~suing~la

  “似是而非罢了。”支狩真随口应道,这一剑正是他受了瑶霞的灵犀剪启发,自创出来的剑招。虽然威力远远不及,行气路线更不相同,但已得了灵犀剪“心有灵犀翼双飞”的几分神韵。

  “你到底是谁?来宰羊集做什么?为什么缠上胖虎?”红怜雪对压在颈上的匕首视而不见,连连喝问,声色俱厉。

  “无论雪姐信不信,我只想尽快远离这一带。”

  “这简单,老娘立马安排你滚蛋!”

  “但不是现在。”支狩真微微摇头,张无咎迟早会追上自己,与其亡命逃窜,朝不保夕,不如利用一下藏龙卧虎的宰羊集,解决这个心腹大患。

  “臭小子,你自己又说尽快!”红怜雪凤眼圆睁,这小贼说话云里雾里,拖泥带水,没一句痛快的。行事又阴险老辣,她一身神通尚来不及发挥,就被偷袭得手,真是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

  “雪姐,能否松开你的袖带?”支狩真将匕首稍稍移开些,“我要是对你有恶意,早就下手了。”

  “小贼子,你要是杀了我,出得了这宰羊集么?”红怜雪怒笑一声,袖带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报复般地骤然收紧。

  “能在宰羊集最繁华的刀头街上做这一行,雪姐背后肯定有大靠山,想收拾在下自是不难。”支狩真腰背被勒,禁不住上身前俯,压得红怜雪隆峰变形,白生生的乳肉几乎要挤出红肚兜。

  “兔崽子,你做什么?”红怜雪眼角生煞,脸上掠过一抹娇艳的红晕。她虽是开勾栏院的,自己却守身如玉,要不怎对得起坚守漠荒,带领族人艰难求生的未婚夫婿?

  “我做了什么?”支狩真微微一愕,忽觉胸膛所触之处饱满弹力,颤颤巍巍,随即醒悟过来,眼前恍惚闪过那些春宫图册的旖旎画面。

  “看个屁啊,再看把你这小贼的眼珠子挖出来!”红怜雪胸脯急促起伏,贴紧少年的胸膛一挤一松,更添香艳春光。

  支狩真脸上露出古怪表情:“你不把我松开,又是想做什么?”

  “滚吧!”红怜雪粉面一红,袖带软软垂落。支狩真抽身后弹,直退墙根,一脚勾住房门,微开一线,口中道:“雪姐,现在你我可以好好谈一谈了吧?”

  “谈你老娘!”红怜雪气不打一处来,十指铿锵勾动,宛如拨弦,一把绯红色的琵琶虚影浮出身后,正是武道法相!

  “我娘很早就死了。”支狩真神色淡然,匕尖斜指对方,掌心剑种跃动。

  初次成形的三杀种机剑炁透体而出,贯穿匕身,在匕尖吐出一寸无形无色的锋芒。

  一股犀利无匹的杀机呼之欲出,如狱如渊,幽深无尽。红怜雪只觉心悸神摇,肌肤毛孔生寒,宛如被一头高高在上的绝世凶兽俯视,陷入无法呼吸的绝望中。

  “雪姐,你我若在此大动干戈,怕会两败俱伤,还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你也不希望自己敦煌的身份曝光吧?”支狩真目视红怜雪,剑炁凝而不发。

  红怜雪脸色数变,一时难以决断。

  支狩真目光一闪,从怀里摸出言树叶,随手丢给红怜雪:“这是千年言树之叶,可谓万金难求。雪姐,你隐居于此,想必很需要用钱。这片言树叶便是我的一点诚意,权当在此暂住的费用好了。你放心,我不会逗留很久。”

  红怜雪瞅了一眼飘落脚下的暗红色树叶,暗暗吃了一惊。千年言树叶何等珍稀,对方说送就送,难不成出身世家豪门?否则又怎会通晓道门真传的灵犀剪?她心知人类的门阀贵公子,是不能随便招惹的。这类人在家族往往设有命牌,一旦身亡,命牌破裂,必然会有道门高手追查而至。她又非孤身一人,还担负着许多族人的生计安危。

  荒漠凶险贫瘠,敦煌缺水少药、悲惨死伤的场景,在红怜雪脑海中倏然浮现,她心中忽地一痛,袖带卷起言树叶,咬牙道:“你只能在此待七天,七天后有多远滚多远!不管你在这里干什么,绝对不能牵连胖虎,否则老娘拼死也要宰了你这兔崽子!”

  “我又能干什么?”支狩真微微一笑,收起匕首,“雪姐不是说了吗?要收我在怡红院当个打杂的龟奴。”

  迎着红怜雪呆愕的眼神,支狩真拉开房门,垂下头,语气恭谨:“老板娘,还请您带我熟悉一下这里,顺便关照一下伙计和姑娘们。对了,您这里应该能搞到好点的易容药物吧?光是往脸上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