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骗人要看对象(1/2)

加入书签

  也许高烧确实能混乱人的脑子,连龙也不例外,范天澜一时间有些不太清楚现在的状态。

  他在一张床上,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短裤,脑后传来弹性的触感,他是躺在云深的腿上?而他最重视的那个人一改即使夏日也一样稳重保守的着装,白色衬衫的纽扣打开了一半,颀长的脖颈和分明的锁骨都露了出来,云深还低下头,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和颈侧。

  “总算降下来了。”云深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你烧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觉得怎么样?”

  “……还好。”范天澜将视线移开,开口问道,沙哑的声音让他不自觉皱了皱眉,“我睡了多久?”

  “七天。”云深说,他伸手到范天澜背后想把他扶起来,听到这个数字之后脸色有点难看的青年却自己撑起了身体,动作看不出多少虚弱的样子,云深终于安下心来,下床走向墙角的水罐,“你先喝点水,现在能不能感觉到饿?厨房……”

  一阵晕眩感忽然向他袭来,生命分享的使用除了已知的代价,对身体同样有不可逆转的影响,宛如气血被瞬间抽空的失力感延至此时才发作,几乎没有前兆地,云深倒了下去。一个箭步赶过来的范天澜刚来得及托住他的身体,紧张地看着臂弯中那张苍白的面孔,他低下头,嘴唇轻轻擦过云深的眼睑,然后收紧双手,将云深抱了起来。

  房门被砰一声踢开,把守在门口的护理们吓了一大跳,但当她们看到范天澜怀中的那个人时,反应就不仅仅是吓一跳了。

  在众人为了云深的昏倒而忙乱时,在远处某个几乎被冰层完全封锁的房间里,墨拉维亚也慢慢醒了过来。

  连血液都要蒸发殆尽,如同身处沸腾岩浆的痛苦仍然留在他的身体中,仿佛组成这具身体的每一个微粒都在哀嚎,为了凶暴得连神智都要破坏的本能,和如锁链般这些牢牢束缚在深处,在七天前再一次被加强的十三重封禁。

  墨拉维亚抬起手,挡在脸上。

  醒来之后,他才知道有多么可怕。

  龙是本能非常强大的生物。在那一刻,幼小的,连初等天赋都未曾觉醒的幼龙对他本能的对抗,但是跟被激发了最深层禁制的他相比,就像燎原大火面前的一星荧光。类似的状况只在他成年时发生过一次,即使撞断山峰,蒸干湖泊,将视线所及之处的所有生物都毁灭殆尽,也无法抑制那种来自本源的疯狂渴求——他想要吞噬,想要夺取和融合那个与他来自同源的另一个核心。

  这是隐藏在表层性格之下,返祖了上古龙族血脉的黑龙主的本质。在本性面前,感情和道德都是虚弱的。

  作为已知世界最强的种族,龙这种生物连在蛋壳的时候都是难以伤害的,不过在出生之后的二十年内将是它们一生之中最弱小的时期,不仅躯体柔弱,它们连作为龙的气息都极其淡薄,所以直到范天澜已经年满二十,远在冰原中沉睡的墨拉维亚才感应到了那薄弱得像风过绒羽般的波动。满心美好期待的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和自己唯一的孩子的初次见面,然会变成这种状况。

  墨拉维亚蜕变之时,萨尔夫伦正在障壁的另一端履行他的职责,当他出乎所有龙的预料自彼方归来之时,墨拉维亚已经完成了他痛苦而漫长的成年过程,他没有伤害过自己的兄长一丝一毫。但如今的他已经非常饥饿,饥饿不等于他真的衰弱了,就某种意义来说,这种状态下的黑龙主才是真正的恐怖,而他的孩子近在咫尺,如果不是那名身具法外之血的青年当时与他们同在一处,甚至反应极其迅速地展开了护壁,同时催生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法阵,结果如何是他不愿去想象的。

  比昏迷时更高的热力从墨拉维亚身上向四周蔓延,充塞了整座石室的冰层嗤嗤冒着蒸汽融化,热水潺潺沿着墙角流走。墨拉维亚在满室的雾气中撑起身体,体内力量的交锋让他感到疲惫,但那种致命的引力已经降低了,小龙的存在感甚至比他在冰原上感觉到的还要低,这个认知让他脸色一变。

  精灵看着那栋正在冒出大量水汽的小楼,和这个忽然发生的变化相反的是,里面那个在过去的七天里一直散发出令他坐卧不宁的压迫感的生物威压正在降低。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只有谨慎地等待着,直到一声轰响传来,楼面上出现了一个大洞,一身湿漉漉的银发青年从里面大步走出来。

  “我的孩子他怎么样了?”墨拉维亚急切地问。

  “他已经醒了,就在不久之前,”觉得自己的肩胛骨就要被捏碎的精灵说,“现在看起来还好,是远东术师帮了他。”

  “——远东术师?”

  “不过那位术师昏了过去。”被松开的精灵揉着自己的肩膀说。

  “他是怎么做到的……”墨拉维亚喃喃。

  这个问题不是精灵能够回答的,虽然他也拥有不错的力量天赋,但他的级别明显不如眼前这头人形巨龙和那位黑发术师,所以完全看不出这两位的力量属性,而且越是强大的力量天赋者使用力量的方式越有自身的独到之处。当然那位术师连龙都能处理的能力让精灵也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