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越骄狂的反派挂得越难看是写文定势(1/2)

加入书签

  托格勒住座下的马匹,看着战场上的景象,这名年轻虎人的脸上现出一个呲着牙齿的笑容。

  “普达,这可真是令人兴奋的景象。”

  “那是自然,”一个块头比他的坐骑还要高一个头的犀族兽人用他瓮声瓮气的声音回道,“耶鲁里萨满是无敌的。”

  从神像出现在战场上的那一刻起,对敌人的影响几乎是立刻表现了出来,大部分狼人和狐族先是为这副影像感到震惊,然后就开始慌乱起来,虎族的勇士却早已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在对手不知所措的时候,他们毫不迟疑开始了反攻。

  战马蹄声中,两军前锋迅速接近,一改此前的攻守之势,奥格部落的骑兵冲向撒谢尔的巨狼重骑,顷刻间双方已短兵相接。口中喝哈作响的奥格战士抽出短剑,策马贴近那些动作僵硬的狼人,大力横挥过去。

  托格眯起了眼睛,看着那些身着奢侈盔甲的狼人一个个栽到地上,回想起领军出行前族长父亲给自己的嘱咐,此时的他开始有些不以为然。什么帝国东南的支柱,继承初代皇帝传统的强大部落,灰色梦魇,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那是怎么回事?”他身侧一名虎族将领突然说道,“他们居然……!”

  托格脸色一变,探身看向战场,在他的视野中恰好有一头狼人被扫下坐骑,在地上滚了两圈的他躲过了马蹄的践踏,没人给他再补上一剑,这名狼人从地上半跪起身,拔出长刀对着朝他直冲而去的一名鬣犬族人猛力一斩,鬣犬族身下坐骑顿时往前一栽,然后那个狼人摇晃着站起来,砍下了鬣犬族人的脑袋。受了些伤的灰色巨狼从他背后跑来,这名狼人重新翻了上去。

  这不是一个偶然的例子,那些被斩下狼背的撒谢尔人除非被直接刺中脖子或者脸这样袒露在外的要紧部位,摔下去也不会受到严重的伤害,更重要的是这些爬起来再战的狼人的武器,比穿着皮甲,只装备了短剑和狼牙棒的奥格长和锋利得多,被砍中的奥格勇士非伤即亡。

  “撒谢尔……”托格咬牙说,“给我抓一个家伙过来,死活不论!”

  伯斯板着脸看眼前的战局,奥格部落的战力不算特别强,如果是全由虎人组成的战阵还会令人忌惮,现在却是虎族和其他种族三七比,一开始的局面完全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但撒谢尔在斯卡这么长时间的领导下似乎忘了一件对一个部落来说本应相当重要的事,那就是一个得力萨满在战场上的作用。

  真正的萨满不是如今撒谢尔这个连祭祀流程都未必记得清的架子货,而狐族的萨满也在几年前那场两族争端中被斯卡宰了——他们的族长显然特别讨厌这种家伙。如今伯斯也很讨厌,那个悬于战场之上的巨大图腾每每浮动着改变一个表情,都会给他的战士带来极大的压力。它的存在就如同真实的神祗降临,撒谢尔的勇士在它的笼罩下表现还算坚强,最初的惊吓过后,他们在铁和血中渐渐恢复了原先的强悍,而狐族受的影响却大得多,当那个虎头张开血盆大口,做出一个怒吼的表情时,甚至有人开始怯战地后退。

  两族联军的战线出现了缺口,奥格部落的兽人一部分放弃了难对付的狼人,集中向那些薄弱部位猛攻,刚刚有所改善的乱局霎时再现弱势。

  伯斯带着他的巨狼向前走了几步,猛然转头看向阿奎那族长:“这就是你们的勇士?!”

  阿奎那族长皱眉不语。

  “你懂什么!这是神迹……!”他身侧一个狐族千夫长嘶声说道,话音未落他就被坚硬的剑柄击中胸口,从马上直直翻了下去,半天爬不起来。

  伯斯冷眼看着他在地上翻滚,旁边的一些狐族对他怒目而视,“洛卡!”有人叫着那名狐族的名字要去把人扶起来,却被一把剑挡住了去路。

  “……父亲?”那个狐族疑惑地抬起头,挡住他的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对象。

  “懦夫就不用站起来了。”阿奎那族长看着自己的儿子说,然后他将视线转向伯斯,“我族的萨满传承不足,力量更不能与虎族的大萨满相提并论,对此困境你有何看法,撒谢尔的代族长?”

  伯斯回头看向那个恶梦般的虎族象征,皱紧了眉。

  银灰色毛发的狼人少年看着天空上的巨像,颤抖着握紧了手中的短剑,这时候一个低低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没什么好怕的,博伊,那只是一个影子而已,就像你对着水面照出来的那样。”

  “但是,提拉!”狼人少年转过身,焦急地说,“这是神像啊!就连他们攻击我的部落的时候,我也没……”

  “因为你们不值得他们这么恐吓。”手上身上仍然缠着绷带的年轻狐族坐在帐篷前平静地说,“这场战斗他们本应处于劣势,撒谢尔很强,比我们和他们想的都更强,他们才必须这么做。”

  “那是不是当做没看到它就行了?”博伊问。

  提拉笑了起来,然后又因为这个动作捂住了胸口,“那怎么可能?我们都是兽神的子民,他的显形会是任何一种兽类的形象,除了那些被他厌弃的。这是所有兽族的信仰,没有人能改变,所以即使那只是一个影子,什么都不能做,但对战场上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恐惧更可怕的东西。”

  博伊膝行到他身边,小心地抓着他的手臂问:“那我们该怎么办?”

  提拉敛去了笑容,他抬头看向战场上空,“去杀了那个萨满。”

  博伊瞪大眼睛看着他,虽然确实有斯卡这样无法无天的家伙,对绝大多数部落来说,萨满是他们唯一沟通上天的途径,无论那些神棍有多大本事,他们的存在都是信仰的必然。部落的萨满被他人所杀是绝大的耻辱,而一个专精魂力的萨满也绝非常人所能对付的。

  “其实他们没什么可怕的,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提拉说,极不情愿地想起某个狂妄而残酷的黑发狼人,然后他压低了声音,“如果我还是……”健康的,无论过去和撒谢尔有何仇怨,他都会毫不犹豫。

  “你们跟我来!”

  伯斯点出二十多名狼人,把他们编成小队聚到自己身边,阿奎那族长看着他的行动,问道:“你打算自己去吗,伯斯代族长?”

  “别冲动,千夫长!”

  “你的责任是留在这里,伯斯!”

  “伯斯,让我去!”

  伯斯抬起头,看向那些阻止他的同族,神色平静,“如果族长在这里,你们认为他会怎么做?”

  狼人们一时无声,然后有个人问道:“如果你死了呢?”

  伯斯戴上头盔,“那就是我的无能。”

  “族长交托给你的责任?”

  “要是我废物到死在这场战斗里,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基尔。”伯斯伏低身体,一抖缰绳,“走吧,我的兄弟!大家跟我上!”

  这个时候似乎这些兽人都忘了,在这个战场上,还存在着另一支力量。

  “混蛋!”托格将脖子只有一半还连在身上的狼人一把掼到地上,举起手中刚拆下来的铠甲,对身边的众人怒吼道:“这些土狗!他们是什么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