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里都要用实力说话(1/2)

加入书签

  第二十一章

  虽然目前云深还没拿出什么东西来证明自己的话,但其他人也没有对他的乐观判断表示疑义,除了黎洪。他对这位炼金术师的了解全部来自听说,甚至连这些传言都来不及听完,他就来到了这个年轻人的面前。他承认这个人显然与众不同,不过他的人生让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表象,事实才能证明一切。当然,他不会在现在就去质询。

  话题此时转到如何整合队伍上来。

  目前聚集在龙脊密道之前的部族包括遗族在内有9个,人数总计4800到5000左右。云深有点意外,就他刚才看到营地的景象来看,这个规模还是有点超出预计的。须尽长老和黎洪对这些部族的状况比较熟悉,据他们所说,遗族之外的部族大部分都是塔拉人,这个词语在他们的语言中是“山人”的意思。虽然同属于一个民族,但因为信仰的神明不同,这些部族之间相处得不太和睦。这次赫梅斯家族的压榨行为也给他们造成了很大损失,在遗族反抗之后,即使平时为了哪位山神应该长几条胳膊这种问题都会打架的他们难得地团结了起来,甚至比遗族本族更早一步地来到了龙之脊。但他们不敢直接进入龙脊密道,对这些一直生存在自然之中的族民来说,洞穴往往意味着不可知的危险,逼仄黑暗并且漫长的通道更是令人难以忍受,所以虽然塔拉的部族很久以前就知道龙脊密道的存在,却只有遗族一直在使用它。

  现在龙脊密道已经不太安全了。黎洪没有将这个情况告知遗族之外的任何部族知晓,翻山众们也严守秘密。但既然已经暂时结成了联盟,一味地隐瞒并不明智,只要进入通道,该来的总会来到。因为密道的空间并不大,数千人的队伍必然会被拉成可观的长蛇阵,如果密道中真的出现了危险生物或者其他意外,本来就因为空间闭塞而精神紧张的人们很有可能因此而陷入慌乱。云深清楚在这种情况下队伍的混乱八成会导致踩踏事件,一旦恐慌情绪蔓延下去,接下来的状况就几乎不可能控制了,到时候造成的损失恐怕是大多数人都承担不起的。密道并非只有出入两个开口,路途中还会有许多岔道,遗族在密道中做了不少标记,但没有一种火把能支持到出口,所有的标记都是靠触摸来确认的,如果有人失去方向跑到了那些隐匿于无底黑暗的真正密道中,永远不会有人能把他们带回正确的道路上,遗体更不可能得到土地的安葬——如果有比死亡更深的恐惧,也许就是灵魂孤独地迷失于永恒的黑暗中。

  云深向经验丰富的须尽长老和黎洪首领询问密道中的空气情况,不出他所料,即使是在密道的中段,空气也是流动的。这需要白蚁巢穴一样精密的管道设计,或者……某种动力驱动的通风系统。不过无论这两者如何实现都不是现在有余裕去关心的问题,云深一边听一边老习惯地拿出本子进行记录和计算,而这个举动牢牢地吸引了另一个人的注意力。

  讨论暂时告一段落了,在云深的建议下,负责具体事务的族长和首领一致同意将穿越龙脊密道的时间延后一天。族长和黎洪首领将在此后集合其他部族的族长说明目前的处境,尽力说服他们配合接下来的计划,而两位长老去集合族人,从现在开始搜集材料制造尽可能多的绳索。

  于是现在剩下一个范天澜在云深的身边。云深转过头,刚想跟这位留在自己身边的青年说什么,眼角的余光一瞥,他发现那位翻山众的首领又走了回来。

  “阁下……”黎洪开口道,表情有点局促。

  云深抬头看着他,问道,“请问有什么事?”

  “我想……我能不能,”对这位从面孔就能看得出坚毅性格的首领来说,这种难以启齿的状况显然极少发生,他轻咳一声,下定了决心,“请问您手中的那个……是不是‘纸张’?”

  到现在终于发现了对方渴切的眼神,云深低头将本子翻到后面没有使用过的地方,撕下来一张递了过去,“您需要它吗?”

  黎洪拿着那张纸反复地察看,用粗糙的手指确认它的触感和厚度,甚至还轻轻扯动了一下,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非常抱歉,我以为那只是传说。”

  “传说?”

  “我们遗族曾经有过世界上最好的造纸技术,传说当时造出的纸张像水一样光滑,肺膜一样轻薄,落雪一样洁白,但是这种技术在战乱中失传了。”黎洪轻声说道,“我们的典籍都是用羊皮纸抄写下来的,我本来不太相信……在您来自的那个地方,制造真正纸张的技巧还存在着吗?”

  云深沉默了一会儿,回答他:“在我的国家,这种技巧一直延续而且发展着,已经到了相当的高度。我们制造并且消耗着世界上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