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胜一负(1/2)

加入书签

  “败者为奴……”

  这个险恶的条件终于让移民们骚动起来,刚刚经历了一天跋涉的人们带着或愤怒或不安或害怕的表情喧哗不已,声浪从前方向后传递,触底反弹后,在这支队伍的最前方渐渐沉寂了下来。

  “败者为奴?”

  有人声音平淡地重复了一遍,然后向前踏出一步。

  列阵等待的狼人骑士齐刷刷把视线投向第一个勇士,但这位名为洛江的青年只踏出一步,就有人从一旁伸出手拦住了他。一名狼人骑士抖了抖耳朵,很不满意地看着阻碍了第一场战斗的黑发男人。

  “败者为奴,是一人还是一族?”南山族长开口问道。

  “自然是一人。”伯斯回答他。

  “可以用武器?”

  “可以。”

  “一概不论死伤?”黎洪首领微微皱眉,问道。

  对面的一位狼人骑士几乎是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真正的勇士是不怕死的。”

  “我们不会下杀手,除非发生意外。”伯斯说,对上黎洪首领的怀疑的视线,他补充道,“我保证,不会发生不死不休的局面。”

  “真是骄傲的年轻人……”金发的子爵看着不远处的狼人骑士,低语道。前方还在就这次比斗的规则进行确认,子爵抬起头,相比身边的遗族人,他的身高让他轻易找到了他想见的。

  当初狼人骑士与他对话的时候,他还有些疑惑。后来事实证明是因为对方特意避开了狼人。前来接应的那位银发骑士在兽人族中绝对是难得的精明人,不过这种精明也是相对的,兽人一般一次只能专注一件事情,所以即使法眷者此时正在用一件非常奇怪的仪器观察着远方,那些平白长了一双利眼的兽人也没向人群之中看过来。

  似乎是发现了他的目光,亚尔斯兰侧脸看了这边一眼,然后接过法眷者的仪器收进他随身携带的巨大包裹中——子爵很愿意付出一些代价去了解那个神奇包裹的真正内容,就像他在这段俘虏生涯中经历的各种意外一样。不过相比外表温和的法眷者,这位舍弃过他的天赋骑士对他防备得多,即使法眷者主动过来接触,子爵也没有与这位力量难以捉摸的法眷者单独相处的机会。

  铿!!

  金属相互碰撞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子爵收回视线,对一位骑士来说,战斗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何况是在闻名大陆的天生具备强悍体质的两个民族之间发生的。

  灰色毛发的法莫斯横剑胸前,惊讶地瞪着剑身上的缺口。为了试探对手实力,双方刚刚交手都是一击即退,法莫斯知道遗族是力量与兽人最接近的人类,因此对对方表现出来的强劲毫不意外,让他意外并心痛的是,对手使用的古怪武器太过坚硬,简直是第一击就生生把他最好的一把剑砍废了!

  “……”伯斯皱眉。他知道那把古怪的武器是怎么使用的了,那居然是折叠起来的,虽然看起来依旧毫无正常之处,却比最初的形态增加了不知多少的凶险感。

  法莫斯大吼一声,再次挥剑,愤怒之下的狼人力量惊人,即使是遗族也被逼迫得向后退了几步。用锯齿部位卡住剑刃,法莫斯对面的青年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他手持的武器木柄却开始出现了危险的弧度,陡然撒手撤力,黑发青年迅速侧身避过剑锋,紧接着伏地伸腿横扫,法莫斯还未收力就被绊得向前踉跄一步,一股劲风向他脑后袭来,随着梆一声响,灰发的狼人身形顿了一下,随即轰然倒地。

  人类移民那方也响起了轰然的惊叹声。

  这个结果发生得太快,遗族青年赢得太利落,不仅兽人,连人类这边都没预料到。

  伯斯紧走几步,过去查看同伴的状况,方才法莫斯被击倒的时候,遗族青年是用铲背敲到了他的后脑上,这一点伯斯看得非常清楚,而检查的结果证明法莫斯确实只是被震昏了过去。伯斯抬头看向即使胜利也表情平淡,只在注视着手上那把武器时才在眼中闪过柔情的黑发青年,双方静静对视了一会儿,然后伯斯冷静地说道,“虽然法莫斯已经昏了过去,但作为他的队长,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你的奴隶。”

  他背后的同伴发出不甘的低吼声,伯斯抬起一只手,制止了他们。遗族那边很快出来两个人把法莫斯拖到一边绑了起来。

  “下一个是我,谁来?”

  随着声音一起出现的,是一头彩发斑斓,让人连看着都是一种折磨的男人,他的体型看起来甚至比洛江还小一些,身上却有一种比那位退到一旁的青年还来得危险的气息。在自然中有某种生物,它们总是隐藏在树梢上,落叶中或者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