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讲道理的方法(1/2)

加入书签

  这些因身份超脱世俗而骄傲的法师和学者也终于能理解,?奥比斯贵族的竭嘶底里并不只是因为软弱无能,诚然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愚蠢盲目,?连自己真正恐惧的事物都不能看清,?但作为统治奥比斯的阶级,他们仅凭本能就能察觉到致命危机。而时间并不在他们这一边。

  即使异乡人说要他们提供另一个战斗的战场,?让他们在自己最有影响的刊物上传扬他们的思想,?并保证这个战场是公开与公平的,?现实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奥比斯的贵族不能在真实的战场上取得胜利,?他们也同样不可能在精神的战场上取得胜利,?他们要对抗的并不只是一些强大的武器,?蛊惑人心的商品,?异教徒和他们的异端信仰等等……这些表面的东西。

  在奥比斯的统治阶级看来,?王国如今就像一棵生了寄生木的巨树,这无根之木越是蓬勃,国家越是衰弱,?所以他们悔不当初,?但事实可能同他们想象的有一些区别。异乡人并不向法师和学者们掩饰他们是如何将人们组织起来的,正如他们也不向那些被组织的人掩饰,他们提供交流服务的成员坦荡地将他们正在做的事作为理论的佐证,?亦如他们引导自己的队伍和学生,?他们确实是在想尽办法地让聚集来此的人不能离开他们而活,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要毁灭这个国家。

  他们不是为了占领这个国家而来的。

  这个结论比他们是还要令人战栗。

  这些法师和学者的本意是来同异乡人进行真理的战斗,但他们至今没有能过取得一个有效的成果,异乡人每一次都以“对,?我们也赞同……不过,我们也要看到……”的话术来应对尖锐的问题,不断模糊和转变双方立场,直到对手惊觉自己竟在以异乡人的方式思考。如果大法师在场,也许还可以用消灭肉身的方式来消除异端的思想,然而这些志愿而来的法师和学者年岁大多不过四十,虽有强烈的求知之心,却没有磐石不移的坚定意志,在异乡人的环境里待得越久,他们的思维就越受侵蚀,逐渐陷入迷思。

  越是迷惘,异乡人起源之地的诱惑就越强烈。

  作为研究一系的天赋者,这些法师和学者一直有意摆脱人世的种种束缚,寻找力量和心灵的自由,但在亡灵法师研究出灵性不灭的神术之前,人终究还是不能挣脱自己的肉身,作为生存者在这片土地上的智者,他们也不可能像那些愚昧的凡人那样轻易抛弃自己的信仰,全身心投入异乡人的怀抱。

  话虽如此,可那是来自异乡人智慧之都的邀约啊!

  哪怕只是简短描述,都令人不由对之心生向往。无论多么异端的知识,它们能具现于人间,便自有其道理,并且这道理不同于力量天赋的不可预知,不可复刻,是能落实到完全的凡人手中的。异乡人是连技艺一并同他们的理论传播的,也许不是全部,可只要前往那异端之城,便一定能探查到他们真正的力量之源。谁能不动心呢?

  但五域十国对奥比斯的援军正在路上,不日便将抵达。

  他们这些法师和学者不过是迷惑对手计划的一部分,怀有那么一种不光明的心理,以论战为名,期望在战争之前尽可能准确地探查出异乡人的实力。在这一点上,他们做得实在不如何。一部分是自尊使然,异乡人确实入侵了奥比斯,但要说亡国在即,那是危言耸听,他们怎能为那些愚蠢的统治者屈尊这般低劣之事?若非来自法师联盟的压力……但异乡人是如此真诚友好地接待了他们这些带着敌意的客人,不论观点异同的话,就他们接触过的这些异乡人表现出来的智慧和品格,已远胜过大多数的人类,无怪精灵将之视为同伴;另一部分,则是异乡人在日常中完全从不主动谈论他们的武器和战斗,即使偶尔提及,描述也是模糊的,这是一种合理的戒备,正如异乡人称呼他们为“尊贵的客人”而不是“亲爱的朋友”。

  白船游弋海上,王城中有数以百计的异乡人和他们十倍于此的追随者,面对汇聚精锐的五域十国联军,赢面在于谁手?

  这些法师和学者不知道。

  他们心中有一种隐约的感受,但没有人说出来。

  他们是不希望预感成真的,他们也不认为这预感会成真,他们本能地拒绝那些会动摇他们信念基础的邪念。法师联盟主导,三位大法师领军,这是多么惊人的阵容!只有两国交战才会动用这样的武力了吧?异乡人如今在奥比斯的实力已经堪比一国了吗?就凭眼下这些人口?他们建设的新城区确实造成了对国王的威胁,但他们同时也身处奥比斯人的包围之中。国王和贵族的恐惧并不易被外人理解,但他们那“过度”的忧虑也得到了足够的回应。难道他们还有什么地方没有考虑到吗?

  大法师出动的价格非常高昂,他们绝不会空手而归。异乡人只有区区两名精灵在此,其余人没有半点力量天赋,他们收买的佣兵更是见利忘义之徒,能够依靠的唯有那条白船了吧?但法师联盟已有应对之策,实际上,由于白船在码头之战时表现出来的强大力量,高阶法师们对之势在必得。

  这些法师和学者有一百条理由说服自己,然而无论这些理由多么强力,他们耳畔总有一个低语缭绕:

  是吗?法师联盟一定能赢吗?

  这个声音同样在奥比斯贵族头上阴魂不散,不过他们将之归为惨痛教训带来的阴影,血的代价只有血才能偿清,他们忍耐得太过委屈,如今已迫不及待。异乡人在下城区的诸多作为对奥比斯贵族的打击是沉重的,谁能让那些贱民活下去,他们就是谁的狗,异乡人教会了他们这无情的事实,连家宅老仆都对他们囤积粮食的做法叹息,并偷偷将娇艳的女儿送去下城区时,贵族们已经知道没有人值得信任了。

  异乡人必须被彻底消灭。

  所以他们的颓废只有一半出自真心,半真半假最能欺骗人,否则这些古老家族的传承者怎会如此脆弱?只是在那屈辱的和平契约之后,再说动五域十国的盟友就需要付出更高的代价,因为奥比斯失败得太快太彻底,法师联盟也需要审慎评价异乡人真实的力量,若非这批进入异乡人内部的法师和学者传去的内容实在动摇人心,他们也许还要再评估个一两年——异乡人占领的荒野沼泽变化再大,相比奥比斯的领土也不过方寸之地,何况五域十国这样广大的地域呢?而且如今那些异乡人不是暂时稳定了下来吗?虽然精灵很宝贵,白船也是万金不换,但他们在北边同样有重要的事务,事关整个法师联盟,并已进行到了一个关键时期。

  所幸的是异乡人野心勃勃,不但不见好就收,反而在抚松港立足生根,经营起一份好大家业。奥比斯的贵族已经决定不惜任何代价将他们驱逐出去,即使他们也对那片新城区垂涎无比——那可是足足三分之一个王都的新土地呀!有这样多排水良好的农田,这样通达的道路和这样完善的街区,异乡人对这片沼泽的改造是奥比斯的贵族一百年也做不到的,这不只是财富的问题。但不曾得到也无所谓失去,为了更崇高的目的,他们愿意将新城区拱手让出。

  只望联军速战、大胜!

  精灵,白船,还有三分之一的新王都。无论对谁来说,这个价码都足够有吸引力了,就算蔑视权势如法圣,也仍然是生活在人间的呀。经过商讨,法师联盟稍稍退让了一步,同北边暂时握手言和,好腾出人手来帮一下这个可怜的海滨国家。只是奥比斯的遭遇已传遍诸国,北边那些人自然也有所知晓,和谈之后,他们顺势提出了参与此事的要求。不过在公开的表态上,他们的目的倒不是在锅里加个勺子,而是对这不曾听说却搅动风雨的“异乡人”感到十分好奇,因而想要见识他们的能为。他们派出了一支中位法师领头的小队,不到十人的区区数量是不会对战局有什么重要影响的,何况他们一开始就表明自己会服从战事安排,绝不轻举妄动,联盟的法师们找不出太多拒绝的理由。既然法师们接纳了这支观察小队,国王和王公们自然也无异议,于是这支实际人数逾万,对外则宣称五万之众的联合大军出发了。

  奥比斯的贵族们喜极而泣,国王的秘密命令如闪电传至各地,要求领主们全力配合联军入境,若是哪位领主有额外主张,那么,联军不仅可以使用“恰当的暴力”来打通关隘,还可以合法征收部分财产以充军需。于是在充分领会国王的意志后,领主们也对异乡人同仇敌忾起来,大军便一路通行无阻,如入无人之境。

  与此同时,王都风平浪静。至少表面风平浪静。

  贵族们前所未有地联合起来了,作为这个国家的统治阶层,他们团结的力量是惊人的,相关的消息被他们严密封锁起来,并且由于异乡人暂停对外贸易,只有粮食贸易依靠海运勉强维持,大量商人滞留抚松港,那些私人的信道也得到了控制。异乡人没有表现出一点得到预兆的模样。

  他们的建设仍在依序进行,商队的组织有条不紊,劳工白天训练和干活,晚上上课,新城区入口仍是那几个看守人。法师和学者们听到一些人最近在谈如何将乱石坡上的一个小瀑布清理出来,好安装一个即将来到的新炼金造物。

  但在城区外,已经有许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