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是男人如何如何的恶俗桥段(1/2)

加入书签

  第十章

  虽然昨天睡下的时候已经很疲倦,和在野外防潮垫和睡袋也改善不了多少的粗糙地面比起来,这张遗民部族特地为他准备,在干草和树叶上再垫上几层兽皮的床铺也没让云深的睡眠改善多少。在挥之不去的皮质腥味中醒来,云深眯起眼睛,发现范天澜果然已经起身,正在熹微的晨光中脱下云深给他的套头衫,换上遗民部族特有的麻布短打。以现代的男性审美来看,范天澜的身材非常出色,手脚修长,比例近于完美,动作时手臂和背部的肌肉舒张着,有一种力量性的优雅。

  这是一位战士的身体。他过去一定参加过不少战斗,那些经历在他深麦色的皮肤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痕迹,像是无言的勋章,不过有些伤痕不太像来自战斗,他身上有鞭挞的痕迹,在右肩上,还有一个凶猛兽类的烙印。当初为范天澜治疗的时候云深就看到了那个印记,但这是他第一次向这个人询问。

  “天澜,我能不能问,你肩膀上那个是什么?”

  换好衣服的青年怔了怔,回头来看他,“你在叫我?”

  “你那个名字原来的念法我不行,我可以直接叫你的名字吗?”云深说着爬了起来,虽然他的表情和语气仍然是范天澜已经习惯的温和,但刚刚醒来的他给人的感觉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

  范天澜当然不会计较这个,反正这个人奇怪的也不止一个地方,“我也觉得那个名字很难念,祭师说这样能更好地保护我的真名,让我始终保持本心。”

  “保持‘本心’?”

  “因为我要去当佣兵。这个,”范天澜伸手摸了一下右肩,“是我参加的佣兵团的标志。”

  “‘佣兵’?”云深念道,在范天澜为他解释这个名词之前理解了意思,他回忆一下,天澜背后那个标志似乎是两头互相撕咬的野兽,跟佣兵团倒是配得上,“现在你退出了吗?”

  “我把团里的所有人都……”范天澜顿了一下,“打败了,就退出了。”

  那个停顿十分微妙,云深看着他在逐渐明亮起来的光线中越发分明的侧脸,一直觉得这个人特别冷静果断,身手也强大,看来还是跟职业有关系的,“那么,你做了几年的佣兵?”

  “7年。”

  这下怔住的变成了云深,“你不是少年的时候……”

  “我是在12岁的时候加入了佣兵团。”范天澜说,“不过最后离开的不是开始那一个。”

  “你——今年多少岁?”

  “19。”范天澜说,云深不敢置信地看着他,19?!他跟绝大多数的大学一年生一个年纪啊!

  “……?”范天澜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现在这个表情总算有那么点接近他真实的年龄了。

  “我27岁……”被现实吓了一跳的云深喃喃。

  范天澜微微睁大了眼睛,“……你不是刚成年吗?”

  总之,充满惊喜的早晨就这么开始了。

  虽说名义上两人有着8年的年龄代沟,但两人之间的相处并没有什么改变,范天澜还是云深的贴身保镖,云深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何况两个世界的时间是不是一个概念还很难说——承载着这个世界的星球体积比地球大得多,重力的差距却不明显,就像这里的气候一样。云深不清楚原因,如果他在一个和平年代中,他可能会很乐意在这方面做点研究,毕竟这个世界是有所谓魔法力量存在的——在时空管理局提供的即时影像资料中,云深特地用了宝贵的暂停,以确认某个战场上一个白色长袍的男人一挥手,就将敌阵葬入火海的场面的真实性,剩下的时间他全部用来观察这场战斗,然后为只在幻想小说中出现过的力量和个体在其中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惊叹不已。

  如果时空管理局对因它们工作不力而受害的人负责任一点,云深就应该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穿上白袍的元素法师并不多,能储备这样类似人形火焰喷射器的人才的国家也很少。能以军团对决的战争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上,已经好几十年没有发生过了,虽然大部分人都知道几十年没间断过的各个国家间的摩擦已经积攒了足够的热度,战争始终是迟早的事情。而云深遇到的这支部族遇到的困境,不过是这场战争产生的一点小小的余波。

  不管在那些现在看来还很遥远的地方发生的灾难,至少这个清晨仍然显出了秋日特有的明净。云深站在栈桥上,看着下面的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