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9章 代师出战(1/2)

加入书签

  “林震南死了?”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让戚枫一拍脑袋,自己居然忘了这茬,群侠传一开场,林震南夫妇就已经遇害,徐小侠赶去青城山也没来得及救人。看来这是注定好的结果,改变不了的。戚枫皱皱眉头,右手支着下巴抓了抓腮帮子若有所思,“这个嘛……人家小林子刚死了双亲,我还准备拿他当小白鼠,是不是有点不太人道啊?……”

  很奇怪的,林平之听完之后居然十分平静,估计是在心中早已做好了这个准备,而且毕竟没有看到双亲被害的惨状,绪被压制得很好,只是沉默了一会,问道:“岳先生,我父母的死讯是从哪里听来的?”

  岳不群一脸悲痛,伸手按着林平之的肩膀,摇头叹道:“只可惜还是去迟了一步,等我们赶到时,令尊和令堂都已在弥留之际了。哦,对了,冲儿,你过来。把林总镖头生前遗告诉平之吧……”

  令狐冲上前几步到了林平之身旁,而岳不群带着华山派众人退到一边。只有智泽小和尚还拉着林平之,两只眼睛盯着令狐冲,一点迴避的意思都没有。

  令狐冲看智泽年纪太小,只有和声细气地哄他:“……这些话是这位小哥哥的父母留给他一个人的遗,外人不能听的。小弟弟你先到边上去玩……”

  智泽抓了抓头,疑道:“外人不能听的遗?这个,你不就听了么?不然你怎么知道。”

  令狐冲脸上一囧。他又不好跟个几岁大的小屁孩争论。何况跟熊孩子争不争得清楚也很难说。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正是哭笑不得。

  没想到智泽小和尚眼珠子一转,自自语道:“既然他父母说给你听了,那你就不是二师弟的外人……嗯,这么说是内人?……”

  “噗……!咳咳咳!”装作低头喝茶的戚枫一下子没忍住,连呛了好几口。华山派众人也都憋不住笑。这原本挺肃穆的气氛一下子坏了个干净。岳不群不禁皱眉,冲着智泽道:“大人有重要的话说,小孩子家不要听,过来。”

  智泽望着戚枫。戚枫擦了下嘴。对自己这个大弟子相当无奈,招招手道:“过来吧,智泽。不要凑得太近。他们要说些林家的秘密,听到了反而不好。所谓。瓜田不弯腰。李下不摘帽。你站得太近,瓜田李下的,容易惹人误会。”

  小和尚智泽走到戚枫身边。回头看了看隔着两排桌椅的令狐冲和林平之,不解道:“走到这里就行了么?这么近,他说得再小声,其实我还是能听见的啊……”

  小和尚智泽可是修行了九百九十九年成了精的佛门法器,这百尺内飞花落叶恐怕都瞒不过他,隔这几步路要知道别人耳语说了些什么,实在是轻而易举,根本都不需要凝神去听。

  戚枫再次无奈了,哭笑不得,拍了一下他的小光头:“你小子怎么这么实诚呐?”

  智泽一本正经地双手一合什:“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华山派众人听了这话都一脸扭曲。虽然这隔得不远,但是如果只是轻轻耳语,要能听到必要有不俗的内功修为。如果讲这话的是岳不群,倒很正常,他的紫霞神功乃是正统的玄门正宗心法,修炼有成,内功修为也算是独步江湖。但这小和尚还不知有没有十岁……

  当然,除了戚枫和林平之,没有人会当真。林平之原本也肯定是不信的,但是刚才被这个便宜大师兄拖着奔了几步,自己连挣扎的余力都没有,知道这位年纪小的大师兄可不是什么一般的熊孩子,不怪师父他敢派大师兄一个人护送着自己回家。

  令狐冲当然没把这个小鬼说的话当回事,凑到林平之耳边轻轻道:“福州向阳巷老宅地窖中的物事,是林家祖传之物,须得好好保管,但曾祖远图公留有遗训,凡林家子孙,不得翻看,否则有无穷祸患。”说完然后正色道:“令尊的遗我已一字不漏地带到。当时我第一个赶到,令尊说完就断气了。”

  听完父亲遗的林平之,神色有些古怪,给令狐冲躹了一躬,淡淡谢过。因为他刚刚已经从戚枫那里知道了辟邪剑谱的所有来龙去脉,至于遗中什么林家子孙不得翻看的原因自然也明白得很。所以这份遗除了证明戚枫没有忽悠他之外,什么用都没有。

  这时岳不群过来对林平之道:“不知林少镖头有何打算?”

  林平之对他一抱拳,道:“灭门之仇,不共戴天,在下只有学好武功,杀上青城山,灭了青城派,血此深仇大恨,再来答谢岳掌门传讯之恩。”

  岳不群大为惊讶。林平之的口气倒是不小。虽然一般人遇到这种况肯定也会放几句狠话,哪怕是泄也好,但那都是些疯狂之语,绝不会是林平之这种笃定又坚毅的神语气。青城派也不是一般江湖上的阿猫阿狗,他林平之哪来的自信能灭了青城一派?

  难道他的信心来自于辟邪剑谱?想到这里岳不群不禁心里一热,忙道:“父母之仇自然不能不报,只是你现在武艺未精,我只怕你还没报仇反而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