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番外之包子(1/2)

加入书签

  自从决定要孩子后,萧琅就开始密切留意舒兰的月事。

  之前他看过医书中关于有孕征兆的记载,知道一旦嫁人的女子月信推迟,就很有可能是怀孕了。所以,当舒兰的月事推迟半月多依然未至后,他赶车带舒兰去了程府,这种事情,他什么都不懂,必须向宛姐求助。

  知道两人的来意,舒宛忙遣人去寻郎中,最后确定舒兰有了将近两个月的身孕。

  舒兰很高兴,倚在姐姐身边询问什么时候可以生娃娃,大大的杏眼里全是期待。

  萧琅喜忧参半,有了孩子,总算了却了她的心事,可他心里怕的很……

  舒宛已经知道萧琅为什么不想要孩子了,见他神情紧张,朝他笑道:“你别担心,阿兰一定会没事的,要是你怕照顾不好她,在她生下孩子前你们俩就住在这里吧,李嬷嬷很懂得照顾孕妇,你就放心吧。”现在就开始担心了,那将来的七八个月该如何是好?真真也是个傻蛋!

  “好,那我们就先住下了。”萧琅想也不想地道,只有这样,他才能稍微安心。

  晚上歇息,舒兰兴奋地睡不着觉,窝在萧琅怀里不停地说话,“狼哥哥,你说我肚子里的娃娃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我想生个瑾郎那样的男孩儿,不过妞妞也挺可爱的,姐姐说妞妞长得像我,你说呢?”拉过萧琅的大手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妞妞啊,萧琅想了想,别说,妞妞长得真的很像懒丫头。

  他的思绪渐渐飘散,如果他们也生个女儿,那她肯定像极了懒丫头,一想到将来会有个小丫头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喊他爹爹,他就忍不住笑了,轻轻摩挲舒兰的肚子,亲她的额头:“生个闺女吧,跟你一样白净好看。”

  这是他得知她怀孕后第一次露出笑容,舒兰亲了亲他肩膀,学着姐姐那样安慰他:“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或许是孩子听到了爹娘的谈话,知道未谋面的爹爹很担心娘亲,小宝宝一直都乖乖巧巧,从没有闹过舒兰,早孕呕吐那种事情都没有发生在她身上,安安稳稳地就到了临产之日。

  舒宛亲自扶着妹妹进了早就准备妥当的产室,李嬷嬷等人也都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

  阵痛让舒兰额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她想喊疼,可看着说什么也要坐在她身边陪着她的男人,看着他往常沉稳坚毅的俊脸因为担心变得没有半点血色,想到这几个月但凡她有点不舒服他就急的大汗淋漓,她笑着掩饰自已的疼痛,“狼哥哥,我一点都不疼,就是有些胀得慌,你别担心。”

  傻丫头,怎么会不疼……

  萧琅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只能一遍一遍替她擦汗。

  只有这一次,以后就算她哭着求他,他也不要再让她受这种苦了。

  产婆焦急地看向舒宛,求她拿个主意,女人生孩子,男人怎么能待在里面?

  舒宛悄悄朝妹妹使了个眼色。

  这是两人早就商量好的暗号,舒兰心领神会,抬手摸摸萧琅的脸,细声道:“狼哥哥,我想吃五芳馆的桂花糕,你去帮我买来,一会儿我就要吃!”

  “阿兰乖,等你生完我就去买。”萧琅抓住她的手,放在嘴边亲着,她现在这个样子,他必须亲眼看着才安心。

  “我现在就想吃,你要是不去,那我会更难受的!”恰好又是一阵疼痛袭来,舒兰痛的闭上了眼睛,却还咬着唇让他走,鬓发早已被汗水打湿。

  萧琅心疼的不得了,“好好,我现在就让人去买……”从小到大,她最怕疼了!

  舒兰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我就想吃你买的,你到底去不去啊,我疼死……”

  萧琅急忙堵住她的嘴,“不许你胡说!我这就去买,我这就去买!你等着我回来!”俯身亲她的额头,随即风似的跑了出去。

  一滴温热的液体顺着额头滑落下来,舒兰知道那不是汗,是他的眼泪。他又哭了,这是他第二次在她面前落泪……

  “姐……”

  剧痛袭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滑出去似的,舒兰再没有心思想萧琅的事,抓住姐姐的手叫了起来。

  “呀,头露出来了!小娘子用力啊!”一直蹲在床前的产婆惊喜地叫出声,暗道这个小娘子是有福的。女人生产有快又慢,慢得可能要从凌晨熬到天黑孩子才能落地,快得一顿饭的功夫都用不上,有时候前脚刚派人去请产婆,后脚人家媳妇就生了,像这个小娘子,从阵痛开始也没多少功夫,如今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舒宛也替妹妹高兴,握着她的手替她鼓劲儿。

  舒兰想着自已马上就要有个白白胖胖的娃娃了,使出全身力气往外排挤……

  等萧琅火急火燎地赶回来,就听下人们齐声向他贺喜,恭喜他得了个小少爷。

  手里被攥地变了形的桂花糕倏地掉在地上,他不可思议地望着内院的方向,这才两刻钟不到,她竟然生完了?

  待他在李嬷嬷的嘱咐下换了干净的衫子走进内室时,就见他的懒丫头躺在床上,嘟着嘴看着身边的襁褓朝舒宛抱怨:“姐,为什么瑾郎和妞妞都那么白,我的娃娃就黑乎乎的啊?真丑!”声音有些虚弱,可他还是听了出来,懒丫头的状态不错。

  舒宛瞥见萧琅,笑着让开床边的位置让他坐下,戏谑道:“阿兰嫌你儿子丑,你跟她解释为何你儿子生的黑吧!”捂着肚子走了出去,肩膀一抖一抖的,明显是强忍着笑呢。

  萧琅没去看儿子,摸了摸舒兰的脸:“还疼不疼?”

  舒兰盯着他古铜色的脸庞和大手,气得咬了他一下:“都是你,就因为你黑,儿子才这么黑的!”

  萧琅一点都不觉得疼,她这样生龙活虎,他反而高兴地狠,之前的担忧全都化成了满腔温柔,听她一直说儿子黑,他这才低头去看襁褓,然后就对上一个小小的娃娃,长长的睫毛,粉粉的小嘴儿,然后,是儿子小麦色的脸蛋……

  儿子生的黑,他心里很欢喜,可他不敢在舒兰面前表现出来,讨好地自责道:“是我不好,我不该这么黑,可现在他都生下来了,也没有办法,就这样吧。再说了,阿兰,你真的觉得我很丑吗?”他把孩子放在床内侧,侧身躺了上去,幽深的眸子深情地望着她。

  被他这样一眨不眨地瞧着,舒兰莫名地有些脸热,他丑吗?一点都不丑……

  萧琅见她不说话,笑着亲她:“儿子长大会跟我一样强壮,到时候我们两个一起护着你,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用你做,阿兰,你就别嫌他黑了!对了,想想,咱们给儿子娶什么名子好?”

  他这样温柔,舒兰心里的委屈也散了,可回头看到襁褓里的小黑人儿时,她还是嘟起了嘴:“叫阿白,大名叫萧白,叫着叫着,或许他就会变白了!”

  萧琅嘴角抽了抽,无论是阿白还是萧白,听起来都没有什么气势啊!

  不过,看着气呼呼的媳妇,他还是妥协了:“嗯,不错,阿白挺好听的。”反正就是个名子,起什么还不一样。

  可怜日后威震边疆、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萧大将军,就因为他娘对他肤色的美好愿望,得了这样一个并没有什么气势的大名,而还在酣睡的他更不知道,日后他会遇见一个胆大嚣张的少女,一个管她的爱宠狗狗叫小白的明媚少女……

  *

  因为坐月子不方便挪动,两人在程家继续住了一个月,直到出了月子,萧琅先回去把久未住人的家里彻底打扫一遍,随后将媳妇跟儿子接回了家。住程家是为了给舒兰最好的照顾,终究还是不如自家好……想干啥干啥。

  回到家,舒兰坐在炕头给儿子喂奶,萧琅殷勤地坐在旁边,儿子吸左边的,他就托着右边的揉捏,儿子吃右边的,他就挪到左边,真是怎么摸都摸不够。她那里本来就大,如今生了孩子,就更大了,软绵绵滑腻腻,让他爱不释手。

  偏偏阿白吃奶时有个习惯,这边小嘴含着,那边小手还要抓着另一边玩。今天他闭着眼睛吃的正香,小手习惯性地去抓另一边,结果没抓到熟悉的柔软,却碰到一只粗糙的大手,还无论如何也扒不掉,小家伙顿时不干了,松开娘亲嗷嗷大哭起来。

  “哦哦哦,阿白不哭哦……”舒兰连忙抱着儿子轻轻摇晃,没好气地瞪萧琅:“一边呆着去!”

  萧琅哪里肯走,厚着脸皮从她身后抱住她,热情地含住她的耳垂舔-弄:“阿兰,刚刚我看你似乎也挺舒服的啊,真的不想吗?”已经快一年没碰了,他想的快要疯了!之前她大着肚子他不敢多想,而她生完孩子后,每每瞧见她胸口的风景,晚上抱着她柔软的身子,他都胀的厉害。书上说女子产后一个月即可行房,眼下已经一个多月了。

  舒兰当然想,刚刚被他碰上的时候,她就已经动情了,否则不会直等到儿子哭才训他。

  “嗯……等会儿,等阿白睡了……在弄……”

  “可我忍不住了……”萧琅朝她耳里吹气,诱惑地摸向她的腿内:“阿兰,你抱着他,我抱着你……”

  舒兰刚想点头,胸口忽的一疼,却是阿白的小手抠了她一下,细腻的丰盈上立即多了一道浅浅的红痕。小家伙指甲长了,时常会弄疼她,舒兰没有当回事,只想着一会儿替儿子剪剪指甲。以前她常常哄瑾郎,知道如何照顾小孩子。

  她疼得吸气,萧琅可是注意到了,脸色立即难看起来,大手拽着阿白就要把他放到一边。阿白还没有吃够,又被他毫不温柔地扯着,委屈地哭了出来。

  这才回家哪么一会儿啊,儿子就被他弄哭两次了!

  舒兰心疼儿子,半点旖旎心思都没有了,抱着儿子挪的远远的,不耐烦地催促萧琅:“你出去做饭吧,我先把他哄睡了,少来烦我!”

  “可他抠你啊!”萧琅瞪着儿子,不满地道。小兔崽子,竟然敢抠他娘,还坏了他的好事!

  “抠我我愿意,他这么小,知道什么啊?行了,你出去吧!”舒兰懒得跟他讲道理,背过身,轻声哄着儿子:“阿白吃奶奶哦,吃的白白胖胖的,不像你坏爹那样黑!”

  终于没有人打扰他吃奶了,阿白咿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