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宫中闲事(1/2)

加入书签

  绽荷悄悄出现在安乐身边,贴着她耳边轻语:“皇后娘娘命奴婢送一个人来,请公主好好照顾,指引一二。小说”

  说完话,绽荷与安乐对了个眼前,随后一名看着比楚渊小不了几岁的少年被宫女们簇拥在正中央带到她面前——少年长发随意束在脑后,几缕发丝盖在脸上勾勒出凌厉的五官。

  绽荷说话的声音很低,可少年拥有远超常人的耳力,将她对安乐说的话金属收入耳中,随即,视线一转,像一匹在草原上饿了许久的狼一样紧紧盯住安乐不放,仔细把安乐上下打量了一圈,少年从鼻腔里冷哼出一声,不屑的转开眼。

  少年这幅桀骜不驯的模样立刻引得楚渊心中一阵不快——区区葛罗献上的质子竟然对东秦公主无礼,他配么?

  楚渊难得带着些故意为难人的少年意气,低笑道:“皇后娘娘真是宽厚,竟把葛罗单于的长子养在宫中。”

  朝中目前最大的八卦新闻便是被亲爹当做自己小儿子代替品押过来的一双葛罗王子,大王子摩达充战场上便受过伤,充受不住一路疾驰之苦,还没到咸阳城就咽了气,剩下葛罗单于正室所出另一个儿子——七王子摩罗呈——孤零零的被押解进京,一路上都在盘算自己未来的命运。

  葛罗王和他母亲结合不过是因为那是他母亲是另一个强盛部族王者唯一的女儿,谁娶了他母亲就等于拿到半壁江山做嫁妆,夫妻之间根本没有任何感情。

  对葛罗王而言,无论大哥还是他,都是可以随时交换心头肉性命的物品,根本不值得珍惜;但他只要活着,母亲带来的部族百姓便都是他的助力,他的那群兄弟谁都抢不走,而葛罗是东秦的心腹大患,东秦若非这些代都没有强盛的国力,早就要与葛罗展开一场殊死大战!

  ——既然如此,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为何不能化险为夷,把前来东秦为质的危机变成背靠大树的良机呢?

  只要能够让东秦皇帝一家子对他有好感,他的梦想指日可待!

  摩罗呈在来时路上下定了决心,果然在被楚霆大将军送到泰兴帝面前后侃侃而谈,获得了泰兴帝的看中,稍作考虑后便决定将摩罗呈一起养在皇宫里。

  如此一来,泰兴帝既有时间细细考察摩罗呈的品性是否值得培养,又可以随心所欲的把这个葛罗的继承人培养成自己希望的模样,一箭双雕的,他何乐不为呢。

  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