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淘宝使用报告(1/2)

加入书签

  第十七章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炼金术师这个神奇的帐篷——居然会自己打开!但云深打开外袋的时候,还是有一群人围了过来,用简直称得上闪闪发亮的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云深默默地撑开帐篷,范天澜非常自然地在一旁协助,然后云深钻进帐篷铺盖防潮垫和其他东西,在凉意逐渐加深的夜风中,把一个相对而言温暖柔软的居所设置好了。

  云深从帐篷退出来,朝着站在外围的人们点点头,离他最近的孩子和半大少年马上闪开,让母亲们把自己的孩子抱过来。在母亲的奶水之外,这位令人尊敬的炼金术师还给了这些婴儿一种叫做“奶粉”的食物,难得如此饱足的婴儿们很快就陷入了好眠,在让暂代药师指责的云深看过孩子们的情况后,母亲们把他们一个个放进帐篷里,盖上了暖和的毛毯。围着这个承载着希望的避风港,母亲们整理自己的铺盖,她们将睡在自己孩子的身边,应对他们的需要,或者阻拦其他可能的危险。经过昨晚可敬的炼金术师安排,遗族宿营的模式已经变成了围着一个圆心的各个小团体,而炼金术师本身毫无特殊地和人们睡在一块——准确地说,是睡在一群少年中间。

  现代人的虚弱体质至今依旧难以适应这里的夜晚,虽然已经把能盖的衣服都盖上了,但睡着之后难以抵挡寒意的云深还是本能地往最近的热源接近。他倒是不知道自己不自知的行为让身边的少年足足一个晚上都难以入睡,不过少年人的体质不错,第二天云深完全没发现他和昨天有什么不同,当然迟钝的他也没发现,在范天澜回到他身边后少年失落的模样。风岸不知道自己的失落感从何而来,毕竟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要分析自己那些仰慕,依恋,好奇,渴望和责任感夹杂在一起的心境,还是很困难的。现实没有让这种纤细神经活跃的余裕,况且……能和一雁这种孩子一直做朋友,也是需要某些相同特质的,所以他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小圈子,和那些没有背井离乡愁绪的同龄人一起去围观先遣队那令人惊讶的战果了。

  云深倒是有点尴尬,对自己早上醒来之后滚到了一群孩子中间这件事,作为一个成年人,怎么说都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至于把帐篷和毯子等等让给遗族幼儿的决定,他做得很坦然,甚至不需要思考得失。在他再也不能归去的那个世界里,善良总是被当做社会成本来讨论,人们争论着该不该,值不值,做不做,但云深却从来不去考虑这些问题。他在一种非常老派的氛围下长大,养成的道德观也是如此。老人应该得到赡养,孩子应该受到照顾,人只要不犯下罪行,就有生存的权力,一个人如果有余力,对陷入困境的他人施以援手也是自然的事。某种意义来说他还真是单纯得可以,并且这种单纯虽然经过了时间和人事的打磨,却只是更加圆润而不是圆滑坚硬。

  把孩子们安置好之后,云深和范天澜走到一个背风的角落,在这里用树枝草草搭起了一个小棚子,几个扎着显眼绷带的年轻人正在聊天。他们先是发现了范天澜,然后才是“那一位”——虽说炼金术师曾经向他们自我介绍过,但直呼这个人的名字,即使只是在心里也没那么容易。他们中会说通用语的没几个,范天澜用部族的语言跟他们交谈了几句,这些年轻人就对云深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后离开了。

  范天澜过去整理了一下,给云深将要坐下的位置垫上更多的干树叶,尽力让这个自己为他选择的地方看起来更舒适一些,虽然无论如何都不能和对方原本拥有的相比。

  云深则是在他背后窸窸窣窣地打开干粮的包装,自己啃了起来。和路途的辛苦相比,他对食物的承受力低得多,尤其范天澜离开之前给他贿赂的那一餐,真是给了他足够的教训。在他婉拒过一次族长邀请之后,每天两次的吃饭时间里,人们就像暗地里说好了一样,一定会给他避开一个安静隐蔽的场所。

  压缩饼干的味道其实不错,毕竟是军品,也很能顶饿,云深不知道先遣队的小伙子们对它的评价有多高,但据族长的估计,他们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到达兽人租借给他们的土地,只靠着干粮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