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战斗结束(1/2)

加入书签

  外邦人险之又险地退后一步,?极其幸运地避过了这凌厉一击,他再度抬头看向伯爵,?脸上惊怒交加,?旁边的侍从一拥而上将他按下,他闷声不语,?直到被麻绳捆住手脚拖起来,?他才说了一句话:“您会后悔的。”

  几记耳光打掉了他的声音,?他扭头吐出一颗牙齿。伯爵冷笑了一声,?“去死吧,?异端。”

  他抬起手,?轻轻一扬下巴。

  日头西坠的战场上,?这名脸颊青肿的外邦人被推到了阵前,?握刀的刽子手同另一名仆兵出大力压着他的肩膀,却始终未能让他的另一条腿跪下去,所以他们用锤子打碎了他的膝盖——用外邦人自己锻造的锤头。

  这名俘虏惨叫着倒了下去,?又被抓着头发揪起来,?风将他的哀嚎送到了远方,但这名外邦人很快就咬住了舌头,汗水很快湿透了他的单衣,?即使痛得五官扭曲,?他也只是抽搐着□□,不肯作出更多悲惨的样子。若是在平时,这份骨气应当得到一些赞赏,但在这里他得不到多少敬意,?其他人真正期望见到的,是这个外邦人痛哭流涕,乞怜求饶,为了活下去作出许多下贱举动——这样才能减少一些对面的金属怪物给人心带来的恐怖。

  仆兵拽着绳索拉直这个异教徒的半身,他挣扎着自己抬起头,刽子手于是松开了他的头发,举刀作出试斩的动作。数十步外的军阵中,如林□□背后,伯爵端坐于骏马上,全身披甲令他看起来雄姿英发,犹如战神,他手持长剑,指向对面,法术加持下声如洪钟,喝道:“这就是我们的敌人,是侵略人间的恶魔!哪怕拼上最后一条人命,我们也要将它们从我们的土地上赶出去!让我们看看,这些怪物的鲜血是什么颜色——”

  夕阳照亮刀尖和成片模糊的面孔,在大地上拖出影子的森林,伯爵以藐视的姿态目视前方,预备欣赏一道干净利落的刀光,等待一道喷涌的灼热血泉,明亮夕照映着他的瞳孔,印入他眼帘的画面,是——

  是刽子手的头颅突然炸开,像一个被打碎的水罐。

  清脆的炸响在风中传开,片刻的静止后,只剩下巴连着脖子的尸体颓然倒下。

  惊骇的呼声如浪涌起,袭击来得毫无征兆又如此凶残,即便许多人都听到了那道仿刺栗在火中爆开的异响,也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那凄惨的尸身才落地,外邦人身侧的仆兵张嘴瞪眼,转身逃离的脚步刚刚迈开,鬼魅般的攻击竟又不分先后来到,瞬间同样残暴地打碎了他们的脑袋;在军阵前列,目睹了脑花飞溅的士兵全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却,督战骑士马鞭握在手中,慌乱地四处张望,法师和他们的学徒震惊地吵嚷起来,端坐于马背的伯爵怒吼:“怎么回事?!是谁?!是谁!!”

  坐骑的蹄子不安地敲打地面,伯爵猛然转头,瞳孔缩小——在又一波的惊呼中,阵前一名督战骑士突然后仰,有什么东西从正面击中了那张茫然的面孔,但那鼻骨间钻出的、甚至不如小指大的一个小洞,竟让他的后半个脑袋完全飞了出去,碎骨,浆液和鲜血飞溅四射,骤雨一般敲在木盾,铠甲和人的脸上身上,又引起一片骚动。

  有一滴飞得极远的浑浊液体甚至落到了伯爵的手背,还来不及为那微凉的触感恶心,警钟已经敲在耳畔,此时的随军法师才刚刚展开他们的侦查法术,宛如废物,伯爵双目圆瞪,吼叫着“卫兵!卫兵!!”一扯缰绳,座下神骏抬首扬蹄,嘶叫着半立而起——

  迎面一阵微风吹来,一股力道轻轻推了他们一把。

  在远方,在对面的阵地上,绑着长辫的青年肩膀抵着枪托,黑眸铁一样冷。

  “不——!!!”

  击穿颅面骨的金属翻滚着将一切柔软组织搅成了浆糊,伯爵和他的爱马一同倒了下去。

  护身法术闪着微光包住了伯爵,他重重摔在地上,沉重如铁的马身压住了他的一条腿,近卫如梦初醒地扑过来,七手八脚将他从死马身下拖出来,伯爵诅咒着,痛骂着,挣扎着抬头,各种各样的声音塞满他的耳朵,他惊恐的眼睛越过那些晃动的面孔,倒映着天空,和晴空下不知何时被拦腰打断,仅余木皮,正在折倒的旗杆。

  “伯爵!”

  “阁下!”

  “伯爵被击中了!!”

  纷乱的呼喊掩盖了枪声,在仿佛被人遗忘的地方,外邦人俘虏扭动着拱起身体,勉力用肩膀抵着土地回头,几具碎颅尸躺在他身边,鲜血湿润了草根,染红了他的半张脸,他大口喘息,拼命眨着眼睛,仰面看着那杆旗帜一头栽下,然后,他哈、哈、哈地吐声,发出嘶哑的嘲讽。

  随着旗帜的倒下,无数惊叫裹结成团,恐慌借着声音火一般蔓延,鲜血和死亡带来的惊骇还未过去,主帅的受袭进一步刺激了浮动的人心,那原本勉勉强强能算是平直的军阵起了波浪,有了齿缺,变得疏密不均,有人畏缩成团,有人转身想逃,有人原地不知所措,只有少数忠诚的军官用挥舞武器和皮鞭拼命维持秩序,很快短了一截的旗杆被重新立起,扩音术将怒吼传至全军。

  “伯爵安然无恙!”

  “卑劣的偷袭!”

  惶惑的人心并未被完全安抚,但中军的反应足够快,至少没有人真正逃离阵营,新的坐骑被牵过来,卫兵们把伯爵重新扶上去,随军法师紧密围绕在他身旁,一层层地给他套上护壁,近卫组成的人墙外,督战骑士胆战心惊地重整队伍,提防着那邪异的法术袭击。

  狙击没有继续。他们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对面的敌人几乎算是沉默的。直到有人终于想起某个该死未死的外邦人,他躺在那几具凄惨的尸体中,还在喘气,并且对犹犹豫豫来拖他的人咧开嘴,露出了他染血的牙齿。

  受命而来的人脚步迟疑了。

  他们没有迟疑太久,因为战场的另一侧,外邦人的怪兽终于开始动了。

  大地在它们的步伐下震颤,来自地狱的咆哮高涨,金属刺轮一路拖碾,碎土扬尘,金色的烟尘翻涌蒸腾,如滚滚烈焰裹住了那些前冲的狰狞躯壳,宛如魔神——

  这些究竟是什么怪物!

  迎面而来的非人恐怖冲击着本就动摇的军阵,抽气声此起彼伏,士兵们颤抖着缓缓后退,伯爵的手在发抖,面甲下的面容抽搐,他瞪着那些宛如噩梦的怪物,摸了两次才摸到剑柄,“结阵!结阵!起盾!!”他转头大叫,竭嘶底里下着命令,在伯爵的怒吼中,军阵再起波澜。这支闻名诸侯的凶军确实不同于一般的乌合之众,连番打击后竟仍能重整秩序,纷杂脚步声中,一层厚重的镶铁木盾竖在阵前,又一层厚盾被流汗的双手架在上面;在瑟瑟发抖的盾兵背后,枪兵压低了身体;手握长锄的步兵身体前倾,双目圆睁看着前方紧绷等待;弓箭手们屈膝半跪,搭箭在手;马匹嘶鸣中,全副武装的骑兵从阵旁鱼贯而出,分作两道水流绕过正面战场,迎着怒吼而来的怪物向后包抄——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两百人守卫在怪兽背后,他们彼此间站得很开,看起来轻易就能冲成散沙。

  仆兵架着外邦人的肩膀,将他拖着退向后方的时候经过了伯爵的护卫圈,两人又一次对上了视线,伯爵的面孔掩盖在盔甲下,外邦人微微仰起脸去看他,眼睛亮得惊人,他的脸上仍有痛苦的痕迹,但那苦楚中似乎又掺进了幸灾乐祸的纹理,伯爵迅速转过头去。他没有下第二个格杀的命令。

  一身血与土的外邦人被扔在了那些玛希城曾经的贵人之间,他废了一条腿,被绑得像条虫子,正是报复的好时机,然而没有人动他,他们用憎恨的眼神看他,却又像瘟疫一样避开他。

  外邦人躺在地上,向离他最近的人说:“还好您没把阿托利亚带来。”

  劳博德城主用无神的眼睛看他,脊背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