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要面子是男人的通性(1/2)

加入书签

  231、要面子是男人的通性

  布拉兰走过来。

  他的身上也有血迹,神情则是略有遗憾。狮族贵族带来的车队可不小,虽然他将精锐都带到了主帐中,剩下那些兽人也是要处理的。斯卡把他的千夫长和百夫长们一同关进了笼子,打扫笼外的活计就交给了布拉兰这个外人。跟斯卡他们做的比起来,这不过是一件随手就可以完成的小事。

  那些帝都的贵族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冰川狼族一脉经过内乱,分裂,背叛和围杀之后,仅余的两三支依旧传承有度。

  过程说起来长,实际战斗越激烈,结束得就越快。一具具尸体被狼人们从残破的主帐中拖出来放到一边,几个人类站在一旁拿着纸笔在记录,另一些人类原地给轻伤的狼人处理伤口,受伤的狼人都是比斯骑士中的精英和百夫长及以上的人物,上完药一样活蹦乱跳,一些伤筋动骨的只能不情不愿躺上担架,然后被送到医务室那边去。

  人类没有插手这件事,却给了狼人们最有用的支援。撒谢尔与他们结盟与其说是利令智昏,不如说是只要一个有点想法的族长都很难抗拒,区别就在于到底是像撒希尔的洛德一样想要吞并,还是像斯卡一样,要来就来,要往就往,与对方维持着微妙的默契平衡。

  看着坐在一旁架着腿让药师给他包扎伤口的斯卡,布拉兰感慨道:“真是让人嫉妒啊。”

  斯卡懒得理他。

  布拉兰一手搭在自己的血剑上,看着他笑道:“雷神剑早就该见血,你也太久没杀人了。这次杀得痛快吗?”

  “勉勉强强。”斯卡提不起劲地回答。

  “和我来一场?”布拉兰问。

  斯卡和药师同时抬起头来看着他,片刻后又一齐低下头去,药师拍拍斯卡的腿,让他从自己的膝盖上让开,斯卡又将手递了过去,药师用湿润的棉花擦拭伤口旁的血痂,一手夹着药**,轻轻一弹,淡黄色的粉末就均匀地洒在了外翻的血肉上,绷带一卷一扎,然后就是另一只手。

  布拉兰完全不介意他们的冷淡,看着两人熟练的动作,他若有所思。

  “我也禁欲试试看?”

  斯卡的回应简短有力:“滚。”

  布拉兰叹了口气。

  以斯卡这个年纪来说,一般的兽人不说面容和体型会产生变化,至少体力和精力都开始走下坡路了,这是自然的发展,不是没有家族负累就能避免的。奥格气势正盛的时候,面容看起来也比实际年龄年轻,只是在人类聚居地待了大半年,他看起来已经和那些普通兽人没有多大区别了,布拉兰能感觉到正在斯卡那副强健躯体中汹涌的精力,那并不是用权威和奢逸生活养出来的空虚血气,而是确确实实,比当年祭祀场面所见的他还要明显的力量。

  就算布拉兰比他还要年轻几岁,也难免有点想法,毕竟他这一派也以早死闻名,谁也不知道他还剩多少时间。他不清楚斯卡违背常理的提升是因为那位人类药师,还是他得到了雷神剑,或者是因为那位远东术师做了什么……唯一的事实是,斯卡·梦魇在撒谢尔的地位没有任何人能够撼动。就算可以说是他招致了拉塞尔达的镇压,也没有一个狼人对他感到怨恨。

  或许不是没有,但他们在撒谢尔中一点都不重要。

  “这次的损失,你打算怎么填补?”

  “有什么好填的。”斯卡说,“爬不起来的继续躺,其他人该怎么做就继续做。”

  布拉兰看着他,“能赢吗?”

  主帐中的尸体都被收拾了出来,狼人们在木桩上系好绳子,开始嗨哟嗨哟地拉倒这座破烂得差不多的主帐,斯卡说看着这副景象,淡淡地说:“不能赢,就只有死了。”

  这时候清点完人数的伯斯刚好过来,斯卡抬眼问他:“死了几个?”

  伯斯对布拉兰点点头,然后低声回道:“有几个百夫长暂时不能参加战斗,不过其他人的伤势都不重。”

  斯卡嗤了一声,“真是没用。”

  伯斯握了握拳头,有点羞愧,和族长相比,他也在没用的那部分之中。帝都使者的手段固然突然,但他们也不是没有准备,只是那名狮族的手段实在出乎他们意料,禁法牢作为裂隙时代传下的禁魔术,只有特别强大的萨满祭祀才能用出,越强大的法术要固定在某种物质上就越困难,如果不是修摩尔阁下指出,撒谢尔恐怕没有一个人能认出这种法术。还有那三名战斗萨满,他们战斗的方式也与狼人们所知的完全不同,虽然在最后时刻他们确实表现出了这个传说职业特有的能力,但在此之前,他们驱使异变兽人的方式……

  普通的萨满会通过充满力量的战鼓和水烟药雾鼓动战士,但除了巫毒萨满,没有一个正统教派会这样将狂暴的战士作为物品消耗,那种邪恶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去年的战争,在人类对战场的局面产生影响之后,奥格同样放出了一种畸变的血色巨兽,即使只有片刻,它们展现出来的力量足以令人心惊,如果没有人类精准的炮火打击,连伯斯都不敢想象战局接下来的发展。

  “族长,我想审问奥格。”伯斯说。

  “你不行。”斯卡说。

  伯斯一怔,他并不是反对斯卡的意见,但被如此彻底地否定对他来说是很少有的,他的脸上难得现出了挫败和不甘的神情,斯卡看了他一眼。

  “他看不起你,打死也没用。我来还差不多。”

  主帐力拉崩倒的背景中,奥格来到了斯卡面前,他在激斗刚开始的时候就被不知道谁一脚踢到了墙边,后来他自己挣脱了绳子,只受了点小伤,但神情已经变得不同。

  “这下足够清醒了?”这是他对斯卡说的话。

  伯斯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奥格冷笑一声,盯着斯卡继续说道:“不过三个战斗萨满就让你们狼狈成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