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O01O(∩_∩)O(1/2)

加入书签

  <

  方洛维第一次见沈曦,是在302房间的门口。当狱警将他送到302门口时,房间内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犯人迅速的起立,一脸讨好的看向了他身边的狱警。这个时候,神色淡漠扶着墙慢慢站起来的沈曦无疑显得十分扎眼。

  让方洛维意外的是,狱警对沈曦的行为视若无睹,语调平平的宣布了他将成为302一份子后就离开了这里。方洛维小心的踏入302,拘谨的面对屋内的众人,下意识的避开了沈曦。狱警对沈曦的态度让他敏锐的意识到不要去招惹沈曦,他以为沈曦是传说中的狱霸,他以为狱警对沈曦的视而不见是出于敬而远之的态度,但随后不久他就发现自己错了。沈曦的行为并非是对狱警的挑衅,而是因为他受伤了,若不是扶着墙根本站不起来。就在他到来之前,沈曦刚刚同隔壁的犯人狠狠打了一架。狱警对沈曦的特殊也并非因为敬而远之而是出于无视。同样在不久前,狱警压下了沈曦打架的事,没有打架自然就没有受伤,沈曦自然也找不到理由去医务室领药,只能一个人咬着牙忍耐着疼痛。

  沈曦的事在方洛维耳中不过是一件小小的八卦,晚上用餐时他无意听了几句就将他丢在了脑后。此时他还在努力适应着狱中的生活,根本无心去想不相关的其他人。

  入狱的第一天晚上,方洛维失眠了。不久前他的外公外婆还在他的身边,他的身份还是一名签约歌手,虽然发展不顺,但起码在朝着梦想努力。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他唯二的亲人被人逼死,他被逼的走投无路,绝境之下带着愤怒一刀刺死了逼他的那个人。他现在不再是方洛维,而是编号24897,他也不再是身处中京那间狭小的平房内,而是身陷囹圄,如果没有意外,这里将是他后半辈子生活的地方。方洛维苦涩的想着,动作轻缓的翻了一个身,他的仇人已被他捅死,原先体内刻骨的憎恨似乎随着那个人的死去而逐渐得到了平息。他曾有一段时间的恍惚,在羁押所那间小小的□室内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在他最痛苦的时候,是靠着外公的临终遗言才撑了下来。

  “小维,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一定要好好活着。”方洛维轻声呢喃道,他在为自己打气,为以后漫长的□岁月打气。

  嗤笑声从斜下方响起,方洛维翻身看了过去,借着楼道内昏黄的灯光,方洛维的目光直直的落入了一双冰冷而略带讥诮的眼中。是沈曦,方洛维记得对方的名字,他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沈曦却只是冷淡的扫了他一眼就转过了头。方洛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但沈曦的那声嗤笑似乎一直响在了耳边。

  在被判入狱的时候,方洛维已经设想过狱中生活的种种,他想到应该会很艰难,但没想到会艰难到这种程度,一切的缘由都源自于他的这张脸。当第一次被人堵在操场的角落时,方洛维挥着拳头冲了上去。第二次、第三次直到第四次,看着堵在自己面前的五个男人,方洛维握紧了拳头。他希望活着,但却是有尊严的活着,他有自己的底线,不能后退一步。

  战斗的结果显而易见,他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只能拼命的挣扎着,咬着牙厮打着,他希望这边的动静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将狱警引来,可让他绝望的是,每一个无意中看过来的人都是一脸讳忌莫深的匆匆离去,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更不要提他奢望的狱警到来。

  身体一点点失去了力气,方洛维被压在了地上,男人们狞笑的表情清晰地落在了眼中,同样落在眼中的还有沈曦那张淡漠的脸。也许是想着即将会发生的事,几个男人都兴奋起来,谁也没有注意沈曦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坚硬的石头狠狠的砸下,最先反应过来的男人捂着额头的鲜血转了过去。

  沈曦厌恶的看着几人,冷声道,“滚!”

  几个男人显然对沈曦颇有忌惮,犹豫的互相看了一眼,悄声离开了这里。

  方洛维扶着墙慢慢站了起来,艰难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谢谢你!”回应他的是沈曦冷淡的眼神和干脆的转身离去。方洛维有点想不明白沈曦为什么会救他,毕竟两人并不熟悉,尽管同住302,但彼此之间从未讲过话。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直到日后两人相熟,方洛维才得到了答案。沈曦出手的理由十分简单,仅仅是因为方洛维的反抗。他当时并不理解这个答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见多了狱中的情景,他逐渐明白了沈曦的意思。

  在这里,有着太多恃强凌弱的事,发生在他身上的遭遇有可能发生在每一个还算面貌清秀的男人身上。可除了极个别人会殊死反抗外,多数人反抗过几次就默默地选择了妥协。还有的人选择了同流合污,反过来一起欺负性格更懦弱的人。方洛维有几次遇到过有落单的男人一脸屈辱的跟在其他几名男人身后,明显是刚刚做过的样子。他想要说什么,终是什么也没有说。如果一个人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靠着别人的帮助又能在这里坚持多久。

  这件事之后,方洛维有意对沈曦释放出善意,可沈曦对他的示好并不予以任何的回应,依然是独来独往。沈曦的拒绝反而激起

  了方洛维的好奇,他的视线不自觉的越来越多的停驻在了沈曦的身上。他发现,沈曦在狱中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大部分人都躲着他,不愿意同他有什么牵扯,但也有一部分人总是时不时的找他的麻烦。方洛维一开始认为,沈曦和他一样,是因为这张脸才沾惹的麻烦,但很快他就意识到沈曦的麻烦并不仅仅是因为那张脸。他忍不住想要探寻沈曦的过去,可除了知道沈曦五年前因为故意杀人被关在了这里,和沈曦在外面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之外,他没有探听到关于沈曦的任何消息。沈曦从不讲他的过去,他更多的时候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不主动搭理任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