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5章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1/2)

加入书签

  不用林平之出声,戚枫也知道来的是谁,摇摇头把偷袭者给鄙视了一顿:“没想到余沧海个头小,胆子也跟着这么小,才刚刚打了这一下就逃了。好歹也是个一派掌门,连个相都没亮,他脸长啥样我都还没看清楚呐。”

  韦小宝功夫不高,实际上还不如林平之,在余沧海滚着飞出窗外的时候他才刚刚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吓了一跳,想想刚才那一片剑光,连拍胸口:“辣块妈妈的,吓死小爷了。”然后又竖起大拇指夸道:“枫兄弟的武功真是厉害!青城派掌门人在你手上只走了一招啊!”

  戚枫自己知道自己事,用血玲珑可是完全取巧的,隔空无形刀气在群侠这边确实能唬住不少人,余沧海不知道戚枫的深浅,只能算是被吓跑的,那记血玲珑多半被他用剑挡住,倒没有真的伤到他几分,地上也只不过留下了几片碎布和头。

  所以只能摇摇头谦虚下,“那个余矮子也是看看捏不到软杮子才走的。真要打起来嘛……”戚枫想了想,从刚才余沧海的那几剑来看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就算以自己的眼力居然也不能看得很清楚,这比他那两个徒弟可不知道要强出多少。“可能还真是得废点事儿。”

  当然,他的底牌五花八门的不少,不至于连个余沧海也拼不过。

  林平之神色扭曲了半天,才慢慢坐下。戚枫一拍腿,“哎。对了,刚才被打岔,说到哪里了来着?”

  韦小宝在边上帮他补充:“……正好说到只要练好了辟邪剑法……什么的。”

  林平之好像没听到戚枫的话,沉默了会,好像下定了决心,突然走到桌旁,一头重重磕到地上,道:“还请恩公收我为徒!”

  戚枫一把把他拉起来,林平之本来还想玩一下什么“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的套路,结果戚枫用手一扯就有千斤之力。拎着他胳膊根本没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直接把他塞回座上,然后问道:“你要拜我为师?”

  林平之不好再跪,只能抱拳行礼:“恩公武功盖世,求师父收录门墙。弟子恪遵教诲。严守门规。决不敢有丝毫违背师命。”

  戚枫咳了两声,皱着眉头摸摸脸道:“我自己都还无门无派呐……再说,你想学我的武功无非是想让我去青城山救你父母?”

  林平之点头承认道:“是!”

  戚枫叹了口气。摊摊手道:“我说了自己去了不青城山,所以你拜我为师也没用。”

  林平之沉吟片刻,道:“师父不得空去青城山也无妨。只要弟子学了师父三成武功,相信也能救我父母。”

  戚枫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摇头叹道:“就算我肯教你,等你学到能打败那个余沧海,还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我只怕你爸妈没那么多时间等你。要依我说呢,想快点救你爸妈的办法就只有两个。”

  林平之大喜过望,两眼都要冒出光来,他本来对这事是毫无希望死马当活马医,哪知道戚枫居然有办法,更夸张的是居然有两个之多!一时抑制不住心里激动,“师父请快说!”

  “还叫我师父?这是赖上我了?”戚枫斜了林平之一眼,暗道:“这小子其实也不笨。抱大腿倒是死不放手。呵,随他吧。”

  戚枫伸出两个手指,道:“第一个办法嘛,我有一个朋友,叫徐小侠。此人乃江湖奇男子,到处行侠仗义……”说到这里戚枫卡了下壳,他想起来群侠这里好像有正邪两种路可走,天知道徐小侠在外头是不是真的行侠仗义,当然了,主角翻几个箱子顺手牵点羊其实不算什么大节问题。不过无论如何林平之这种任务徐小侠肯定是会接的。

  “嗯,对,行侠仗义!他就喜欢帮人做任务……嗯,就是帮你这样的打抱不平。而且他武功不错,虽然九阳估计还没练到大成,不过灭余沧海还是有富裕的。他时不时会来这个酒家找我,你只要去求他,不用什么报酬他也会帮你的!”

  当然了,有任务可做,有经验可刷,有人肉沙包可以练功,顺带还能打劫个青城派,徐小侠怎么可能会放过?倒帖些钱都会答应的啊!

  林平之还真是从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么急公好义的大侠,不过看戚枫的样子又不像是在骗他,犹犹豫豫半晌没出声。

  边上韦小宝也来给戚枫帮腔,“没错没错。那个徐兄弟,我也是见过的。确实是个讲义气的。我看他陪着那个张无忌兄弟去找义父,还要为他义父报仇杀一个成名已久的高手,这份热心肠可不容易。”

  林平之想了想,问道:“这位徐小……大侠,什么时候会来?”

  戚枫两手一摊,“那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我也在找他。可惜我不能出远门。只能在这等。”

  林平之忙问道:“弟子敢问师父,那第二种办法呢?”

  戚枫指着他笑道:“不是说过么,你只要练成了辟邪剑法,杀上青城山跟玩似的……”

  林平之听了脸色就是一黯,摇头苦叹道:“我林家的辟邪剑法,要是真的这么厉害,又怎会被余老贼害得家破人亡?!”说着越来越激动,抬起头来的时候眼泪都糊了一脸。

  “我可是从小就练这门家传剑法,却连青城派一个普通弟子都打不过……”一副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的样子。

  林平之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戚枫也不阻止他,知道他这些日子的遭遇实在需要一个绪宣泄的口子。书中那个林平之,开始出场时还是个挺阳光挺正气的少年,最后硬生生被扭曲成那样。很大成分上就是被压抑的。他有灭门大仇不能报,遇上的人又都谋夺他的家传剑谱,成天隐藏绪以求自保,时间长了不变态才是怪事。

  直到林平之自己平静下来一些,戚枫拿了块抹布丢过去,“把脸擦擦吧。”

  等林平之擦完了脸,戚枫才用带点戏谑的口气反问道:“难道你真的以为自己从小练的那套剑法就是辟邪剑法?”

  “啊?”林平之被问得一愣,脑子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戚枫摇摇头道:“你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么?你家曾祖一柄长剑几乎打遍了南方无敌手,怎么传到你手上就变得平平无奇。你家的剑术如果真的这么不堪。那个余沧海脑子进水了跑这么远去福建灭你满门?”

  林平之原本自己也确实朦朦胧胧有这些疑问。这时被戚枫点出来,才觉得渐渐有些清晰起来,只是仍不敢相信,口中讷讷道:“也许只是我这不肖子孙未能领悟剑法真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