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木匠的替代方法(1/2)

加入书签

  经过几次失败,甚至在穿着救生衣的前提下还差点溺死人,但洛江带领的这支小队终于在时限到来之前在宽度12米的河道中打稳了桥桩,最困难的部分一旦完成,剩下的工作就简单多了。云深的本意是先架起一座便桥,对工程技术要求不高,在听说差点淹死人的事之后,他找来了洛江,想把时限延长两天,但还没把意思表达出来,那位总是表情冷静的青年就有些激动地向他保证,虽然目前遇到了一些小问题,但他们一定会在规定时间之内完成他的要求。

  最后云深只能这么说:“努力是好事,但你们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请您放心。”洛江回答,眼神坚定如铁。

  ……就是这样才不放心啊。

  不过洛江确实实现了他的承诺,最后一块桥板在昨晚已经铺上了。云深在清晨来到的时候,建桥小队的人正在用绳索和树枝制造护栏。在验收了这条栈道式的便桥之后,云深给了这支努力工作的小队半天的假期,从今天早上开始直到午后,他们无需承担其他工作,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自由活动。但大部分人自发回到了这里,一群人经过商量之后,觉得还是给这座两米宽的桥边加上护栏为好。

  发现了云深的来到,离他最近的几个人显得有些紧张,“术,术师!”

  叫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力,其他人纷纷停下手上的工作,作为小队长的洛江有些不好意思地走了过来。

  “……您早,术师。”

  云深微笑,“早上好。”

  看到云深背后拿着各种金属部件的同族,洛江的眼神有些变了,“术师,您是不是又要——”

  云深点点头,轻声回答,“嗯。可以给几个人过来帮帮我吗?”

  “这是我们的荣幸。”

  经过上次的经验,这次水车的安装顺利了不少,和附近那架水车一样,用的还是云深从地球那边订购的部件。虽然附近就有大量木料可用,不过算得上木匠的熟手还没有锻炼出来,要用现有的材料制造水车,对他们来说还是困难了点。何况这些最近才伐下的木材还没有经过干燥,勉强使用的话,恐怕不到这个冬季结束就会开裂或者变形了。

  为了确保能达到云深需要的功率,水车立起了两架。曲柄把水车和变速箱连接起来,变速箱的输出轴与用大块表面刨光滑的木板拼接而成的工作台相连,经过几番调试,云深示意可以开始了。神情严肃的韩德族长走上前去,伸手扳下机器的开关。

  河水推动轻质水车的力量通过圆滑的金属部件传达到了变速箱中,齿轮相切,刚轴转动,在浅黄色的平面上露出一半的轮锯片由慢至快,嗡嗡地飞速旋转起来直至尖锐的锯齿化成一片虚影。一根削去树皮的原木被抬上了工作台,两个成年男子凝神静气地扶着这根木头,把其中一端推向正在飞速转动的锯片。

  周围的几十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逐渐靠近的锯片和原木,没有人说话,只有河水流动的哗哗声,机器运作的震动充斥着这片寂静。

  “呲——”

  锋利的合金圆锯片没有滞涩地切入了木料之中,木屑向四周飞射。在有些刺耳的锯木声中,周围的人发出了混杂惊叹和惊喜的轰响。原木慢慢向前送去,切割过半的时候,另外两人转到工作台的对面,由推改为拉。花了大概5分钟的时间,5米长的原木被整齐地剖成了两半。

  韩德族长再度扳上开关,机器暂停了。云深检查了一遍从水车到工作台的各部件的情况,

  没发现什么问题。他慢慢地松了一口气,看来照这个速度,伐木组这几天伐下的原木,不超过5天就能够照云深的意思处理完毕了。

  圆锯的运转还算顺利,接下来就是轮刨的安装。因为原理一致,这个部分的安装也很顺利。这次负责试用的人是洛江,他把一块刚刚从圆锯台上下来的木板压过去,闪着寒光的刨刀轻松地刨平木板粗糙的表面,来回推动几次之后,木板的表面就看不到木刺的存在了。

  洛江在宽大的木板表面摸了一把,沾了一手粉末状的木屑,他在板材表面敲了敲,回头笑着看向云深。云深对他点点头。

  水力动力的轮刨运转结果也符合预期。虽然与地球那边电机运作的同类设备效率很有差距,稳定性也有待时间检验,不过对在一个月之前对木头的处理还停留在斧砍刀削阶段的原住民来说,已经非常地了不得了。

  云深在自己差不多写满的笔记本上某一页打了两个勾,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