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来者是客(1/2)

加入书签

  正蹲在宿舍的最顶层上,给搭建鸡舍的大人打下手的风岸转过头,在这个高度,他可以看见那支正从西侧向着这边行来的队伍,在一堆黑灰色的皮毛中,某位骑士跟他那位兽亲的银色毛发十分显眼。

  移民至此地的第一个月,以遗族为首的移民联盟来了第一批客人。

  “毛茸茸他们来了?”把碍事的额发削去,散发也用绳子绑到脑后,终于把面孔完全露出来的塔克拉放下手里的木条,站了起来。正好他做木工也做得有点腻味了,跟集体宿舍这种令人心力交瘁的大工程相比,不过是把木条用钉子拼凑起来的鸡舍真是弱爆了,站在宽阔的顶层露台边缘,他眯起眼看着那支速度缓慢的队伍,“哈,这次看起来带的东西还真不少啊。”【文学绝对第一时间更新,百度搜:文学】

  伯斯这次确实带来了不少东西。一个月前回到部落的时候,他就把从新移民手中得到的礼物送到了族长和长老们的面前。这些新奇的小玩意确实让领袖们很感兴趣,但对应该如何应对那位不肯露面的术师,不仅长老们,连得知此事的千夫长和百夫长们的意见都无法统一。

  人类的力量天赋者是很讨厌的存在,对领地意识很强的兽人族来说,无论是法师奥术师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师,那些高傲易怒,贪婪又无耻的家伙只是麻烦的同义词。例外?偶尔是有的,不过谁会因为十年也未必发生一次的奇迹放下戒心?

  不过部落的萨满请神之后卜得的预像是没有问题,这次的力量天赋者也确实有些很不一样的地方。无聊对方不知是抱着什么目的随着新移民来到他们的土地上,放着不管不可能,血契中有一条是允许他们适当增加人口,狡辩起来的话,只要那位所谓术师还在遗族之中,兽人也不能把人直接赶走。最近部落又发生了一些事,这样拖延下来,这个问题变得让人越来越烦心,最终还是一直保持沉默的药师开了口,正在心烦不已的族长终于把事情定了下来。

  最终的决定是撒谢尔部落向移民部落派出一支交涉队伍。还是由伯斯带领他的部下全程护持,将药师和一位部族长老两位代表护送到移民的住地上。顾及到移民眼下面对的困难,撒谢尔部落对他们和那位术师释放了最大的善意,队伍额外携带了40头牲畜和200捧苦盐作为礼物。因为部落正处于某个麻烦关头,抽不出更多精力跟那位未见其面的所谓术师周旋——其实兽人们根本没有周旋这种概念,如果不是药师的建言,正在抓狂中的撒谢尔族长不知道会做出什么鲁莽的举动,他引以为豪的黑色毛皮已经斑秃得凄惨无比,不想出门的他对任何给他增加更多压力的事物都无比憎恨。

  伯斯对这次任务也算是乐见其成,问题是他带回去的,求解真相的过程自然也必须有他的参与。至今他对那位术师的感觉还是迷雾一样,不过不管那位所谓术师,这些移民经过这段时间到底把他们自己安置得如何了,伯斯也是很有兴趣的。遗族无疑是这群移民的首领,他们那两个地位相当的族长给他的印象颇为深刻,还有那个不爱说话却很强的黑发青年,有这样的人在,他们至少已经定居下来了吧?

  天气正在变得越来越冷,不过这点温度对狼人来说还算不上什么,因为队伍的负重较多,虽然路途顺利,不过他们还是花了差不多两天的时间才来到移民的租借地。然后在进入萨德原地之前,他们发现了道路的存在。这不是踩踏形成的路径,是经过人力修整才能产生的平坦路面,没有草根和树枝的土面上,连小石块也被清理到了路边,宽度足够两匹角马并排前行的道路蜿蜒前行,给来客指示了最为便利的方向。

  伯斯感到惊讶。他还记得他和同伴们刚刚带领那批移民来到的时候,这里还是没有经过任何开发的野地。路面上有人的足迹和一些非常长的辙痕,有点像是车轮的痕迹,却比正常的车痕要窄很多。这条路的一端无疑是通向移民住地的,而另一端,伯斯转头向北,看向隐没入灌木和荆棘丛中的另一端。

  不仅是伯斯,上次来过的同伴也感到有些奇怪,因为修一条路是需要花费不少人力物力的,就常识来说,那些衣衫褴褛疲惫不堪的移民们无论如何应对新生活,修路都不应该是他们的优先选择。不过药师和长老都没有说什么,伯斯也不会多言,而移民住地就在眼前,解答自然就在其中。

  狼人骑士的队伍沿着平坦的道路继续前行,只要登上前面那座坡度非常缓和的山丘,萨德原地可以说是就在眼下了。第一个带着兽亲走上前的狼人骑士站在山丘顶端,不知为何就在那儿停了下来,一动不动。伯斯蹙眉,他带队一贯严格,部下如此失态的情形十分少见,他刚想开口,就看到白发的药师也驱赶着坐骑走了上去。

  小盆地特有的平坦地貌清晰地展现在来者面前。

  伯斯慢慢睁大了眼睛,他张了张嘴,还未找到合适的词句,白发的药师轻叹一声。

  “真是惊人啊。”

  没有见过一个月之前的萨德原地是什么模样的药师都会如此感叹,更不必说亲眼见过的狼人骑士受到的震撼。

  【文学绝对第一时间更新,百度搜:文学】

  林深草长的蛮荒景色可以说完全不复原貌,如果只是如此还不至于令人如何吃惊,湖边那块土地是他们在一个月之内开辟出来的吧?不要说只有五千人左右的移民部落,连包括奴隶在内有上万人口的撒谢尔部落也能够轻松地容纳,这种规模,或者说这种开辟速度实在超出想像。更重要的是凸显在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