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中更有强中手(1/2)

加入书签

  相比于从云深身上感到的权威,范天澜昨夜从空中射下的恐枭对人们造成的冲击更为强烈。前者的身份在那里,不论他做了什么,人们都能用不愧是炼金术师啊来理解,但范天澜毕竟是“凡人”。

  受到影响的不仅是塔拉各族和另外两个弱势部族而已,甚至遗族内部对他的看法也有了点变化。武器当然重要,平心而论,如果有这样一把强弓在手,敢说自己也能射下一头恐枭的男人也不少,但已经有人作证,在恐枭落地之后,范天澜才拿着弓从炼金术师的帐篷里走出来。在只有星光的夜晚,甚至不是露天而是在视线完全受阻的帐篷里,只发一箭就射下掠过营地的恐枭——这种能力已经超出一般人的极限了,在发生之前,甚至完全想象不到。

  范天澜向云深解释他只是听到了这种鸟类飞行特有的鸣声,从声音判断出它飞得不高,而且恐枭的个头不小,这也增加了命中率。最重要的是,这把弓射出的箭很快,比他想象的还快。而如果没射中,之后他该怎么把那支相对昂贵的真羽碳箭找回来,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天亮之后一群人围了起来,看范天澜演示这把弓的使用。本来范天澜只要冷下脸来,大部分人都会知趣地走开,但这次围观群众的好奇心完全压倒了恐惧感,无论他摆出什么样的脸色都不放弃纠缠,而他那位可恨的主人在这个时候又是一副软绵绵的模样,范天澜最后只有不甘地屈服了。

  人们在选定的箭道旁站成了两排,黑发和其他发色混在一起,当然也不会缺少昨天那位刺头族长一族醒目的七彩色。云深从范天澜那里得知,这个部族本来是从另一个大部族中分裂出去的,为了表示和同族决裂的决心,他们的第一代族长首先在头发编进各种羽毛以示区分两个部族,但编那么多小辫子不仅麻烦,况且没有蓬松的毛发,又怎么能在狩猎中模拟出猛兽的威势呢?所以他们后来改成用药草染色去了,药草和配方的秘密只有这个部族自己知道。云深被这些动来动去的彩色脑袋晃得有点发晕,只好将注意力放到终点上——小孩子已经差不多把作为标靶的那棵树围起来了。男孩子和女孩子挤在一块儿,推推搡搡。

  云深转头把风岸叫过来,向他询问为何有那么多孩子跑到那儿去。就算范天澜的技巧超群,也不能保证不会受其他因素影响发生意外。这批箭的箭头都是玻璃钢的,能直接在混凝土上打出坑来,对人体的杀伤力不言而喻。而据云深的步测,这条让出来的箭道长度在55米左右,已经远远超出最佳控制射程了。

  风岸还没回答,一雁就很高兴地跟云深说了起来。这是一种流行在洛伊斯地区的传统习俗,最好的射手当众演示箭艺时,离箭靶最近的人就能得到射手中靶的那支箭,一来这是对射手技巧的考验,而能拿到箭支的少年男女也被认为足够勇敢镇定,还有可能成为射手的弟子。受伤的事情自然发生过,不过重伤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至于范天澜看起来完全没有收徒的意思——那是当然,他再怎么厉害也才19岁呢,不到25岁的人是不能成为师傅的。昨晚人们收拾那只翅膀展开有两个大人拉起手来那么宽的恐枭时,立下功劳的那支箭也被拔了出来,因为一看就知道是炼金术师的杰作(用金属做箭),很快就被人恭敬地送了回来。这自然也不可能成为奖励,不过能有幸把这支箭送回去,说不定可以近距离接触炼金术师大人。

  实际上最后那点一雁没告诉云深,因为对他来说这是很自然的想法,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这帮少年还留在这里的原因。

  云深叹了一口气,传统是传统,但他看得实在有点担心,于是他把附近的洛江找了过来。作为守卫部族的骨干之一,洛江很快就完成了炼金术师的嘱咐,和同伴把挤在那一块的孩子全轰跑了,代价是脸上身上被抓了好几道。

  他们回来之后,云深默默地递了几块创可贴过去。年轻人们很高兴地接了过来,不过完全没有用的意思,云深知道他们的想法,不会多说什么。这时候身边传来一阵动静,云深转过头,看到范天澜朝这里走了过来。

  和平时相比,他的衣着好像有所不同,云深虽然有借着这次机会做点什么的想法,却没想到这么郑重,因为在他的背后,族长和长老都来了。西当长老手里还提着一个不怎么美观的东西,在今天早上被邀请过去观赏之后,云深觉得这种夜行肉食动物还是当得起恐枭这种名字的,不过烹煮它的女性们一点也不介意它的长相。在她们高兴地肢解它的时候云深退开了,倒是没想到这头恐枭的脑袋被留了下来,还要用在这里。

  将恐枭的脑袋挂到那棵树下,西当长老退入人群,范天澜静静站在这一端的起点上。然后他拿出了那把弓,搭箭,张弓。

  人群静了一瞬,云深把视线投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