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科学和魔法的初次合作(1/2)

加入书签

  “然到现在才轮到你,让我等得好久啊。??”

  在无止歇的巨大喧嚣中,斯卡的话只有他自己听得见,不过被他盯上的虎人乌达用同样险恶的眼神看着他,然后扯开一边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柄宽背厚刃的长刀,呼应他的动作,站在两个角上的兽人也分别解下了他们的锤子和长柄斧。

  斯卡一手握住剑柄,雷神剑明净清澈的锋刃无声滑出剑鞘,在闷热的空气中,白色冰霜渐渐浮现在剑身上,凝聚不散。十六场不败,这是他第一次将这柄剑佩上场……也是第一次展示他的力量天赋。

  “死在这把剑下,是你们的荣幸。”斯卡轻声说,一步迈出。

  乌达手腕转了一圈,巨大的刀刃划破空气,护手处特有的镂空结构振动着发出声浪掩盖不住的呼啸,他压低身体,弓步蹬腿,高壮的身体如弹射一般直冲向他选中的对手,与此同时令两名豹人和熊人也像早有约定,三人几乎同时起步一同攻向神色无畏的黑发狼人。

  药师不能自制地踏出一步,一手紧紧揪在胸前,一瞬不瞬地盯着场下的四条人影。

  刀锋斧钺锤矛即将加身之时,斯卡猛一跺脚,石板现出细微裂纹,狼人从围攻中拔身而起,越过众人头顶,这绝非人力能弹跳到的高度,一根白色冰柱自地表飞快生出,在斯卡脚下将他顶向更高的高处,虎人的刀势不见丝毫迟缓,乌达毫不犹疑一刀砍向冰柱,斧锤同时追至,在横飞的冰沫中,冰柱轰然倒下。

  斯卡在冰裂之刻已经跳下,握剑自上而下向豹人头顶斩去,铿一声巨响,豹人双手托着斧柄挡在面前,包裹在剑锋上的浅蓝色冰刃碎裂四溅,豹人匆忙闭眼,碎冰只在他脸上擦出血痕,斯卡落地,头也不回地向身后挥去一剑,数道白色冰芒随剑势而涨,直直刺向他身后追来的虎人,迫使对手不得不就地一滚避开。

  一身怒吼响起,熊人手中重锤掷出,尾缀一道铁链撞向斯卡,斯卡侧身避过锤头,闪电般出手抓住铁链猛力一拽,力大无比的熊人被他扯得踉跄一步,虎人的长刀又从侧边劈来,却是落在了突生而起的冰罩上,碎冰在这一刀之下崩裂四射,三名兽人不得不齐齐后退。

  四散而去的冰沫渐隐于空气,只有落在地面上的碎冰像正常的冰雪一样慢慢融化,水渍在石板表面慢慢扩散。

  第一回合的交锋,三围一,然不能占到上风。

  隔音术挡住了外界惊人的声浪,药师看着斯卡的身影,紧握的手终于放下,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不愧是继承了萨莫尔陛下血统的次代魔狼,他足够强大。”

  站在禁戒线前的药师慢慢转过头,看向背后一身华丽着装的年老兽人,他手中握着一支黄金打造的权杖,在他粗大的指节上,镶满了“星光宝石”的指环闪闪发亮。褐色的老人斑已经爬上这名狮人的面孔,但作为帝都元老院排位第一的黄金狮子家族的统治者,这名身形几乎有药师四倍大小的狮人威势仍然不减,不过这种威势也许和他身后站着的两名高级萨满和后面数十名体格彪悍的狮人卫兵有关。

  在离他们有些距离的地方,一头暗红短发的人类商人双手环胸,一脸兴味地看着这个方向,在他身旁待命的是四名佩着法石腰带的法师。财富和力量能让任何人在任何地方得到礼遇。

  “但无论如何强大,不能与帝国的支柱协调关系的都不是好的皇帝。”第一元老阿比尔德说。

  药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如说你们要的就是傀儡。”

  “他可以有足够的自由,”阿比尔德眯起了浅黄色的眼睛,“只要他懂事。撒谢尔一向对帝国忠诚,他们不该有如此幼稚的领导者。”

  “所以你们一定要他死?”药师压抑着怒气说。

  “他要懂得妥协。”狮人说。

  药师想说“蠢货都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但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对眼下的情势没有丝毫好处,他不是一个人受胁迫,在这个经过特别加宽的贵宾观台上,还有五名受伤的狼人被扣押在旁。四天前,斯卡派人给虎族下的战帖得到了回复,在他前往帝都西面的某座斗兽场时,留守驻地的狼人被人突袭,药师前去处理伤者却被拟形成狼人的鳞族击昏,然后包括他在内的六名人质被带走,直至如今。

  药师将视线重新转向斗兽场内,战斗仍在继续,他看不出来斯卡是否因此受到了影响。虽然在他的记忆中斯卡从来没有输过,但这次显然不一样,他的对手比过去都强悍,还有他们这些累赘……

  背靠在粗糙的石壁上,名义上的露西亚商人科尔森·诺亚看着场中堪称精彩的搏斗,嘴角慢慢勾起了一个微笑。

  乌达又一刀砍来,斯卡直接抬臂挡下,坚固的冰铠只挡下一击就出现了裂纹,斯卡肩膀一抖甩掉不能再用的裂铠,单手持剑欺身向前,剑锋未到,凛冽的寒气已经让虎人喉咙产生了麻痹感,他猛然向一侧扭头才堪堪避开这下突刺,余锋仍然割裂了他坚韧的皮肤。乌达退后两步让出距离,看着转身就将豹人踹出去的斯卡,眼珠渐渐发红。

  “现在才有点我魔狼应有的模样。”修摩尔用望远镜看着底下的景象说。

  跟着爬上这道石沿的狼人看着没有一点紧张感的修摩尔,再看看蹲在另一边专心致志用那个会记录影像的东西对准了斗兽场的遗族人,明知情势紧张,还是产生了一种无力感。这座能容纳数千名兽人的斗兽场内早就人满为患,为了得到足够的视野,连最顶层上的只有一步宽的石沿也有的是人想要爬上来,但自来自东南部落的狼人占了这个位置之后,那些想跟他们一块挤挤的家伙就都被毫不气地踹下去了。

  能如此清闲的也不过这么两个人,其他狼人在石沿上站定后,就向墙外抛下了数根长绳,然后将早一天就用浮土埋在墙下的东西和同伴拉了上来,有不少兽人看到了他们的行动,姑且不说他们平时就不怎么思考,在眼下这种气氛下,他们这是被这些家伙当做了有办法加塞入场的混蛋,在一片追之不及的叫骂声中,总共十名狼人攀上了斗兽场的最顶层,连同他们绑在胸前身后的巨大包袱。

  修摩尔放下望远镜转头看向那几名和狼人一起把那些东西拆出来的遗族,“要多久?”

  “我们会尽快。”为首一名遗族青年回头对他说,“顺利的话,二十分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