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迟钝什的人自己总是没什么自觉的(1/2)

加入书签

  “……他们没有什么抵抗就接受了,看来反而是我的思维没有转换过来。(。suing.)”云深一边走一边和范天澜说道。

  这里怎么说也是属于“远东术师”的领域,与撒谢尔的距离虽说不远也不近,那些狼人愿意付出一半财产的代价来获得优先居住权,倒是真正出乎了云深的预料,毕竟他们不像当初的山居部族那样,面临着紧迫的生死危机,只要能在严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就什么条件都能接受。要过来的这些狼人年龄以中青年为多,斯卡居然也没有什么反对的举动。

  “我们有这么值得信任吗?”云深说,“或者说,他们认为就近更利于监视?”

  “都有。”范天澜说。

  “从一种生活方式转变成另一种是需要时间的,我总觉得他们舍弃过去有些太爽快了……”云深说,“像斯卡那样的防备反而正常一些。”

  “那不是他们的习惯。”范天澜说,“趋利避害,好逸恶劳,在人的共『性』上,他们表现更直接。”

  云深嗯了一声,抬头看向他,“这么说来,他们是不打算干活的?”

  “他们都是勇士。”范天澜说,在兽人的生态中,他们就是被供养的对象。

  云深若有所思,“我不想养闲人。”[]   随身带着淘宝去异界187

  “让他们到我这里来?”范天澜问。

  “这是一种方法,但不能算真正解决了问题。撒谢尔是一个准军事化的部落,‘勇士’在他们的人口中占的比例不小,这一批大胆的还是要转到你这边,不能让他们在这里闲着。”云深说,“剩下那些以后会过来的,我有了点大概的想法。”

  他又思索了一会,“驯服这批人,天澜,不用给他们留下自尊。”

  范天澜应了一声,要说这种事,没有人像他这样天生就擅长的。云深放下这件事,又想到了另一件,“说起来,昨天你们那边出了一次事故?”

  范天澜面无表情,片刻之后才回答:“是。”

  “是墨拉维亚的失误吧?”云深说,“塌了一座新建养殖场的棚舍,破坏力还是有点惊人啊。(suing)不过基建大队把报告交过来,我看了下,他赔偿不够的部分,你用自己的工分补上了。”

  “我用不上。”范天澜淡淡地说。

  云深微微一笑,“他会很高兴的。”

  “我尽的是作为队长的责任,与他何干?”范天澜冷冷地说。

  “但他还是会高兴的。”云深笑道,看着范天澜微微别过去的脸,接下来的话他就不想说了。住宅区那边不是只有一种制式的独栋住宅,还有一些设计和功能更接近现代联排别墅的住房,作为年终奖中的大奖,申请条件并不限于家庭,个人的表现只要足够杰出就有可能获得。

  除了天澜,他不认为还有其他人能得到这份奖励。

  但这个他深为倚重的人对这些从来都不感兴趣,云深再怎么不敏感,也能感觉到范天澜不愿离开他的那份执拗。在没有亲人,对部族和其他事物,甚至自己的生命都没有多少牵绊的时候,他似乎成了这位出『色』的青年某种深刻的寄托。

  他不可能对此没有一点感想,但他希望这个仍处于年幼期,却经历了过多艰辛的青年能有更多的牵挂。

  这种心情也算父爱的一种吧,他想。

  “对了,这件事应该还有后续处理,”云深问,“天澜,你打算怎么安排他?”[]   随身带着淘宝去异界187

  “……”范天澜。

  流水般的银发束在身后,近乎透明的长长眼睫在阳光下像最精美的水晶雕刻,无论何时何地,穿着什么,甚至不需要把脸『露』出来,墨拉维亚本身的存在就能够构成一幅画面。虽然这位拥有绝世姿容和碾压常识的力量的龙王此时正坐在一张马扎上,从面前堆到一人高的粮食中拿起一个玉米棒子,食指和拇指圈起往下一撸,被晒得干爽坚硬的玉米粒就落雨般哗啦啦地落到藤筐中,然后他抬手一投,把脱得干干净净的芯子抛到旁边已经积累了不少的玉米芯堆上。

  “所以我要来干这个?”

  墨拉维亚有点茫然地问,他干这活有半小时了,却还没怎么进入状态。

  不远处围在另一堆玉米旁的女人们时不时投来视线,小声的谈论和低笑声也断断续续地传来。范队长那位长得闪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