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4(1/2)

加入书签

  没有信号的雪花屏,然后拉长变成一道光线消失在空气中,无聊地耸耸肩,“呐,你说陆沉他来自由港干什么呢,亲爱的?”

  一旁站在阴影中的男人露出的轮廓与陆昇与七八分相似,淡漠地回答:“监控回报,造物主与他的随行者在街边买了甜梦果味和可可豆味的冰淇淋,一起逛了下街,后来因为亚伦·奥莱格抢了冰淇淋桶,发生一点冲突,三人一起去星际餐厅吃了饭,由于您的打扰,现在造物主与他的随行者正准备回星舰。”

  听身边人面无表情十分刻板地念着这种听上去十分幼稚的回报,贺拉斯笑眯眯地把人拉过来,抱在怀里,“冰淇淋?你知道吗,亲爱的,听说当年的陆昇也很喜欢吃冰淇淋呢。你喜不喜欢吃,嗯?”

  那人坐在他怀里,没有任何回应。贺拉斯似乎习以为常,自顾自若有所思地说:“亚伦·奥莱格啊……唔,我明白了,你去帮我办一件事吧。”

  因为猫耳少年的插曲和贺拉斯不识趣的骚扰,逛街逛了一半的陆昇与陆沉最终回到了破浪号上,“下次,我们换艘普通星舰,再过来逛逛。”这次因为出席荒星会议,没有留给他们太多私人的空间。

  陆昇却还在想刚才那个小孩,他问:“陆先生,荒星的那个竞技场,是必须以生死定胜负?”

  “规则上,并没有。”陆沉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规则也只是规则而已。”永生之主达莉亚通过这个竞技场的提议的初衷,就是为了防止诸神之间的大规模争斗,他姑且可以认为达莉亚是并不喜欢暴力的

  然而尽管规则没有规定必须要一方死亡才能算另一方的胜利,同样也没有规定不能将对手置于死地,那么无论对于参赛者还是他们幕后的见证者来说,对手的可用棋子自然是越少越好。

  “届时,你不需要犹豫。”陆沉说。同时他想,既然这次他的随行者中包括陆昇,那些规则,如果危及陆昇,对他也不过是形同虚设。

  一直等到自由港的时间将近黄昏,因为星舰主人认为“破浪号需要停靠在此补充补给”而不得不真的去采购补给的后勤人员们回到星舰上,破浪号才再次离港出发,前往本次最终的目的地荒星。

  至于被留在星舰上另外那三位随行者是什么心情,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这边两人回到主卧打算休息,陆昇手指刚解开领口的衣扣,陆沉面色一沉,“谁!”

  一道黑光从床底下猛地蹿了出来,在半空中从小小一团迅速变大,黑影中寒光一闪,一头往陆沉怀里扎去。陆沉纹丝不动,领域场只是在身周铺开,那黑影发出“咚”的一声,顿时四仰八叉地倒在了地上,手中的东西也落在一边。

  迅速挡到陆沉跟前的陆昇低头一看,却发现居然是那个名叫亚伦的猫耳少年,最初那个小小一团,应该是他的原身,一只……黑猫?

  “是你?”

  破浪号身为造物主的星舰,其安防系统之严密,绝对不是什么人都能混上来的,否则,陆沉也不用做这什么神了,但是,猫的话……猫也不应该如此容易混进来才对。

  被拍晕了的亚伦在地上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自己已经被五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