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程奕枫孟静言:你离开了我还附送折磨(8)(1/2)

加入书签

  (19-)

  坐在血液科的化验室里,程奕枫仍然沉静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仔细的思索着这些问题。

  谭与钧说他没有和静言结婚,而静言的孩子偏偏又那么巧,竟然和他同样都是rh阴性血,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种。

  这个孩子是他的。

  程奕枫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对于静言的那个孩子,他只见过一次面,就是上次在超市的时候。虽然只有过一面之缘,但是凭感觉来看,那个孩子看上去大约有个四五岁的样子,如果按时间来算,倒是很符合她离开的时间。

  莫非那个孩子真的是他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程奕枫心里瞬间澎湃起来,毕竟孩子作为两人之间的纽带,是最好不过的羁绊,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他的,那他想要让静言回到他身边也就好办多了。

  抽血很快就结束了,程奕枫用护士给他的棉签按着针眼走出来,一出门便看到静言正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愣神。

  “血已经抽了,应该很快就会给孩子输血了,你不用太担心。”

  清淡的男声从头顶传来,静言抬头看了他一眼,视线慢慢转移落在他的手臂上,凝视了半晌后才说道:“谢谢你。”

  “不用。”程奕枫笑笑,话里有话的说道:“毕竟这里也有我一份。”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静言忍不住蹙了蹙眉,程奕枫借机问道:“那个孩子……”

  “你不要得了便宜就卖乖,也别以为你给小野输了血就能改变什么。”静言忽然站起身,背对着他道:“程奕枫,小野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是我一个人的孩子。”

  她说完便大步走向了病房区。

  而程奕枫则站在原地盯着她的背影久久无法回神。她的话其实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虽然话的意思很绝情,但是中心思想程奕枫却还是听出来了。

  孩子的确也是他的,但更是静言一个人的。

  这个认知让程奕枫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他应该为自己还有个儿子而感到开心,可又觉得自己似乎应该为孩子的母亲已经对他死心而感到悲哀。

  方才抽血的针眼还在隐隐作痛,他仰头叹了口气,抬起脚步跟上了静言。

  小野已经被转入了普通病房,此时正睡着,小小的人儿窝在白色的杯子里,头上缠着一层纱布,输液器的软管流淌着鲜血,那是从程奕枫身体里抽出来的,而现在正缓缓的流进小野的身体里。

  静言坐在床边怔怔的盯着那个细细的管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难道就是老人们口中的血浓于水吗?

  她无意要瞒着程奕枫孩子的身世,她知道这件事也瞒不住,可是到这一刻,她却还是觉得很难过。

  程奕枫跟在她后面来到病房,看着自己的血输进小野的身体,心里同样有种难以言喻的情感。这个就是他的儿子,而在此之前,他竟然从来都不知道。

  他错过了他的成长,错过了他第一次哭,第一次笑,第一次翻身,第一次叫爸爸,以及很多很多东西。

  程奕枫的眼眶隐隐有些酸胀,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只好侧头吸了吸鼻子。

  静言听到细微的声音转头看了他一眼一眼,那一眼里却包含了很多情绪,怨恨,难过,憎恶,还有许多他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程奕枫抿了抿唇,上前一步走到她面前,轻声道:“能不能出来一下?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静言原本是不想跟他再说什么的,可是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孩子的身份,而且也给孩子输了血,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也算是尽了他做父亲的义务。冲这一点,她似乎也该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

  这么一想,静言便站了起来,跟在他身后走出病房,顺手带上了病房门。

  两人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静言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环起手臂,微扬着下巴睇着他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她好不容易给了他一个能说话的机会,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