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力量大(1/2)

加入书签

  第一座温室大棚刚刚建好,后续的准备马上就跟进了。

  从沼泽那边运来的泥炭均匀地平铺在木制苗床上,经过水枪喷出的水雾湿润,然后细碎的种子被人小心地撒了上去。只是苗床还占不完这座大棚的空间,已经稍稍露出芽苗的薯种也分装进直径10公分的营养钵,在木架上一层又一层地摆放起来。梯形向上的立体式排列方式充分利用了空间,黑色的营养钵在架子上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仅仅就视觉效果来说也算的上壮观了。

  云深看了一眼温度计,这时候的室外温度在19°左右,大棚里的温度已经上升到将近30°,浇过一次水之后,湿度不必测量,用皮肤就能感受到明显的提高。他低下头去看工作日记,午后明亮的光线透过塑料薄膜照下来,云深被纸面的反光映射得微微眯起了眼,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为他遮出一片阴影。

  云深抬起眼,看向身边那位身姿挺拔的俊美青年。来到这片土地之后,准确地说,是在子爵离开之后,范天澜身上原先那种凌厉得仿佛能够割伤人的气势渐渐收敛了起来,虽然谦和之类的气质还是与他完全无关,但云深那根迟钝的神经也能感应到他已经有了一些改变,至少不会光是接近就让两三岁的孩子因为害怕而大哭起来了。他跟云深默契也加深了不少,有些时候,云深没有开口说出来的事情,不必任何眼神接触,范天澜一样会感应到然后做出反应。

  就算是在过去的团队中,云深也很少遇到这样契合的同事。带着微妙的类似欣慰的心情,云深收回视线,低头在笔记本上写了几笔。

  “天澜,你已经把500个常用汉字都记下了吧?”

  “是的。”

  “字典你也会用了,”云深合上笔记本,和他一起从温室里走了出去,“你学习的速度真是比我快多了。”

  在小孩子们为小夜班上谁的表现更出色而暗暗较劲的时候,范天澜跟着云深学习的进度已经差不多到了初中阶段,除了数学曾经向某位贵族学习过,基础还不错之外,其他科目他基本上都是从头开始,因此这种进展可以说似乎非常地惊人。而且这些进步不仅仅表现在数理化一类的重点课程上,他对这些知识的基础载体——文字的吸收速度也令人感到惊讶。从从主动提出学习到完全记忆500个常用汉字,范天澜只用了短短两周不到的时间,虽然词汇量还比较少,现在他学会了如何使用字典,进步只会更快。相比之下,连总结会议发言也要跟他对稿,通用文字还学习不到200个的云深暗地里也不免感到有些惭愧。

  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放手让天澜自学了,不过在那之前,他那顶一半充作工作室的帐篷空间已经狭窄到连晚上睡觉都有困难的程度了,新来的书要挤进去,恐怕要把一部分东西先清走。

  “还是不够用。”范天澜木着一张英俊的脸说。他学习的东西越多,这个人和他讨论的话题越深奥,基础还非常薄弱的他时常跟不上对方的思维,而这个人这时候往往是径自陷入沉思,或者去翻找资料,或者拿过图纸修改,然后还会对他说一句谢谢你给我提供了思路。

  ……在工程师云深的领域,再少见的天才现在也是彻底的菜鸟。

  云深轻轻挑起眉毛,然后微笑了起来,“不要太贪心,慢慢来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既是助手又是卫队的遗族青年在温室外的围观群众中开出一条通道,云深默默地看着那堵人墙,连忙快步和范天澜走了出去。现在正是午休时间,吃过午饭之后暂时空闲的人们对今天出现的新鲜事物很感兴趣——或者说,对术师带来和因他才出现的各种造物,这些在过去一直处于低发展状态中的人们都表现出了很热情的态度。

  早已习惯现代工业文明的云深可能不能理解,他在可以说极度困乏的环境下开展的这些改造,给这些单纯的原住民造成了怎样的震动。虽然云深暂时还没有时间对人们完整描述他的整个规划,但是从正在逐步实现的各个项目中,大多数的人都有了一种模糊的感觉。

  他们现在所做的,不仅仅是为了生存而已,这位神奇的术师带给他们,可能是一个梦一样的未来。

  因此就算对自己的工作还有许多不能理解的地方,无需队长或者组长如何鼓动,人们都会尽力去配合从术师那儿传达下来的各种指令。

  充实的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夜晚到了,晚饭过了,接着就是已经成为惯例的总结会议时间。除了少数情况,云深都会保证会议在半个小时之内结束。

  云深坐在座位上,静静听着各队队长向他报告今天他们的工作进度,和往日不同的是,他在这个时候一定会放在手边的钢笔转到了范天澜手上。后者手上拿着一本空白的记录本,修长有力的手指握着笔杆,落笔的速度虽然不怎么快,却已经很流畅了。

  例行报告是云深加给他们的习惯,报告本身当然是简略粗糙的,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在面对云深的时候说话总是不太流利。而各队队长能够描述地最准确的还是他们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进度只能表达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