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酝酿已久(1/2)

加入书签

  角落里有人低声讨论。

  “阿兹城的勇士们已经来了。”

  “可他们还不敢动。”

  “我们可以趁现在把他们放进来——”

  “不行!”有人厉声制止了他,?“你昨晚没有看到?他们的防备得像一个铁桶!所有的路口都有人值夜,?灯火要亮到天亮!”

  “那现在呢?在他们出城到一半的时候,我们把门关起来,?他们攻击外面的人类,我们消灭城里的?”

  “蠢货!你不要说话了,这些统统不行!我们不能找死,?我们没有干掉那些人类,?会被他们联合其他人把我们干掉!我们只要等着!缺不了你我的好处!”

  一个堪称庞大的阴影从窗外投进来,所有人都噤声了。但来者只是经过。

  一位身高体壮的女性快步走在路上,时不时有人和她打招呼,她微笑着向他们点头,?然后继续在车辆和人群之中寻找着。拉比大娘找到伯斯的时候,他正在和一名褐肤白发的队长对单子,?巴罗把单子向伯斯一推,?对她笑道:“我可总算把您盼来了。”

  “我可舍不得你这样的好小伙子挨饿,?”这位声音有力的狼族女性说,一只手把篮子塞给他,?“虽然我已经把你们给饿着啦。”

  伯斯在清单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才抬起头来,不用她招呼,他自己就用篮子的盖布包了几个薯饼,倒不是他非得当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待会他还有些工作,?带了油的手指肯定会让文件一塌糊涂,?他们现在可不方便随便敲一家人的门去拿水了。他把它们一口气吃完,然后又喝了一小罐甜酒。拉比大娘很满意。

  伯斯抬起头,对她说:“你留在这里的任务会很重。”

  “不会比我的身体更重的。”她说。

  “不,如果说我有什么人是绝对不愿他被牺牲的话,”伯斯诚恳地,“那一定是你。”

  拉比大娘爽朗地笑了起来。“你的话真是比蜂蜜还要甜,可是我不会因为这个就害怕承担起责任来,男人天生就爱勇猛冲锋,你们现在让姑娘们也跟着变得威武起来了,可是要说耐得住和静下来的本事,还是我们这些老女人更强一些。”她用那双温暖的眼睛看着他说,“你们走吧,我们能把自己照顾好。”

  她回到了人群之中,一些女人上去把她围住了,有些男人想挤过去和她说话,但是很快被女人们赶走了。她们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特别团结,莉亚很向往这种能力,因为她做不到这样,这可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个姑娘。要说在这个地方待了那么长时间,伯斯见过的称得上有力量的人物,拉比大娘必须算一份。

  伯斯最后看了她一眼,走去了下一个地方。

  他和其他队长一起检查了每一个集合点,查看了牲畜,车辆和人员的大体情况,清点了物资的数量。作为援建队伍最高的负责人,他离开一个集合点的行为就是一个信号,在他走后,姑娘小伙们爬上车子,扬起鞭子,马蹄哒哒落地,车轮在道路上辚辚驶过,他们像一条小溪蜿蜒过城,向着城门行去。

  城门今日全部敞开,宽度足以让八匹马并行而过,砖石铺就的硬质道路到这里为止,先行的载重车辆在土路上压出了清晰的车辙。太阳刚刚越过群岭,草上的露水未干,人的影子,车马的影子长长地落到地上,几乎连上到远方的田野,秋日清晨的风凉得像井水,微风拂过年轻人们的发梢耳尖,他们有许多人在这里回头,回望他们建设和生活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地方。

  他们心里也许想着“再见”,也许想的是“再也不见”,不过别人看到的只有一件事——

  他们正在离开。

  有人用眼睛确定了这件事,然后一片阴影从河谷中升起,散入林地中。

  伯斯站在最后一个集合点中,看着所有人都上了车。路撒差不多是最早离开的那一批,和他的好友一起,在队长巴罗向他招手的时候,伯斯点了点头,他向前走了几步,又转过身,看向这处宽阔晒场的对面,田地里还有很多玉米收获后留下的秸秆,风吹动它们宽大的叶子,发出沙沙的声音。

  巴罗也从车上跳了下来,走到他身边,低声问:“有人?”

  伯斯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抬手取下了背后的枪支,将它平端起来,抵住肩膀。

  一声枪响划过原野,淡青色的硝烟溶入风中,伯斯收起了枪,车上的所有人都在看着他,背后很远的地方有兽人往这里跑来。

  “打中了吗?”巴罗问。

  “我没看到他们在哪儿。”伯斯说,“不过这样就够了。”

  一名狼人从地上站起来,掸开肩头木屑,抬头看向身边树上的那个大洞。

  马车摇摇晃晃,伯斯听见背后大门吱呀关闭的声音,他没有回头,他身边也没有人回头,巴罗对他说:“你看这些土地,还有那么多的作物没收,真不知道会被那些野兽浪费多少。”

  “那也跟我们没关系。”伯斯说。但他还是随着他的目光一起看向两边的田野,四野空旷,平坦如席,他们栽种的田间林道还未成型,那些只有一人多高的小树单薄地划出模模糊糊的分割线。

  他们来到的时候这里是什么样的来着?他都快忘记了,他们在这里做了太多的事,人可以离开,钢铁可以拆走,但他们的时间还是被刻印在了土地上,他们在这里付出的一切被离愁思绪搓成了一条不断绝的细线,牵在他们的心头。

  “大娘肯定会心痛得要命。”巴罗又说。

  “她要心痛的也不止这一样两样的。”伯斯说。

  巴罗笑了起来,“你可真没良心,她可一直说你是个漂亮小伙子,好男人,又甜又软的面团团什么的。”

  伯斯面无表情,车上的其他人低声笑了起来。

  “她可能会有些艰难,虽然莉亚和图塔都留了下来,可那肯定会很困难。”巴罗又低声说,“我们一走,那些蠢货就得势了,虽然我看他们也高兴不了多久,豺狗早就盯上了这里,等他们攻过来,拿下这座城,豺狗就会变重新成昂着脑袋的狐狸、豹子和熊,跟在吃肉的后面捡骨头渣的,可就轮到那些蠢货了。”

  “他们太久没被人打痛过了。”伯斯说。

  “蠢货还是豺狼?”巴罗问。

  伯斯抬起头,“都一样。”

  急促的蹄声自远及近,他们看到了道上被激起的烟尘,巴罗伸手探向旁边,绷紧了肩背,伯斯盯着来人。

  几匹快马与他们擦身而过,马上的兽人在那一瞬间转过头来,和伯斯他们照了个面。伯斯认得其中两张面孔,对方也认得他——至少认得他的毛色。

  “谁?”车上有人问。

  “纳纹的儿子。”巴罗说。

  “他赶回来想干什么?”一名狼人问。

  “大概是因为没人问过他们的意见,”伯斯淡淡地说,“他们需要回来表达一下。”

  那几名兽人在城门完全关上之前进去了,纳纹族长刚刚疲惫地回到自己的家里,大门就砰一声被人撞开,惊得他手上的饮料全顺着手臂往下流淌。他顾不上自己的蓝布衣裳,抬头看向风尘仆仆的来人,吃惊地站了起来。

  “谢拉!”他迎上前去,“你怎么会回来?”

  “除非我死了,才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年轻的狼人大步走进来,解开皮袋,肩上披风也甩到一边,两名狼人则守在门口,“父亲!你们怎么能这么做?!你们竟然敢驱逐我们最大的依靠?”

  纳纹族长闭了闭眼,“你还很年轻,谢拉。”

  “‘年纪不会给人智慧,只会让人谨慎’,你们明白你们在做什么吗?”谢拉激动地来到他面前,“我知道有人已经无药可救,但是父亲,为什么您也和他们一样,为什么连我们的部落也要加入进去?”

  “难道我们还能和他们分开吗?”纳纹说,“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我们就是一体的。”

  谢拉猛地挥手,“因为您——您放弃了权力!”他追问,“您为什么会放弃权力,在他们已经选择了您,甚至直接交到您手上之后?您曾经是最愿意接受变化的,为什么在这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在我们已经完全接受了那些人之后,您却变了?您变成了这样,难道不知道这就是背叛?我们已经从人类那儿得到了足够多的好处,为什么你们还不满足!”

  纳纹叹了口气,“不满足的不是我们,是他们。”

  谢拉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纳纹族长走到门边,左右张望了一会,才回到屋内,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他们还没走远,我会为你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