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使者(1/2)

加入书签

  下午的会议室里没什么人,黑发的美貌青年坐在黑色长桌前,低头在纸上写字,完成一张的同时,他两指按在纸面,向前一划,纸牌滑行一段距离停下,和桌面的其他成品以一种惊人精确的秩序排列成行。

  这是一种能让多数人的眼睛感到舒服的景象,不过没过多久就被干扰了。一只手,带着茧子和些微疤痕,在桌面轻轻一抹,就收走了一半以上的纸牌。

  塔克拉像花瓣一样把它们展开,目光迅速扫过上面的内容,范天澜仍然低着头,笔尖在纸上流利移动。

  “今晚他要见那些人。”塔克拉说,“你我都要参加晚宴。”

  范天澜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的意思不言自明。

  塔克拉笑了起来,他弯下腰,手肘撑着桌面,纸牌在他手中归为一叠,被他推向中间。

  “《疯狂国度》。”他说,“再下一个是什么?”

  范天澜停了下来。

  “取决于你们的选择。”他说。

  “我们的选择?”塔克拉问,“难道与你无关?”

  范天澜将一张空白纸牌拿在手中,他的声音很平静:“与我何干?”

  一片安静。

  塔克拉整个上半身都压在桌面上,他看着他,眉毛微微压低,眼神比任何时候都锐利。

  “你说与你无关?”塔克拉说,“他知道吗?”片刻之后,“他知道。”塔克拉自己回答道。

  他站直身,从对面绕过来,走到一半时靠在了桌子的边缘,他看着眼神冷淡的范天澜,“他知道。所以他给了你这些……作业。”

  范天澜没有回答。这也不需要回答,这是他和那个人之间的事。

  塔克拉一手撑在桌面,又看了他一会,然后笑了起来,“你是他最麻烦的学生。”

  范天澜抬头看向他。

  “难道不是吗?”塔克拉说,“你不是走得比我们任何人都快吗?你已经掌握了正确的‘方法’,只有你能跟随着他,看见那个‘世界’的完全面目。而且你拥有足够的时间去见证它是否会实现,然后,这个世界就变得乏味了,虽然它们本来就不太有趣,但在那之前和之后,显然是完全不一样的。”

  “凡夫俗子还在你的眼中吗?”他问范天澜。

  世界在每个人眼中的面貌都是不一样的。对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人来说,“世界”这个概念在他们的生活中并不存在,他们的一生被固定在某块土地上,起作劳息,挣扎求存,他们生存和死亡的规律如同日升日落,反复循环,几乎不见改变。也许曾有人仰望星空,但璀璨群星的光辉织出的往往是虚幻而短暂的神灵阴影,追寻世界真实的理想的火光只在极少数人脑中闪烁过,那些杰出人物努力的结果也许能照亮一段历史,也许湮灭于黑暗,难见踪影。除了那个人本身,在他来到之前,永远不会有人想象到还有这样一种力量能够以这种方式介入这个世界——来自亿万人,如地层崩裂一样爆发的,在历史之中冷却的智慧结晶在一片荒芜之地落地,名为“科学”的种子在一批同样荒芜的头脑之中生根,即使目前仍在萌芽和孕育,但与死水般的外界相碰撞的未来却很快就会到来,这是值得期待的。

  这是塔克拉不喜欢范天澜的根本原因。

  他因为那个人找到了比生存更值得他投入的生命的其他意义,而眼前这个人看起来仍然是个人类,却已有非人的自知。人间之事他已了解,毫无新意,天上之事只有冰冷的知识在脑中盘旋,却又无一实物可以触摸。所以无论他受到多少人的尊敬服从,仍然显得孤零零的,只有在那位身边的时候才有真正的安宁平静。

  远远不能称之为悲惨,却足以吸引对方大部分的注意力。

  塔克拉思考着,然后神情发生了变化。他笑了起来。

  这是一个几乎算得上宽容的,一种成熟大人的笑容。

  他直起身,走过去,经过范天澜身边时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真是个小鬼。”

  然后他走向会议室的出口,推门而出,步伐轻快。留下范天澜独自在桌前,对这个有点烦人的同伴向来敷衍冷淡的脸上非常难得地出现了别的神情,并且只用一个符号就能概括——

  “?”

  帝都的使者团来到人类的聚居地的时候,正是日和夜的交界,在晖红的暮色中,晚风拂过田野,短暂休憩之后,他们换了另一种钢铁怪物的坐骑,听着金属撞击的铿锵声,鼻端飘荡着煤烟水汽,在路旁高大立柱上耀眼明灯指引下,一路行往远方的华灯璀璨之地。经过数不清的整洁精致远胜于撒谢尔原住地所见的建筑,宽阔的灰色道路不断在他们眼前延伸再延伸,在光明不逊于晨日的路旁,偶尔有似乎拿着武器的守卫巡过,从路旁高大的房屋透出火彩亮光的大窗户中也会有人探出头来,看着他们一行经过。那些一晃而过的好奇面孔中有人类,也有狼人。

  最后,他们在一处看似宫殿的群落前停了下来。

  高大的兽人们从这个怪模怪样的坐骑身上走下来,轻微地活动着有些僵硬的手脚,同时仰头看着这片被木栅栏包围起来的庞然大物。

  这是唯一一处与他处有明显界限的场所,虽然围墙显得十分寒酸,被魔法灯具照亮的广场地面看起来仍是土壤的质地,而且广场只能说略有规模,远不如围绕在广场四周的那些方方正正的巨大建筑令人感到压迫。不过压迫感也许只是因为它们的黑暗,除了路灯,只有寥寥数个窗口亮着灯光,但与如同被光明笼罩的其他所在相比,那点微弱亮光看起来和黑暗一样如同不怀好意。

  兽人们再度想起关于那名人类术师的传闻,绝大多数的传闻都是关于他的力量,剩下的有描述他“单薄瘦弱,看似凡人”,也有形容他“有如黑夜噩梦,仅是目光便能泄露力量,摄人魂魄”……然后,站在木头大门前的两名黑发人类向他们敞开了道路。

  “族长和术师已经在等待了。”引路的灰狼笑着说道。

  使者队伍中有些兽人不安地交换了眼神,想要说话,却在前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