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1/2)

加入书签

  “先坐下吧。(suing.)”云深说。

  在他做点什么之前,对面的众人是不会动的,所以他走过去,在旁边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自组织的会议现在还没有规定,不过我不认为这算错事。”

  语气平和地说完这句话,他看向坐到了他左侧对面的玄侯,这个男人的态度已经表明了这次活动的领导者是谁,而其他人也迟疑着坐了下来,范天澜坐到云深左手边,将一本薄纸钉成的笔记本放到了桌面,时至今日,造纸坊的产量供应总算跟上了需求。塔克拉进来后顺手关上门,坐到了云深的右边。在一屋子黑发?壑校??囊?叶谭10拖赋っ佳垡皇奔浼?辛瞬簧倌抗狻Ⅻbr>

  作为唯一的外人,他倒是没有一点不自在的模样。

  “不过有些事情我不太了解,”云深说,看向对面,“有人能帮我说明一下吗?”

  房间里很安静,玄侯微微一笑,“那是当然。”

  “我们集合在这里,主要是想处理一些问题,“玄侯说,“关于某些新纳人口的不安分。”

  “是指前天的争斗?”云深问。

  “不仅如此。”玄侯说,“我们怀疑某些人可能用心不良。”

  这个指控说起来相当严重,不过范天澜和塔克拉都没有说话,这里的椅子其实没有椅背,难得塔克拉还能直着腰作出满不在乎的姿态——他们作为预备队的负责人,同样承担着各处的治安职责,玄侯所说的如果属实,他们有责任向云深提出报告,有异状却未发觉,是他们身为守卫者的失职。

  云深问:“关于此事……有证据吗?”

  “如果是直接的,抱歉,术师,”玄侯坦然说,“没有。”

  云深看着他,问道:“那么,这个会议是想确定事实,还是决定处理方法?”

  玄侯对上云深的目光,“处理方法,术师。”

  范天澜手下的记录不停,塔克拉则是扬起了眉,玄侯继续说道:“我知道这是对他人职责的僭越,不过您立下的规则是证据定罪,在没有明确证据之前,您不会动任何人。这是您的仁爱,但有些人未必能够了解,一旦他们据此肆意妄为,不一定会造成什么严重损失,然而它们总会让您不必要地耗费精力。”

  范天澜抬起视线看了他一眼。

  “我跟您说过,术师,您有时候太不小心了。”玄侯双手放在桌面,看着云深说,“您是非常珍贵,决不能受到伤害的存在,我们很难容忍任何对您不利的意外发生。不过见血的手段是特定人物才能使用的,我们采取的是更温和和安全的方法,不会让您为难。”

  “狂妄。(.suing。)”塔克拉说,然后得到了旁边传来的几个不愉快的眼神。

  云深没有直接回应他的话,他将视线转了一圈,除了玄侯,在这里的都是年龄在二十到三十多岁不等的青年遗族,他记得每一张面孔,他们在哪个地方,负责什么,正是因为如此,天澜才会让他到这里来。

  尤其眼前这个男人,不是能够用武力和规劝就能说服的人。

  “感谢你的用心,”云深说,“只是你辜负了我的信任。”

  室内大部分人都为这句话而色变,玄侯却毫不动容,“很遗憾让您失望了,我仍然认为这是完全有必要的。”

  “我不会追究这次会议,但在座的各位是否做了超出权责的事,并且造成了可见后果,”云深平静地说,“会议结束后,请自觉接受审查。我希望大家都能诚实坦白。”

  玄侯放在桌面的双手拇指交替摩挲着,他看着云深,低声说:“术师……”

  “有时间的话,我也想和你好好谈一谈,玄侯厂长。”云深说,“现在夜深了,大家先回去休息吧,不要影响了明天的工作。”

  范天澜合上笔记本,云深站了起来,塔克拉把椅子踢到桌下,对面前诸人咧开嘴角,“明天下午,我或者范天澜,你们自己选。”

  云深对他们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夜风带来虫鸣,雨季过后的天气已经正式入秋,潮湿沉重的水气□爽的微风取代,星光闪耀的天空下,和风带来作物成熟的气息,收货季不久之后就要来到了。云深走在路上,范天澜和塔克拉在他身边,没有出声打扰他的沉思,然后沙沙的脚步声从背后跟了上来。

  “术师。”

  “玄侯厂长。”云深淡淡地说,“有什么事吗”

  黑发男人目光先是在两个年轻人身上停留了片刻,“这件事以我为主,他们之中有些人才被我迷惑不久,大部分责任都应由我承担。”

  “事情还没有严重到这种地步,你不用过度担心。”云深说。

  玄侯沉默了一会,“我这样动摇您的权威,您确实不介意?”

  云深略一思索,然后回答道:“对你们,我不需要这样的威慑。只是有一些事,不是有理由就应该去做的,虽然有时候这看起来是好心,却和我们真正的目标走在相反的道路上。”

  “太过信任他人并不是好事。”玄侯说,“在交付权力的时候,您也应该控制他们,野心都是被纵容起来的。”

  虽然只有风灯微弱的光线,对方脸上的认真仍然能看得分明,云深却在今晚第一次摇了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