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在路上(1/2)

加入书签

  一对又一对的狼人骑士带着他们的兽亲接连通过浮桥,冰山修摩尔和布拉兰在前方带队,斯卡和药师殿后。

  连同遗族的商队也一同通过浮桥后,围聚在桥边的人鱼们纷纷没入了水中,继续他们的潜游远行。他们将沿着这条宽阔的长河继续溯流而上,直到到达那个宽广平静,物产丰富的湖泊,在这个真正的故乡之中完成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转化,进入新的生命旅程。

  浮桥不会被拆除,和人鱼们在这段旅途中收取报酬所做的同类工程一样,这些浮桥在接下来的数个月时间中将成为大河两岸种族的通道之一,直到九月雨季来临。到时候水量暴增的大河将一改往日舒缓温和的模样,咆哮着将拦阻在它身上的所有障碍都冲成碎片。周期如是一年又一年地重复,以前是这样,兽人们相信以后也会是这样。

  已经全数通过的狼人骑士在岸边重新列队,遗族的商队把他们放在马匹身上驼过来的东西都卸了下来,就地砰砰乓乓地开始拼装。药师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做的,只是静静站在一旁,然后有什么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药师转过头。

  在阳光下显得尤为明亮的鲜艳毛色和斜披在身的印染服装,是赫克尔红狐族的人。既然是从他族的领地借道而过,那么主人出来露一下面也是应该的。

  “阿奎那族长,好久不见了。”

  “确实多年不见了,你看起来还是如此年轻,药师。”赫克尔的阿奎那族长说,他在药师身旁站定,将目光投向不远处队列整齐,铠甲在阳光下闪耀得人眼睛发花的狼人骑士们,“撒谢尔倒是变得越来越强大了。”

  “这只是为了帝都一行特地作出的场面而已。”药师说。

  “过度的谦虚是一种骄傲,药师,我赫克尔可是连一支能代表部落前往的队伍也凑不出来呢。”阿奎那族长微微一笑道。

  “休养生息和穷兵窦武相比,未必是一件坏事。”药师说。

  “在这方面,我想撒谢尔的族长更有自己的想法。”不知道是否因为这位族长年轻的时候曾到人类的国家游历过的关系,他的言辞和一般的兽人有很大不同。

  斯卡在这方面有什么想法不用药师去说,所以他换了个话题,“去年赫克尔的领地上来了一个野马群,听说是巴斯山脉的高额种?那是一种好马,赫克尔今年应该驯服了不少吧?”

  阿奎那族长摇了摇头,“都是些性格暴躁的家伙,驯服它们可不是容易的事。”

  在阿奎那族长和药师套的时候,跟随他而来的红狐族人们也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装备统一精良,队伍士气高昂的狼人们。虽然两个部族之间只隔着一条大河,族人数量也相差仿佛,实力却已经不能相提并论了。

  检阅完部下的黑色狼人大步走了过来。

  “阿奎那。”他直呼红狐族长的名字,勾起嘴角低头看着比他矮了不少的对方,“原来你还没死啊。”

  “我生性不喜惹是生非,还是很有可能活到寿终正寝之日的。”阿奎那冷冷地说。

  “不惹是生非?”斯卡笑了,“那可真是太好了,你总是这么识相。”

  他向前走了一小步,一手搭在腰间剑柄上,高大强壮的身体看似随意地插到他和药师之间,“不过说起来,不久前有只红毛小老鼠跑进了我的地盘,他是想在我的墙角上掏个洞的,只是找错了对象。如果你有空见到他,不如跟他说一声……”他压低了声音,“趁着现在,有多远就给我跑多远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阿奎那族长说。

  “我知道就够了。”斯卡说,“或者你想知道我当初是怎么把他们的皮剥下来,尾巴鞣了缝成斗篷的?”

  阿奎那族长的脸绷了起来,斯卡咧开嘴,对他恶意一笑。

  不远处的红狐族人中有一个年轻人只能用眼角看着这个场面,他的手紧紧握着,却不能向前走出一步。

  气氛变得无比僵硬,斯卡还想继续说点什么,药师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胳膊上,抬头对他说:“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斯卡切了一声,不过还是跟着药师离开了,阿奎那族长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离去,他身后的族人虽然目光愤恨,却没有人敢出言挑衅。

  “明明没做过的事,还要特地说出来让他恨你?”药师低声问。

  斯卡一脸的若无其事,“我不过是怕他憋坏了。我宰了他五个儿子,他却一直没来找我报仇,你不觉得很奇怪?”

  “阿奎那能在七年之前复位重为族长,不只是因为他的长子死在战斗中,更重要的是,”药师说,“在那个时候,他仍然能顾全大局,没有让战争继续下去。”

  “不是因为他很能生?”

  “……也算原因之一。”

  斯卡摸着下巴回想了一下,“赫克尔要是陪我玩下去,撒谢尔的领地至少能再扩展三分之二。”

  “你管不过来。”药师泼他冷水,“还想再脱一次毛吗?”

  想起来去年跟撒希尔合并的那场折腾,还有那止都止不住的斑秃,斯卡闭嘴了。药师回头看了留在后面的红狐族长一眼,阿奎那族长已经在同族的簇拥下转身离去,那个背影仍然笔直,却已经有了难以掩饰的疲态。

  这位族长还在位时就不是喜欢争斗的人物,但在他将族长之位让给他那位野心勃勃的长子之后,他在狐族之中就不太能说得上话了。直到狼族和狐族两个部落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最后发展到只能通过战争来解决,这位还算年轻却已退隐的前任族长才再次回到高位。因为看似已经磨平爪牙的斯卡在那场战争中大开杀戒,狐族青年辈的强手几乎都被他屠戮殆尽。

  阿奎那族长直接死在斯卡手中的就有五个儿子,他的子嗣之繁盛在众多部落之中也算是少有了,但不过一个月时间赫克尔就折损了三分之一的人手,失去八个儿子的打击对这位族长来说更是沉重,虽然在斯卡看来那些家伙即使没死在他手上也会死在别的地方。

  药师对这位族长印象深刻的地方不是他那种近似人类贵族的风度,而是他能做出对自己的部落来说最好的决定。他向斯卡求和,保留了赫克尔大部分的领地和剩下人口的性命,此后的数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