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不可知未来的第一步(1/2)

加入书签

  第十一章

  云深和范天澜来到族长居住的石窟的时候,族长的小儿子风岸正抓住一个只穿着麻布短褂的小孩,往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从那孩子脏兮兮的爪子里抠出来一块东西,塞到一旁同样留着鼻涕的小女孩手里,小男孩盯着马上把看不出颜色的那块食物吞下去的女孩,长大了嘴巴要哭,被风岸捏住双颊呵斥了一声,憋着一张哭兮兮的脸扭过头去。

  范天澜叫了一声风岸,刚刚教训完贪心小鬼的少年抬起头来,看到范天澜背后那个神色温和的男子后,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两个小孩马上一人抱住他一边大腿,把头缩到他并不健壮的身后,然后偷偷露出一只眼睛,小心地窥视着部族里出名的英雄和那位传说中的“大人”。

  云深对这三个孩子笑了笑,范天澜向风岸问道,“你的父亲呢?”

  “他……呃,”风岸有点紧张地看着云深,“他在——”

  “我在这里。”一脸严肃的族长步出石窟,在他背后说。

  绕过怯场的少年,大人们去做重要的事情了。风岸郁闷地蹲在地上,兰叶和自有这两个不省心的小鬼一人一边趴在他身上,用小孩子特有的黏黏呼呼的声音自己说起话来。

  “风岸,风岸,那个是、妈妈说的‘英雄’吗?”

  “风岸,风岸,那个是、‘爷爷说的‘大人’吗?”

  “英雄好厉害的,能,能打跑坏人——”

  “爷爷说,好吃的是大人给的,真的好好吃哦~”兰叶含着手指头说,风岸看了她一眼,把她的手指头拉出来,然后将这两个比一个妈生的更像一家人的小鬼牵走,该去哪儿去哪儿,只要别再来折腾他——作为族长的第三子,整天陪着小孩子什么的,最没有男子气概了!

  回到父亲居住的石窟,看着木栅半掩的门口,风岸踌躇了一下,左右张望之后,装作漠不关心地朝门口一步步蹭了过去。大人们交谈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了出来,风岸把头伸过去,声音清晰了一些,已经能听清楚几个词了。

  “……人口……准备……有山,……林狼的领地……”

  林狼的领地?!风岸瞪大了眼睛,占据了西方阿尔山最好的一片林地,还每年下来祸害他们的林狼?大人们讨论它们干什么?作为部族的预备战士,他当然也知道部族决定迁移的事,如果要穿过洛伊斯山脉前往兽人帝国,山高林深,野兽众多,带着妇孺老弱的他们会有一段很艰难的路要走,不过就算翻越阿尔山比现在决定的路线要缩短不少路程,风岸的父亲也不会为了这一点路程选择阿尔山,那样要花的代价太大了。

  背贴在石壁上,风岸离门口越来越近,里面刚刚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那种奇怪的口音和让人心里发痒的音色无疑属于“那个人”,风岸屏住呼吸,半跪到地上,从木栅的缝隙中偷偷地看进去。

  一个声音也偷偷地响了起来,“风岸?”

  差点一头撞到木栅上的风岸坐到地上,抬头狠狠地瞪着总是坏他好事的家伙,一雁抱着一个陶罐也蹲到了他的面前,“风岸,你在偷听?”

  “没!”风岸压着嗓子恨恨地说,一雁虽然感到了伙伴的怒火,但是对此早已习惯的他还是把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如果是族长和长老在说事情,你不是一直可以旁听吗?”

  “知道你还问?”风岸把一雁推开一些站起来,在他抱着的罐子上看了两眼,“你拿的是什么东西——”

  “风岸。”族长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响起来,风岸止住话头,僵着脖子转头,他的父亲站着打开的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光线不太明亮的石窟内,站在那个人身边的范天澜也看了过来,表情冷淡,这种态度比父亲的眼神还令风岸难受,他想说点什么为自己辩解,最终却还是低下了头。

  “族长,风岸,风岸只是和我一起来……”一雁从风岸身边向前走了一步,一边说一边把怀里的罐子往族长面前一递,“把这个送给客人。”

  族长皱起了浓眉,“什么东西?”

  “我的奶奶昨晚回来了,我很感谢,呃,那位大人,”一雁说,“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昨晚去抓了这些……好吃的东西,很香的!”

  风岸看向一雁手里的罐子,一股恶寒般的不妙预感从他背后升了起来,但他还来不及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