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1/2)

加入书签

  回到别墅,看见四个男子倒在地上,其中两个脑袋已被砸碎,剩下两个没死的正在抽搐吐血,奄奄一息。这就是招惹母老虎的下场,而我却把这母老虎娶进家门!

  肖琳看着我说道“怎么,是不是下手狠了点?”

  我冷笑一声,说道“不狠行吗?如果不对他们狠,他们就会对咱们狠!”

  “那个黄毛呢?”肖琳问道。

  “翻到墙外了,我打了他一枪,打没打死不知道,但肯定打中了!”

  正说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黄贺带着几个士兵赶来。然后陈老汉带着几个胆大一点的男子,手持棍棒。他们听到枪声,以为是丧尸跃墙进来了,赶来查看。

  我们将剑齿虎行车记录仪拍摄下的视频给他们看了,众人群情激奋,一顿乱棒将那两个奄奄一息的小跟班打死。在我们到这里之前,黄毛就经常调戏妇女欺压良善,这两个跟班平时跟着黄毛也做了些坏事,早就犯了众怒。但因为只有他们敢下山寻找物资,大家也只能忍着。现在出了这种事,过去的怒火被激发出来,新账旧账被一起清算。

  这两个跟班也算罪有应得,众人打死他们之后还不解恨,又将尸体踢过来踢过去不停的折辱。这些人的面孔扭曲着,不停的踢打践踏着尸体,我看在眼里,不知为什么,忽然感到一阵恐惧。

  有人提议把黄毛抓回来一并处决,立刻有人响应。黄贺指挥两名士兵爬上墙头看了看,见血迹一直向山下延伸,没入黑暗。黄毛没死,向山下逃走了。

  众人七嘴八舌莫衷一是“跟着血迹走,肯定能找到!”“现在天黑了,出去有危险!”“管他黑不黑,把他抓回来是正经!”“他在流血,活不了多长时间!肯定会被丧尸咬死!”“不如明天一早再出去查看!”“这话对,白天出去才安全!”

  我感到一阵不耐烦,打断话头大吼一声道“好了……”肖琳躲在一边,一直装出一副恐惧害怕的样子。所以众人都以为这些人是被我打死的,对我心存敬畏。所以我一开口,他们就不再作声。

  我沉声说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明天天一亮我们再出去把他抓回来!”

  陈老汉指挥人员将尸体抬出。众人逶迤了半晌也都跟着散去。

  这栋别墅里刚刚死过人,让人心里膈应;黄毛也很可能回来复仇,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也不可不防。等他们都走了,我和肖琳开上剑齿虎,随便换了一间别墅,依旧在剑齿虎内和衣而睡。想等第二天一早,出去找黄毛的晦气,只是不知那混蛋能不能活到天亮。黄毛之前对肖琳满嘴无理,比打我骂我还令我难以忍受。

  肖琳再次像一只猫一样蜷成一团缩在我怀里,很快沉沉睡去。杀了几个人,她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我却不行,心里感到十分憋屈!为什么憋屈呢?为了那几个死去的人吗?那几个小瘪三死有余辜,并不为他们惋惜,那是为了什么呢?睁着眼睛瞪视着黑暗,很长时间也没有想明白。

  将近黎明十分才有点睡意。正在朦胧之际,忽然隐隐约约听到丧尸的嘶吼。这种嘶吼声对我和肖琳这种经常生活在丧尸区的人来说就是警报,两人几乎同时一骨碌爬起来。对望了一眼,连忙着手准备。我打开天窗,把头伸出去观察。这栋别墅很大一部分墙面是由玻璃制成,黎明时分,虽然不太清晰,可还是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外面大量摇摇晃晃的身影正从别墅门前经过,向着度假村各个方向扩散。

  “坐稳,我们冲出去!”肖琳叫道。“哗啦”一声,玻璃墙被撞得粉碎,剑齿虎怒吼着冲到路面上。打开大灯向那边一照,看见整个路上人头攒动,丧尸面目狰狞,正不知来了多少。再往远处一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