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开挂(1/2)

加入书签

  奥格臂上绑着布巾,抬起手,指向对面狼人和狐族严密的阵型,“给我碾碎他们!”

  伯斯握紧长刀,出阵之前,他最后朝人类盟友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名为亚尔斯兰的男人站在他们已经再度盖上草席的武器旁,身姿挺拔如枪,眼神平静地望向战场,伯斯回过头,纵马而去。

  三轮箭雨齐射结束,震天的喊杀声中,冲锋在前的两阵骑兵像对涌的浪峰,狠狠地拍在了一块,如林的长枪穿透铠甲和血肉,顷刻间就有数十名各族兽人被挑下马,犬牙交错的锋线使长兵器难以施展,骑兵纷纷弃矛,近身搏杀。双方阵营的百夫长们和千夫长大声呼喝着指挥麾下,同时策马来回寻找对手奋力拼杀,兵刃的明光在灼热的阳光下闪耀,马蹄践踏大地,怒吼声和惨叫声响彻战场,血花四溅,肢体横飞间,不断有人影落马,纷杂之间,仍有生机的坠马者还未来得及重新爬起,就被或敌或友的马蹄踏中而惨死。

  战斗只是开始,就激烈到了有些超出虎族预想的程度,连试探都免了,对手一出手就是倾尽全力,生死相争。近两千人在超过一公里的战线上混战的声势惊人,杀声远播至远处,狐族部落那些被隔绝在战场外的妇孺们纷纷走出茅屋,心惊胆战地看着战场的方向。等候出战的步卒兽人们紧握手中的武器,面色紧张地看着前方,等待着让出击的命令,守在主阵的阿奎那族长看着前方的激战,面色看起来依旧如常,握缰的手背上突起的青筋却暴露了他的心情。

  胜败全看今日,而最关键的部分不是掌握在他们手中,战斗的结果全看那些人类是否能如他们所说的,一战定局。

  奥格看着战场,一手不自觉地抚上肋下的伤口,面沉似水。昨日数百人团团包围,却连那两人中的一人都无法留下,还让他受了伤,这不仅对奥格,对他的部落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耻辱。那两个人类的力量超出他的想象,为了消灭这种威胁,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要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只是与他们战斗的这些狼人和少数狐族骑术及战技都十分精湛,战意更是高昂,虽然还称不上悍不畏死,短促的交锋间却与人数占据优势的虎族勇士拼了不相上下。

  奥格本就不期待速胜,他伸手招来一名千夫长,几句之后对方领命而去,不久一队人马从旁奔出,从侧面斜插狼狐骑兵背后,阿奎那见状也即刻派出八百人前去纠缠,如果被虎族截断前锋和主营的联系,腹背受敌的前锋被他们用尽方法激起的士气就会受到极大打击。

  但如此一来,狼狐本阵中就只剩近五百名的骑士,和步兵一样战斗经验和意志一样不足,并且力量相对狼人偏弱的狐族占了一半以上的多数。

  奥格阵前至少还有两千人马仍在待机,未必都是主力,光是人数却足以在突破锋线之后碾压他们。兽人帝国建国不过两百余年,缺少萨莫尔皇帝这样强力而睿智的统治者,大部分权力被转至元老院手中的国家形式又渐渐变得松散,几近部落联盟,兽人大多好战却不擅长谋略,战局大多由总体实力决定,在如此平坦的地形上正面作战,从阵容和数量上就差不多能判断胜负。

  而从昨天的试探中,奥格虽然自负,却不是一个骄傲到固执的领袖,为达目的,他不吝牺牲。

  伯斯抬起长刀,刀背架住横扫而来的木柄狼牙棒,铁头上嵌的钉牙堪堪磕上他肩上护甲,同时手中短矛送进一个斜刺里杀来的虎人腹中,矛尖拔出带起一道血线,他侧身回转,反手横挥,切断了那名挥棒狼人的喉管。他身上的铠甲尤为完备精美,正面胸甲上还刻着一个粗粝却凶猛的狼头,不论他明显的主将身份,只要杀了他就能得到这身铠甲,这份诱惑已经足够让他的敌人滔滔不绝。

  再度将一名强壮的豹人斩下,白色巨狼低头一合齿,生生咬下了另一名还未断气的虎人的脑袋,但附近一名狼人刚将一名虎人劈落,后颈就被重重砸中,闷声栽倒下去,伯斯抬头将目光一扫,不久之前还有三四十名狼人骑士跟随在他左右,如今已经只剩不到二十人。

  他没有余裕对此感想什么,胜利是他们此战唯一的目的,无论用什么手段。片刻之后他估算出了大略的伤亡状况,举起长刀,他吼叫着让附近的狼人骑士向他靠拢。

  正打算再派出一队骑兵的奥格发现了战场上的变化,那些狼人和狐族正在逐渐收拢,凝聚成一条相对紧实的阵线,他看着这种状况,思忖了一会。

  已经来到他面前待命的虎人千夫长窥探着他的脸色,又将热切的眼神投向战场,用压抑不住的迫切声音低声说:“族长,他们在退……!”时机不能错过,如果那些狼族在这片刻溃散,他的出击就得不到多大战果了!

  奥格没有马上下令,他仍旧忌惮着昨日的力量天赋者,那名黑发人类实力固然可怕,但如果没有那名银发人类给他加持了什么,光凭一个遗族不可能从耶鲁里萨满的毒雾中逃出去。但那名力量天赋者的力量也应当是有限的,一旦他胜利的大势已定,那人再出手,最多不过牺牲数百个战士就能将对方的力量消耗殆尽。

  “德卡,你上去冲破他们!压垮他们!”

  “是!”

  等待已久的千骑混族骑兵像一支利矛直直插入战场,为首的高大虎人高高举起手中大刀一路劈砍过来,气势锐不可当,伯斯看着他身后奔腾而来的大队人马,策马从阵线中冲出,挥刀硬撞上那名虎人千夫长,数十骑从他身后紧随而上,阵线上露出的缺口眼看要被虎人突入,从两旁补来的狼人与他们厮杀在一块,阵线一时如波浪起伏不定,却始终维持着完整。

  勇猛弥补不了数量上的劣势,狼狐骑士一边拼杀,一边收拢阵型缓缓后退,不断增补而来的虎族像一个巨大的磨盘,要一层层碾薄他们,直至破局。

  身下坐骑发出嘶鸣,阿奎那族长才意识到自己手上已经失力,计划是计划,实际的战况居然如此紧张,甚至胜过他过去经历过的所有战斗,让他的心脏不由得久违地急促勃动起来,深呼吸两口气,他转头看向那些人类所在的方向,那名银发的力量天赋者不见身影,远东术师的那位亲随还留在原地,看着眼前战局,他身边的同伴脸上已经掩饰不住紧绷神色,只有他仍是那副表情,连眉梢都不曾一动。

  据闻这个男人曾是颇有名气的佣兵……阿奎那族长蹙紧眉头,抬手想招人过来向那些人类传话,日头已经过了一度,他们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动手?

  小跑的传令兵还未到达,叫做亚尔斯兰的那个男人终于动了,他略略转过一个角度,举起一只手,用他们的语言给他的部属下了命令,那些等候已久的人类纷纷弯腰揭开草帘,草帘底下发亮的钢体黑黝黝的洞口逐一显现。

  阿奎那族长终于看到了他们一直隐藏的东西,他不知道它们的作用,但他从那些钢铁造物的姿态,那些人类的姿势和表情中,感觉到了杀气。

  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