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三种道路(1/2)

加入书签

  “来自你在另一边所见的事实?”斯卡问。

  “来自理论,经验和模型。”云深说,看到斯卡对陌生词汇的反应,他笑了一下,“或者说思考。有些事情在我所知的过去发生过,与我们的现在很不一样,但有共通之处,根据它们,我设想未来也有几种可能,在那些同样的规律的前提下。”

  斯卡等待着他说下去。

  “一种,我们的建设继续下去,三酸两碱的生产终于平衡,将是这个世界最大的钢铁厂得以建成,我们目前能够生产的产品产量得到极大的提高,源源不断的商品被生产出来,瓷器、铁器还有布匹,一小部分机器,接下来,它们由我们自己的,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运输贩卖到任何地区去。我们向外倾泻多少产品,就有多少金钱、材料和粮食回到这里,并且只进不出。旺盛的贸易将持续一段时间,不过,因为生产力的差距,即使在世界范围,能够消耗它们的人口也是有限的。市场会在一段时间之后被充满,利润降低,交易减少,生产出来的产品被积压。这种状况可能持续一段时间,直到我们自己缩小产能,甚至于关停某些工厂,只留下作坊。在这段时间内,如果没有发现新的能源,我们的技术将会朝另一种方向发展,但在总体上,我们的扩张会陷入停滞,已建成的工厂规模不会再扩大,同时因为对自身财富和知识的保护,不断受到外界攻击而选择封闭,然后与外面的世界更明显地切割开来。最终可能成为一个孤立的,保守的,难以进步的实体。”

  云深将报告放到桌面,“另外一种,依旧是根据目前情况推断,前一阶段的的发展是类似的,不过,在获得财富的过程受到挫折,通过正常交易无法打开更多的市场时,我们可以选择另一种方式——通过威胁、侵略以及颠覆等方法直接打开门户,不必经过中间商和代理人,直接向那些不能抵抗我们的国家和地区进行强制倾销。而这些做法最好的结果,是占领这些国家和地区,使之成为殖民地,通过掠夺,奴役,森严的等级,使我们的政治,教育和制造中心更多更快地吸取财富,无论遭遇何种程度的抵抗,我们的军队都保持着毁灭性的战争能力……这样,最终可能形成一个横跨日落到日出之地的巨大帝国,在历史上光辉灿烂。”他停顿一下,笑道,“然后,它的发展也会停下来,并且应该是会从内部分裂的。”

  他的声音依旧温和冷静,“还有一种,我们还有条件尝试一种可能。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我们将目光放得更为长远,跨过时代的障碍,看向大地,也同时看向星空。”

  斯卡用了相当一段时间来理解这些由许多新词组成的话语的意义,这段时间他已经在语言上有了明显进步,但仍然接受得十分艰苦,过了好久,云深又批完一本报告,他才说道:“你想得可真远。”

  云深微微一笑,“如果没有特别的例外影响,对单一的,线性的事物发展进行推测,是头脑的日常活动之一。”

  斯卡敏锐的本能把这句有点伤害他的话完全忽略了,又艰苦地思索了一会,他说:“不是‘守财奴’,就是‘奴隶主’?”这两个词语他用的是通用的人类帝国语。

  “也可以这么理解。”云深说。

  “还有一种,最后的一种,你唯一选择的,也是正在做的那种。”斯卡说,“一个‘神国’。”

  “我既然从未相信神明的存在,那么所有选择最后一定是回到人的身上。”云深说,“没有人能够超越‘人’本身,我们的一切思考和幻想都建立在现实之上,没有不长根的树木,也没有无源头的流水,‘物质决定意识’,即使有魔法存在。但在这个原理中,在此界和彼方发生过的无数事实,都证明了人能对自然和自身作出极其惊人的改变。幻想之乡是人们对脱离痛苦的渴望的集合,一些人用来自我安慰,一些人则想要寻找进入的道路,无论他们的尝试是否成功,对未来的可能性的探索,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强大的动力。”

  有时候跟这个人交谈真是痛苦的事,却又是非常必要的,不可逃避的。斯卡说:“我同时感觉到了你的大胆和小心翼翼,也是因为过去的经验?”

  云深思忖了一下,“倒不全是如此。人只要做事就难免犯错,尤其是在进行一项系统的工程的时候,我能够追求的,只有把代价降低,到能够让我自己承受的地步。”

  斯卡看着他,真是难得听到他只提到“我”而不是“我们”。但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既然这一切都是由他开始,那么接下来该往哪去也应当是由他决定,只不过他似乎又总是受某些陈规旧俗的桎梏,肯定有许多人能为他痛快去死而不问所谓意义,但他就是不肯付出更大的代价更快地达到他的目的。然而如果他真是那种蛊惑人心之徒,他们就不会有如今的局面。

  “你这样拖拖拉拉的,难道就不担心你的那些年轻人们不耐烦?”斯卡问。那些帝都来的傻瓜们还在这里的时候,屡次表现出对他和这个人类、他的族人和那些人类和平相处,协商共事的画面的惊讶,甚至在背后胡乱猜测,斯卡倒是不认为他们大惊小怪,要是以前的他也会对现在的自己感到惊讶。但有些改变时如此地非同寻常,又合乎常理,令人痛苦,却又无法拒绝。

  云深说:“在满足了食物,住宿和安全的需要之后,人们自然而然就会开始追求更高的价值,而他们追求的事物基本上只有两种,一是权力,二是未知。权力的本质是分配财富,未知包括了所有已经发生却还未被认知,未发生却可想象的具体事物,这两种追求的过程和结果形成了人们改造现实世界的实践。当然,人本身非常复杂,无论人体还是人本身的意志的奥秘,至今无人能探索到底,在过程发生的任何阶段,尤其要求人克服自身的种种缺点的时候,出现不同于我的期望的想法,是很正常的。”

  斯卡用最大的耐心听了下去。

  反正最重要的始终是结论。

  “所以,”云深微笑着说,“我或者给他们追求的空间,或者追求的方法。”

  斯卡离开书房的时候,感觉自己见到的是第二天的阳光——啊,那个清晨醒来就觉得随时能砍掉一百八十个脑袋的自己是什么时候的事?简直是一场惨败……

  于是他一路上都在不自觉地清除让自己感到负担的东西,等他见到药师的时候,似乎就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印象——他们谈了一些很遥远,而且有些可怕的事情,在生涩复杂的语言背后,那个人类好像又准备干什么了?

  他向药师倾诉了自己的遭遇,药师温柔地递给他一瓶辛辣的药油,询问了他数不胜数的问题,将他火辣辣的脑袋掏得空空如也之后,在一旁做笔记的精灵才说道:“这些预言确实有恐怖之处,所幸那位大人并不打算选择那些道路。”

  “结果未必能如他所愿。”斯卡说,“作为旁观者,你认为最可能发生的会是哪一种?”

  “第二种。”精灵说。

  “最不可能发生的,就是他所期望的。”斯卡说。

  “还没有去做,谁又能说是不可能呢?”药师说,“在一切都对我们有利的时候?”

  精灵和斯卡一齐看向他。

  “如果他愿意建立一个宗教的话……”精灵有点犹豫地说。

  “他能战胜自己的**,我不能。”斯卡坦率地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