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一线牵(1/2)

加入书签

  狼人百夫长只看了一眼地上抽搐的死人,?然后就转过头去,?阴沉沉地看着那个又给弩机上膛的狼人,他没有去看那个偶尔晃过射击口的女人,?他的眼里只有那张年轻的面孔,仅仅从外形就能看出,他们的祖先来自同一个部落,?在许多代人前,?他们是冰川狼族,在萨莫尔陛下的指挥下奋勇战斗,而如今他们站在这里,灯火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他们各自立于在明暗两端。

  进攻的兽人为他们遭遇的挫折感到震惊和困惑,他们已经作出攻击的姿态,?却因为对面的武器犹豫不决,?他们大多数都认得那些弩机,?在出发前,那些来自人类的武器被放到他们面前,?用计策和阴谋获取了它们的狐族向他们描述了武器的一部分威能。火光照亮了阻拦在他们面前的对手,?居然没有几个看起来像是战士的兽人,从木板后露出来的眼睛至少有一半是属于女人的。

  熊人百夫长咆哮着提起了他的向导:“骗我们?!”

  “不不不!”那名豺族人惨叫起来,“我们也不知道,这不关我们的事!是这些女人……这些女人!她们背叛了我们!她们投靠了人类!”

  兽人们不可思议地低语起来,?一名豹族百夫长向前走了几步,?又一支箭射到他脚下,?他向后让了一步,举起小盾挡在身前。狼人百夫长退入人群,带着他的属下隐入黑暗,一双明亮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的行动。

  “女人!”他大声叫道,“你们的男人呢?是谁让你们在这里对付我们?”

  “他们不是躲在你们后面吗?”那个蛮横的女人说,“我们为自己而战!”

  兽人们怒吼起来,熊人随手将被他掐得半死的兽人丢开,“女人滚开!”他怒视前方,“让那个叛逆来跟我们说话!”

  墙头那个一直沉默的撒谢尔狼人向下看了一眼,一声不吭地让开了位置,然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升了上来,“你们要跟人说话,还是跟我们手上的武器说话?”

  另一些坎拉尔城的人用声音支援她,女人们朝这些兽人吐着口水,一边高叫“这是我们的城市!”“侵略者滚出去!”“你们这群强盗!”“没卵子的混账,叛徒去死吧!”“别想我们让开,你们敢不敢拼命?”……受此大辱,阿兹城的兽人们怒不可遏,他们悍不畏死地向前拥去,一边用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语言回击,更多的武器从木墙顶上伸了出来,然后一支长柄战斧飞越空中,精准地投向路障间的隙口,劈到一块光滑的圆盾上,然后被那精钢的质地弹飞到一边。

  那名年轻狼人刚刚把盾牌移开,那个狼族女人就毫不犹豫地松开了扣弦,两名兽人顷刻倒地,鲜血和死亡是比任何语言都刺激人的口号,僵持的局面像被砸到地上的罐子一样破碎了,搏杀开始了。

  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坎拉尔城的另一半已经落入了阿兹城勇士手中,如此迅速,是因为袭击者几乎没有受到抵抗,当被惊动起来,寥寥几个有勇气拿起武器警戒的兽人从门边露出脑袋时,看到的是侵略者被他们熟悉的部落首领像朋友一样迎接了进来,他们提着玻璃风灯,走在砖石道路上,那些全副武装的兽人四处探头嗅闻着,看着黑暗中的建筑轮廓,他们的眼睛闪着绿光,他们的领头人作出放开的手势之后,他们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朝四周扑过去。

  “这些房子可真大啊。”

  “那是当然的,这里都是为做大东西准备的。”

  “那这里住了多少人?”

  在零星的惊叫和吼叫声中,阿兹城的千夫长和那位族长交谈着。

  “只有几百人,这里是加工木头,制造陶器和晾晒泥坯,还有干别的重活的地方。”

  “什么?”来者说道,“我们进了一个粮窝,你却告诉我们这里没有粮食?武器和工具放在哪里?”

  “这里有一些铁锨和锯子——我知道这没什么大用,”那名族长说,“是可恨的人类把武器拿走了大多数,剩下的武器和更多的工具被他们锁在了北边的仓库中,临走之前他们一直死死守着那儿。然后他们又把钥匙交给了那个纳纹的女儿,那是个非常不像话的女人,只是因为勾搭到了一个撒谢尔叛逆,就完全不将我们放在眼内,我们期待你们来解放我们的时候,他们已经把同样不听话的那些人聚集在了北边……”

  千夫长停了下来,“你现在才告诉我们?!”

  “可是消息已经传递给了戈尔兹大人,你看那边的火光,他们肯定已经打起来了。”

  “那也是狗娘养的!”那名千夫长咒骂起来,“他把他的亲信都派到那边去了,让我们来这里捡骨头!”

  他猛地转头,对四周已经冲入离他们最近的房舍翻找,还有使劲想撬开一些上锁大门的同伴怒吼起来:“别找了!都给我滚回来!这里是没油水的骨头地,骨髓都没有了,好东西都在北边!就要被戈尔兹的那帮野狗拿走了!”他转身大步走向来路,“快点!要来不及了!”

  被他甩在身后的部落族长急步追上去,然后跑了起来,所有兽人都跑了起来,刚刚受过一场大惊吓的兽人许久之后才敢从居所中探出头来。

  “他们走了吗?”

  “不,他们只是去北边了。”

  “他们能撑得住吗?”

  “那些都是北边原野和山林来的勇士,看他们的模样和刀锋,是多么可怕呀!”

  “我们应该听莉亚那帮女孩的话,去跟他们在一块的。这些部落勇士难道不知道,我们只要在坎拉尔城,不在乎是谁在我们头上,他们怎么能像刚才那样对我们呢?”

  “可是如果去了那里,莉亚和她的男人输了,我们就要变成奴隶了。”

  千夫长带领的这三百多名兽人拼命朝北边赶去,被欺瞒的怒气鼓胀了他们的胸膛,他们的眼睛已经能够看见那些提前一步的混账抢到了多少战利品,占据了多少有利的地方,然而当他们赶到那仿佛烧起了大火的地方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那些也应该被称为同伴的人的尸体。

  很多的尸体倒在地上,尸体上和砖缝里都是箭簇,还有活着的人在□□,另外一些人躲在两边房屋的间隙中朝前方射箭,箭支越过燃烧的木墙落在后方,看不到射中了多少,有几名勇气惊人的战士已经举着盾牌冲到了那堵单薄的墙下,但他们刚刚将手攀上墙边,摇晃了木墙几下,他们的盾牌就被射成了猬鼠,而他们自己也倒下去成为尸体的一部分。坎拉尔守卫者的武器精良得令人吃惊,他们在这个人为的关卡后,只要不知疲倦地射箭,就把众多阿兹城的勇士压得不敢露头——他们的箭支简直无穷无尽!

  千夫长刚刚带人来到就被射倒了几个人,连他的胳膊上都中了一箭,他抓住箭杆猛地一拔,带起一溜血滴,像那些抬不起头来的人一样躲到了路边,他的部属也纷纷后退,□□追着他们的屁股。

  “这帮废物!”他咬牙切齿地说。

  他看到那堵墙仿似破了一角,用粗麻织成的沙袋倒在地上,是油或者别的什么在沙子表面燃烧,又一支火把从墙上掉了下来,落在一具尸体上。他抬起头左右看了看。

  “你们只能看见一条路吗!”他又骂道。

  “那就滚开!别缩在我们背后!”隔了一栋房屋的人骂道,“他们才有多少人?大半都在这里了!”

  青筋从千夫长头上爆出,他记住了这家伙的脸,然后再次转身——他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背对着他的敌人!

  只有百夫长及以上才有资格看地图,千夫长凭着记忆,带领三百人穿过房屋的阴影,他知道人类走的时候肯定会留下点什么,可他没想到他们留下的不只是武器,还有这些顽固的抵抗者,明明他们已经和至少一半的部落首领谈妥了,他们会管好自己的族人,让他们顺顺当当地接手这座被人类抛弃的城市,而且他刚才听说了什么?那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