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民路线是没有市场的要邪魅要狂狷要傲娇(1/2)

加入书签

  “天澜,给客人泡茶。”

  高个子的青年默默点头,接着走向炉火边的陶土小炉子,将放在上面的水壶拿了下来。

  滚烫的开水凝成一线注入白色的骨瓷茶具,细小的茶叶翻滚着,在热水中舒张颜色柔和的叶片,春水般的绿意在轻薄的茶具中散开,幽雅馥郁的香气像春风一样,浸润了工房干燥的空气。黑发的术师表情平淡地对神色各异的客人示意,“请。”

  最初的惊讶很快就过去了,拿出气魄首先坐下的是莫里斯长老,药师沉吟一会儿,也在离自己最近的椅子上落座,最后一个是伯斯百夫长,迟疑了一下,他也很不习惯地坐到了最靠里的椅子上。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实际完全没想过自己也要坐着听人对答的他别扭得整个后背都在发痒。

  盛在花色淡雅的瓷杯中,依旧滚热的茶水送到了几位来客面前。药师刚把杯子捧到手里,就听到莫里斯长老那边“噗”的一声,性急的银灰毛发的中年狼人被烫到了舌头。

  伯斯一惊,差点以为出事的他好险没把手里的杯子马上丢出去,虽说外观如此精致美丽的东西他不仅不敢扔,连拿都要小心翼翼。

  “这是什么东西!”喷了一地茶水的莫里斯长老涨红了脸嚷道,如果不是杯子全身上下都醒目无比地表现着“我很贵”,他差点连杯子都要丢出去。

  术师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倒是白发的药师开口了,“莫里斯,你刚才喷出去的那一口,在帝都值20个奴隶。”

  “!!”莫里斯长老瞪大了眼睛。

  “不对,我估价错了。”药师微微蹙眉,随即改口道,“100个奴隶也未必能换来一杯这种饮料。‘茶叶’是一般的法师也未必有这个资格享有的奢侈品……更不必说用来招待客人。”

  术师看了一眼神色镇定的药师,嘴角略略勾起,“消遣用的饮品而已,价格高贵不过只是因为数量稀少。”

  “对力量天赋者来说,似乎不仅仅如此。”

  “哦。”术师不甚在意地说,“也许是这样吧。”

  伯斯再看了一眼手中清雅香气的茶水,终于相信了这位年轻得超出预料的黑发男子就是那位术师。其实年龄未必是问题,关键在于这个人是黑发的——在遗族中见到一个黑发的人,很难让人立即接受这就是那个神秘的“术师”。至少从这个人对奢侈品毫不在意的态度遗族人是装不出来的,价值200个奴隶的昂贵饮料,那人倒是姿态优雅漫不经心地啜饮着,伯斯自己却开不了口喝下去。

  莫里斯长老的脸上出现了纠结的表情,他是很典型的那种狼人,强壮粗鲁,性格干脆。作为这片土地的真正主人,他本来应该表现得更为强势和直接,却因为被移民们制造的奇观引开了注意力,跟内敛的药师和恪守职责的伯斯不同,他是被药师提醒之后才把视线从一片寒光的武器架上转开,意识到他们面对的是一个超出完全超出预计的对手。

  所幸接下来的交涉不需要这位不够狡猾的长老硬撑,药师就和那位极其富有的术师交谈了下去。

  “撒谢尔部落的事,这段时间我也从下仆那儿了解了不少。”黑发术师说,“和传闻的不太一样,兽人的勇士们待客似乎不太热情。”

  “因为部落被一些琐事困扰,未能及时回应阁下的善意,真是十分抱歉。请您务必理解,撒谢尔部落是绝对无意与一位强大的力量天赋者作对的。”

  莫里斯长老脸上的肌肉动了动。药师在撒谢尔部落已有十年,这个即使面对帝都皇族都不改淡漠的男人居然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力量天赋者如此客气?

  黑发术师微微一笑,“你就是撒谢尔部落的药师?”

  “是的。”

  “听说你是个有点意思的人。”黑发术师修长的手指在椅子圆滑的扶手上敲了一下,“你……”

  “药师只属于撒谢尔部落!”莫里斯长老低声说道。

  术师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漆黑的双眼依旧只看着药师,“你叫什么名字。”

  “吾本名怀恩·比西斯。”白发药师红色的瞳孔倒映着房间对面的火光,对上黑发术师仿佛洞彻人心的视线,平稳地回答道,“与同伴莫里斯·高岗,伯斯·寒夜与27位比斯骑士代表撒谢尔部落来访,请问来自远方的力量天赋者居留此地,是否需要我们为您提供一些便利。”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

  黑发术师手肘支在扶手上,十指交叉放在膝上,轻笑了一声。“何必那么麻烦,直接问我在这里想干嘛不就行了?”

  “对您这样的大人,我们不敢失礼。”药师轻声回道。

  “还以为来到远西会不太一样,结果那些腻味的东西还是差不多嘛。”黑发术师侧了侧头,脸上那个讽刺的笑容淡了下去,“好吧,我到这种贫瘠的地方来,确实是有某种目的,为此我可能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不过我对兽人部落没什么兴趣,你们拥有的那些东西,也不太符合我的趣味。”

  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伯斯心中仍有疑虑,不过黑发术师的态度已经足够明显,除了药师之外的其他人是没有资格跟他对话的。

  莫里斯长老可没有那么敏锐的神经去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