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上善若水(1/2)

加入书签

  他们刚刚征入第三批新兵,?云深看过了相关资料,?然后问他:“我们要打造出什么样的队伍?”

  “战无不胜的。喜欢网就上。”塔克拉说。

  “我们如何做到?”云深又问。

  “充足体能,严格纪律,合理战术,?先进武器。”塔克拉说。

  云深沉吟了一下,?“思想呢?”

  塔克拉说,“用不着。”

  “为什么?”云深问。

  “人也是武器,?”塔克拉说,“武器只要磨砺。”

  为什么要知道一个人,一群人在想什么?

  即使没有云深的引导,没有范天澜的对比,塔克拉依旧非常清楚,军队这种组织并不需要太多的声音,以及不利于形成“集体”这种概念的待遇。人的欲求是永远不会满足的,给予越多,?他们想要的就会越多,?得到的越多,他们就越怠惰,塔克拉又不是一次两次听到有人问同样是住宿舍的,?怎么他们就不能跟那些工厂和工地干活的人一样舒服宽敞,明明他们更重要——一旦发生战事,?可是他们去保护这些没有武力的人的!也有人认为军事轮训毫无必要,各司其职,各安其位,?大家对自己的责任都清楚明白,何必这样加重负担,却不一定能产生什么作用?

  塔克拉觉得这些话也很有趣。

  他当然也会协助维尔丝的工作,把那些不应有的念头,不合适的言论软化消除,或者控制起来,不让那些爱叨叨的家伙影响别的正常人,不过这种活计就跟除草一样,除非你把它们连根拔起之后再来回碾上几十趟,让土地坚实得连水都渗不进去,不然过不了多久就得再来一次。人的杂念就像野草一样,在大脑这样肥沃的土地上自由自在,但要是让它们从脑子长到四肢,那就是他们这些主官的问题了。

  在军队里,人是另一种形式的武器,虽然更精密,更复杂,需要更技巧的操作和更谨慎的维护。不少人以为他们的武器就是他们的权力,尤其是那些满脑子新奇加入进来的部落青年,塔克拉在打击他们这件事上做得尤其顺手。

  “那么,这样的军队为何而战?”云深问。

  “为了你。”塔克拉说。

  云深看着他。

  塔克拉笑了起来,“你就是一切。这个理由就够了。”

  云深轻轻叹了口气。

  塔克拉愉悦地看着云深斟酌的表情,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回答有问题,不过这又没什么关系,有问题的是“我认为您说的都是对的,我干什么都是照您的指示去做的”——然后按照他们自己的心意搞成一团糟。他也知道自己最受云深认可的是他从不把军队当做是他,或者某个族群的东西,一支军队只能服从一个核心,无论他们是谁,为何而来。所有严苛的训练都是为了胜利。当然在云深的价值标准里,人的生命不是能够量化衡量的东西,然而只要战斗——连训练都会有伤亡,所以入伍这件事从来不是“找活干”,在军队里,不要想得到他们指望的“合理报酬”,理解不了和忍耐不下去的傻瓜,最好早点给他滚。

  每次把这种废物送走塔克拉都会感到很开心。

  “假设这样的状况,假如我们不得不进行一场烈度非常高的战争,战斗中的伤亡率超过百分之五十,假如因为某种需要,我们需要把我们的军队打散,单位从三人小组到只有个人,让他们散入城市或者部落,半年或者一年之后再召回,我们的军队还能聚集起来,重整建制,重新战斗吗?”云深问他,“如果有一天,我们不需要再保持这样高的战备比例,即使有人功勋卓著也必须离开,我们能让他们心甘情愿服从命令,铸剑为犁吗?”

  塔克拉安静了一会,他没有问他们怎么样才会遭遇这样的绝境,他偏着头想了想。“很难。”他说,“几乎不可能。”

  有“术师”这个全能领袖在,一切皆有可能,但到了那个地步,大多数人大概只会哭喊着求他想出一个办法,寄望他展现“奇迹”。战争的武器,高端如他们如今使用的枪械火炮,低端如刀枪棍棒,到最基础的人的躯体,当它们被连续地不可抗拒地摧毁的时候,人的理性也会跟着被摧毁——他们的敌人已经向他们展示了被摧毁后是什么样子。

  那么,云深所说的,能够忍受一半以上的伤亡还能够继续战斗,连最小单位也打散还能维持组织行动能力的军队真的存在吗?

  如果这样的军事组织不曾存在过,云深就不会问他这样的问题。

  至于铸剑为犁……

  “军队是服从于统治阶级政治目的的暴力工具,”云深说,“我们的……或者说我的意志决定了这支军队的性质。”

  他又叹了一口气。

  “‘武器’,这是这支军队的作用之一。”云深说,“但越是锋利,越是强大的武器,就越难长久保持,人也同理。”

  “你想要我们是什么样的?”塔克拉问他。

  “像水一样。”云深说,“上善若水,坚不可摧。”

  水是什么样的?

  它从来没有固定的样子,就算它冻上了,也没有一片雪花是相同的,不过云深从来不会故作高深,他向塔克拉解说了水的几种物理性质,当水是一个考点的时候,它是?(对某些人来说)枯燥乏味的,但当这种自然界的基本组成物质和人类最暴力的机关联系起来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种感性参照物,将组织建设的问题转向了类似哲学的思虑。

  “最高的善良是像水一样……”塔克拉翘着腿翻自己的笔记本,看着范天澜在某一页备注的“上善若水”,“善良?”

  他啧了一声。

  “术师理应拥有和他相称的武装,对我们也理应有更高的工作要求。”维尔丝说,“虽然可能在有些人看来,这种目标遥不可及。”

  塔克拉挑起了眉,“不是又假又空?”

  “如果是别的人……如果有别的人说出这样的话,那是的。”维尔丝说,“但术师说的那就完全不同。”

  虽然术师并未刻意追求权威,但如今的他确实有了任何话语都会被视为权威的地位。

  “虽然在我们的历史中,只出现过为崇高目的而战斗的军队,从未有过本身就是道德标范的群体……若非这是术师的理念,我会说这种组织几乎不可能将这种道德持续下去,这与我们作为暴力工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