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5章 恩将仇报(1/2)

加入书签

  趁着独孤剑圣愣神的时候,戚枫赶快岔开话题,“咳,对了,刚才我说到哪了?哦对!我去了十年前见过赵灵儿姑娘她娘、你们的上任大祭司巫后娘娘。”虽然没什么旁证,但很奇怪的所有人都没有再对戚枫的话表示什么怀疑。可能是戚枫的语气理所当然包含着强大自信,也有可能是独孤剑圣被一句话噎得现在还说不出话来的榜样作用。当然更大的可能性是戚枫随便一句话里头的信息量就大得吓人,细思极恐,大家的脑子现在都处于高负荷半迷糊状态。

  反正没人反驳就好。

  戚枫先对着赵灵儿和盖罗娇替石长老辩护起来:“其实要说起来,这个石老头当年还是助了我和巫后娘娘一臂之力的。要不是他暗地里反水,把天蛇杖托我带给巫后,当时我跟巫后连跳水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拜月教主带人堵在地牢里头干掉了。”

  石长老听着戚枫讲起十年前的事,百感交集,最后化为一声长叹。摇头不语。

  赵灵儿年纪小心又软,听戚枫这么说,不由带着点歉然的瞅瞅石长老,声音比蚊子也大不了多少:“错怪石……长老了。”刚才肃杀的气势一下子就没了又变身成个邻家小萝莉的样子

  好吧虽说谁家隔壁的小萝莉也不能光着上半身只用头挡着走然后拖条大尾巴蹲你前头。人外娘这种事物,这还是戚枫第一次亲眼看到。

  “没错!”戚枫点点头,反手把石长老拉到近前,拍拍他的肩膀,老气横秋道:“所以当时老石最多也只不过是‘不作为’,其实还是个可以挽救的好同志。他对你爹你母亲也算是忠心耿耿,不过你爹跟你母亲掐起架来,他有什么办法?所以怪来怪去主要还是你爹糊涂。”

  石长老被个小年轻跟个后辈似的评头论足,一脸的不自在,不过对方还是在帮着自己说话,自己又不好在储君公主面前炸刺,心里这个别扭。不过最后想想戚枫这家伙能在各个年代里自由穿行,和上上辈的人都有交,这年纪辈份倒底算是多大还真不好说,这样心里才顺了点气。对着赵灵儿弯腰行礼道:“当年王命难为,请公主殿下恕罪。”

  戚枫又指着盖罗娇和赵灵儿道:“其实这事儿你们自己也有责任。我记得女娲也是上古神灵,你们白苗也大张旗鼓地祭拜女娲娘娘,那人蛇身像在神殿里到处都是,但为什么大祭司是正经的女娲传人血脉,你们非要藏着掖着,搞得好像会变身就见不得人一样?”

  “啊?呃?”盖罗娇一下子被戚枫问了个措手不及,“这个……呃……对哦,这是为什么呢……好像从我记事起就是这样子的。”

  咳,还是个历史遗留问题。

  盖罗娇难得不好意思一下:“我只是个将军……神殿的事我不太清楚。”

  结果赵灵儿话了:“这个好像是外婆定下的规矩,不许族人透露她的身份……至于为会么,我也不知道了……哎,你不是见过外婆么?”

  啊?紫萱定的规矩?

  戚枫抓抓下巴想了想,紫萱好像是利用女娲族后代不长大自己就不会变老的特性,把女儿封印了起来,然后自己一直以年轻的样貌生活在人世之中。成天没别的事干,就跟白娘子找许仙一样,满世界地找徐长卿的每一世转世,然后巧遇结婚……嗯,不生子。

  啊……话说回来徐长卿这是被坑了多少代断子绝孙了?咳咳咳……戚枫觉得再想下去自己一歪头里面就能倒出水来了。还是打住。

  反正,这应该就是紫萱为了跟徐长卿玩那个三生三世的把戏才搞出来的事。徐长卿和紫萱这两个人坑来坑去玩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