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结局终章(1/2)

加入书签

  风辞很快便练成仙人,有了仙阶,也便容颜停留在十四岁模样不再变化。如此人间三百年,时日飞转。仙界近来盛传帝星将落,众仙纷纷猜测究竟是哪一位帝君会陨落。猪猪也很好奇,蹭着风辞问:“小主人,你可是有神力的,能不能看出是谁的大限到了?”

  风辞一听这个就很不高兴,将猪头摁在案几上。抬头眼见日暮将近,皇叔还没回来,她的心里渐渐忧心,就坐在大殿上一直等着。

  随着身体逐渐长大,她的心里越发微妙了。每日不见到皇叔回来,便吃不下睡不香,最后干脆也不睡了,一见到他心头便像饿鬼扑食,可是奈何自己还有这个身份,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和他打闹玩耍。

  风辞叹一口气,正支着脑袋逗猪猪玩,忽然听到由远及近的声音:“酸酸。”

  一听便知道是谁,风辞从座上跳下来,却见他一脸凝重,眉头紧锁的模样,让她知道她猜中了。

  风辞仰头,眼睛有点朦胧:“皇叔,你会一直陪着我吧?”

  风衔望着她,笑了笑说:“你总归要独立行走,而我不能永久伴你,若是将来你该嫁人了,我也要一同嫁去吗?”

  风辞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我不嫁人,而且我现在是装作男人,那就更加不会嫁人了。”

  风衔轻轻捏她鼻子,“傻话,作男身只是权宜,等我解除血戒之后,你的父母得救,一切不该命绝之人也都可以平安渡过此劫,你自然就可以恢复你的女身。上古起便有娲皇坐镇三十三天,神为女子,在天界没有什么稀奇。只要将这番缘由说给众仙,众仙必知道轻重。我亦已为你打点前事,让你安枕无忧地恢复真正的自己。”

  风辞听他说了这么许多,再看他的眼神,似乎已经预料到他是在交代什么后事。当日皇叔与天帝许诺,若是让自己血溅凤刃,便能解除天帝的对众人命劫的血戒。只是他承了爹爹和娘亲的情,要看她长大,让她羽翼丰满他才能放心。而如今……是自己成熟得太快,他要决心离去了吗?仙界所说的帝星之落,皇叔一定已经知道,天命在此,是他为自己选择的路途。

  她的脑中一片混沌,说:“皇叔把一切都和盘托出,是知道什么都瞒不过我么?”

  风衔喉咙一笑,另一手从背后伸出来,手里提着一串葡萄,道:“从凡间带了这个给你,若是往常,你早已经钻到我身后偷瞧,可现在你所关心的早已经不再是这些小玩意,我也不能再将你当做小孩子了。”

  风辞一听,道:“胡说胡说,我还是酸酸。”说着便将葡萄夺过来,连葡萄带着皮一起吃进去。

  风衔哈哈一笑:“傻孩子。”说着伸出手,让她将皮吐出来。风辞想了想,硬着头皮便将葡萄整颗地咽了下去,随即喉咙噎着,快要哭了。

  风衔帮她在背后一拍,那葡萄便从她口里钻出来。他皱眉道:“你在和我赌气么?”

  风辞转身去环着他的腰,像抱着一颗大树一样。她张嘴喘着气说:“皇叔,我还是又笨又不乖,要你继续照顾我。”见风衔又要苦笑,她补充道:“爹爹娘亲说的,爹爹娘亲说要你一直照顾我的。”

  “好,好。”风衔无奈,轻轻抚过她后脑乱发。

  等他将她哄着去睡了,风衔默默瞧了她一会儿,便轻手轻脚地离去。半夜间,风辞迷迷糊糊地起身,绕过黑暗的庭阁,径直走向天帝的神祭台。

  只有风氏的血脉才可以进入这天神的祭台,里面有人正在独酌,酒正是她白日里让人送来的见到她这熟悉的身影,天帝也不惊讶,反而有些喜悦地说:“皇儿来陪父君坐。自从苍虞再不来看我后,除了你来看我时,能解解我寂寞,我倒不知该做些什么了。”

  风辞静静地走去,贴着他的腿不说话,不过半晌,却发觉她枕着的地方裤腿湿透,眼见她又哭了。

  “有烦心的事?”

  “父君,他们都欺负朕……”

  天帝一禀,“谁欺负你?”

  风辞道:“魔界蠢蠢欲动,派出了那个很厉害的夜无垠,他昨天竟然在天庭上方隐现,众仙都吓了好大一条。还有赤帝,因为这些年来帝后和皇叔并不亲近,赤帝和他也水火不容了。关于朕的身份,外面有好多谣传,说我是娘亲是妖是魔,说我爹爹也不是父君,那个赤帝家的帝后很不喜欢我,有人说,赤帝要连同魔界将我杀了,好教皇叔做天帝,这样以后她就是天后,她将来的孩子就是天帝的继承人,可是皇叔本就没有继承风氏的原身,若真的这样,天界就再也没有风氏了,父君帮我……”

  天帝低头沉思,过一会儿问:“你想要父君如何帮?”

  风辞低低地说:“朕听说,天命昭示,有一位帝君将陨殁。这个人陨殁后,天将太平……”

  天帝诡异地望她:“你觉得这天地间,谁的死可以换来太平?”

  风辞收了眼泪,抬头对上他鹰隼一般地厉眼,虚弱地道:“父君,我觉得是我自己……我好累,我不懂大人的事,父君重新回来吧……”说着头便向下垂去。

  天帝伸手一扶,才发觉她的手腕早已经用凤刃划破,此刻已经不知道流了多久的血。

  “父君,我好困啊……”

  天帝怔住。若是她死了,风氏唯一的神将永远消失,而她所说的魔界,一向只忌惮的便是神力,若无她,六界将失衡。然而她却不愿意看到皇叔死,也不愿意让他死,竟然这么天真地以自尽来应这个天命解祸事吗?

  风辞掉落地面,气息越来越微弱。天帝忧心忡忡,却不动声色地观望她,鲜血渐渐地越流越多,染红她的衣物,沾上他的袍角。

  ————————————

  翌日清晨,风衔便听猪猪和仙娥们连连来报,说风辞失踪了。他找遍各处,只遗留最后一处神祭台没有找。

  此时天间浓云翻滚,出现一身银色的铠甲。风衔望着有些熟悉,竟是当年两两在魔界时所穿过的。这铠甲显然要变得比她穿时更宽大了些,那身着银甲的人持枪戟靠近,眼中寒光射来,风衔定睛一看,竟然是如今的魔界第一大将叶无垠。

  世人都以为两两与玉宸君都已经死了,魔界自然也将仙界视为杀死他们神主的仇敌,而如今,真的到了他们报仇的时候?

  风衔觉得有些蹊跷,但来人势不可挡,天兵天将转瞬便阻拦不住。他质问天将道:“魔界的人来,怎么没有人回报?且他们怎可能在天庭上方势如破竹?赤帝的兵马一向守护在天庭南方,怎么却没有拦阻?”

  浓云之中,叶无垠的身后转瞬走出一名袅袅的女子,这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帝后。只是魔界何时与赤帝一起做阴谋,这他倒是始料未及。

  “那小孩儿呢?交出他来,便不犯天界。”叶无垠来势汹汹,手中枪戟一挥,前方已经有一排骑兵马脚被斩下,一个个翻滚到云里,又从云里滚去了下界。

  千丝向前走了几步,向着风衔作揖,道:“久不见帝君,帝君瘦了。以后就让妾常伴您身边,辅佐您共主天地,莫要让您一人操劳。所以帝君,将那个野孩子交给魔界便是,这样也不需大动干戈,伤了两界和气。”

  风衔冷笑一阵,他只觉得此事奇怪得很,但却来不及想哪里不对劲。眼下只有誓死抵挡,可自己最终必须死于凤刃,才能解除皇兄的血戒,他立即部署下去,排兵布阵与魔界和千丝对峙起来,随后便要去往神祭台。

  然而魔界已经在上方盘桓,转眼便要逼近。只见神祭台走出一个瘦弱的身影,踉跄地走来,血迹在身后流出一道长长

章节目录